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宿主你把刀放下 > 第八章 论正确的解药方式(七)
    临安,破败的屋子里。

    “喝水吗?”

    叶沉鱼坐在干草上,抚摸着刀上的纹路,闻声抬头。之前偷东西的男孩一只手端着一碗水,另一只手背在身后,拘谨地站着。碗不知道是从哪儿找到的,有很大一块豁口,但是瓷片细腻。

    的确如月离影所说,这群孩子是在临安城以盗窃为生的,归临安城的一个小帮派管。他们偷东西过活,并且要抽出五成上交帮派,才能留在临安城。被叶沉鱼抓住的这个男孩叫青瓦,十分机灵,在听到叶沉鱼说帮忙之后,就立刻跪下道谢,全无戒备和反抗。

    他知道叶沉鱼和月离影要是想害他们,他们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像他们这样的孩子,多数都知道怎么趋利避害。叶沉鱼接过碗,青瓦的身形顿时放松下来。他看着叶沉鱼把水喝了,小声问道“小舟他能好吗?”

    小舟是那个受伤的孩子。叶沉鱼把碗放下,说“你要问他。”她指了指在小舟身侧看伤的月离影。她让月离影做好事,自然是月离影负责看伤。

    月离影在给小舟看伤,他把小舟身上的布条扯下来,上了自己随身带的药,用干净的布包扎起来。

    做完这一切,他回到叶沉鱼身边。因为被迫给一个小贼看伤,月离影脸色不怎么好看“能不能好要看他的命硬不硬。”

    青瓦的脸色彻底变得苍白,他不敢多问月离影,转身跑去看小舟。

    月离影扯了下唇角,在叶沉鱼身边坐下。叶沉鱼问“你治不好?”

    她说话一向没什么情绪,有时候听起来有一种责问的感觉。月离影身子一僵,回想自己是不是把不情愿表现得太明显了,他解释道“他身上是刀伤,有两寸有余,刀口很深。之前没能好好处理,已经发炎了。”

    “这种伤,本来就看天命。”

    刀伤……叶沉鱼若有所思地看着围在一起伤怀的男孩“他怎么会受这么重的刀伤?”偷东西被抓是不会被下这种狠手的,街头上半大的孩子抢地盘也不会动刀子。

    “兴许有人看不顺眼就砍了一刀呗。”月离影表情有几分阴郁和讥讽,“无父无母的孤儿,做的又是偷盗的行当,砍死了又怎样?”

    叶沉鱼察觉了他语气中的嘲讽“你似乎对他们很有敌意。”她一般不会去研究人说话的口气,但这是任务对象。而且月离影最近都很听话,她决定对攻略对象多用点心。

    “不是敌意,世事如此罢了。”月离影望着那群忙碌的孩童,“从阴沟里长大的老鼠不值得同情,你帮了他们,他们回过头还会反咬你一口。不是他们白眼狼……”

    月离影压低了嗓音,半边脸蒙上了一层阴影“不这么做是活不下去的。”随即他一笑“算了,你肯定是不懂的。不知是哪位隐世高人把你教出来的,你懂什么世间疾苦?”若是懂,也不会多管闲事规劝他向善。

    人间疾苦。

    叶沉鱼摩挲着刀柄,过往的片段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她神色没什么变化,对于月离影对她的评价不置一词“你很熟悉他们的处境。”

    月离影往后一靠,懒懒地说“过去的事儿了。”墨白的衣衫随着他的动作垂落下来,映着火光,衬得他有几分落寞。

    叶沉鱼看着他,忽然觉得这场景有些熟悉,似曾相识。她肯定是没见过月离影的,只不过有人在她面前做过类似的举动或者说过类似的话。

    她问系统我之前做过这种任务吗?

    怎么可能?系统说,你所有的任务都是我经手的,你从来没做过攻略任务。

    叶沉鱼我怎么觉得月离影刚刚有些怪?

    系统说怪吗?他刚刚难得对你敞开心扉,虽然很快就回避了话题,但很明显有进展。他以前说不定跟这些孩子一样,受尽了欺辱和白眼,所以形成了冷酷残忍的性格。

    你要帮这些孩子,可能触动了他。系统总结道,继续加油,温暖他,同情他,改变他的性格。

    叶沉鱼觉得莫名的熟悉感似乎更重了,但是她想不出究竟哪里熟悉,索性就放弃了。

    另一边,月离影已经恢复平时的散漫,笑着说道“你要是想帮他们,我也有办法帮到底。”

    他起身走到屋子外边,在墙角的位置画了一个半圆形的标志,对跟出来的叶沉鱼说“浣花宫的暗线看到了会派人过来,根骨好的可以挑走做弟子,差一点也可以留下来培养成新的暗线。”至少饿不死,但是会不会被杀死就看运气了。

    月离影笑得温顺“怎么样?”

    他愿意主动往改邪归正的方向靠拢,叶沉鱼当然不会说什么“随你。”

    过了两天,小舟的伤势稳定了下来。月离影身上带的药是极好的伤药,又有同伴悉心照料,他终于熬了过来。

    月离影扔下一瓶伤药“每天换药,再养一个月就好得差不多了。”

    青瓦收起药瓶,感激地跪在月离面前要叩头。

    月离影余光瞄着不远处靠着一棵老树的女子,对青瓦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不用谢我,我有用得上你的时候。”

    “……我有用得上你的时候。”叶沉鱼双手环胸,面无表情地看着月离影向她走过来,英俊的脸上笑得人畜无害。

    这几日,月离影的态度都越发地好,凡事都做得体贴妥当。似乎像系统说的那样,他被触动了。

    然而不知为何,她看着月离影露出这样的笑容,手忽然痒了起来。

    月离影浑然不知他离挨打就差那么一点,对叶沉鱼说道“回去吧。”

    “回哪儿?”

    “当然是回浣花宫。”

    叶沉鱼抬眸“我以为你要去莞州。”

    神剑山庄有剑意残卷的消息一传开,大半江湖的人都往莞州赶。叶沉鱼很理解,如果有能帮助她在武道更进一步的感悟,她也会去寻的。若非系统说三千世界有武道可寻,她也不会同意绑定系统。

    她也的确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对武道领悟更深。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神剑山庄有剑意残卷了,我再去还有什么意思?而且……”

    他含着笑,语气温柔有恳切之意“神剑山庄的东西我怎么敢动?”

    叶沉鱼跟他对视,下意识抓住了腰间的长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