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宿主你把刀放下 > 第二章 论解药的正确方式(一)
    “滴答,滴答……”

    “啊,哈……”

    微弱的滴水声和奇怪的喘息声在叶沉鱼耳边挥之不去,这附近有活水……还有一个人。

    叶沉鱼猛然睁开眼睛,入目是一块蓝色的帐子,屋子有一扇窗户,隐隐透出月光。喘息声是从屋子外面传进来的,而且越来越近。叶沉鱼只大致熟悉了周围的环境,便悄声起身,推开了门。

    院子里果然有一处池塘,月色下水面波光粼粼,池塘里的荷花已经残破枯萎,萧索极了。而在池塘边正靠着一个人,极力压抑着自己的喘息。

    月光很好,叶沉鱼的夜视能力也不错,能清楚地看见他脸上痛苦的表情。

    要么是受伤了,要么是中毒了。叶沉鱼走到他身边,还没想好要不要将人扔出去,男人忽然睁开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叶沉鱼的脸笑了。

    “看来我运气不错。”他低声说道,随后他忍着痛苦起身,靠近了叶沉鱼“我中了媚毒,需要一个女人解毒。我不愿意强迫女人,你帮了我,我许你一个承诺,怎么样?”

    突然出现的少女没有惊慌失措,身上清冽的气息缓解他身上的燥热,让他能有心情谈交易。他抬起头,露出半张好看到有些艳丽的脸,沙哑的嗓音里含着勾人的笑意“住在神剑山庄的偏院,你是神剑山庄的大小姐吧。早听闻神剑山庄冷待长女……”

    他话未说完,叶沉鱼用一根手指抵住了他的肩膀,阻止了他的靠近。

    “我可以帮你。”她说。

    男人眼底的彻底抑制不住,握住少女的手就想亲吻上去,却感觉膝弯处一痛。下一秒钟,他就落入了冰冷的水中,冷不防还呛了口水。

    一秒懵逼后,男人勃然大怒,从水面上浮起,盯着岸上的叶沉鱼,语气阴冷“你敢……我让你后悔、唔……”

    叶沉鱼站在岸边,一只脚踩在男人的头顶,将男人按入水面中“这东西冷水可以解。”回应她的是水面上的一串气泡。

    叶沉鱼见他一时起不来,敲了敲系统我这个世界的身份是什么?

    你现在的身份是神剑山庄的大小姐,是叶寻和沈飞雪之女,自幼身体羸弱,患有咳症,遍寻名医却依旧无法根治。由于身体原因,你无法修炼神剑山庄的武功。你的父亲叶寻,也就是神剑山庄的庄主放弃了你,转而培养你的妹妹叶沉香作为继承人。你则被以需要静养为名,独自安置在偏院。

    这院子是挺偏的,叶沉鱼十分熟稔地接受了身份设定,然后问道我这次的任务是什么?夺取武林至宝?还是名扬天下之类的?

    她去过太多个世界,完成过太多任务了,对于系统给予的身份和发布的任务都熟悉无比。

    这个世界武林之中争斗纷纷,三年之后有一名为浣花宫的门派称霸武林,他们的宫主月离影武功极高却冷血残暴,血洗了武林……

    叶沉鱼了然我的任务是杀了这个月离影?

    系统不是,你的任务是用爱感化月离影,让他改邪归正。

    天边的寒鸦适时地发出一声“嘎”,仿佛带过了一串省略号。叶沉鱼直勾勾盯着池塘中央那株枯黄的荷花,缓慢地说道系统,你中病毒了吧。

    系统的声音依旧冰冷请宿主接受现实,目前还没有能入侵我程序的病毒。

    紧接着它语气缓和了几分,解释说主脑分析了宿主所有的任务完成情况,认为宿主不适合再进行战斗任务,所以为宿主分配了攻略任务。

    之后宿主接到的任务,都会是攻略任务,需要宿主去感化各种反社会人物,让他们改邪归正。

    她不适合继续进行战斗任务?她近期的任务完成率明明是百分之百……叶沉鱼皱起眉那就是你们主脑中病毒了。

    系统……主脑更不可能中病毒,请宿主相信主脑的计算结果,认真完成任务。成功让任务对象改邪归正,可以获得积分奖励10000,如不能感化任务对象,将扣除积分10000。

    叶沉鱼觉得主脑不是中病毒了,就是程序出现了错误。不过她不擅长去想事情,也懒得去探究主脑出了什么问题。无论是在哪个世界,都不影响她继续修炼。至于任务,顺手完成就好了。

    那个月离影,我去哪儿找他?她问。

    对答如流的系统忽然沉默了下来,几秒钟后才用复杂的语气说道他就在你脚底下……

    叶沉鱼“……”

    池塘的水面上现在连气泡都没了。

    “你怎么早不说?”

    我早说了,能改变他的下场吗?系统幽幽说。

    叶沉鱼是个对大多数事情上无所谓,又在一部分事情上很难改变决定的人。她不怎么喜欢动脑子,思维方式很奇怪,就比如她坚持认为只要把骗她的人杀了,她就不会上当了。到现在为止,系统都不能理解她的思维方式。

    大概主脑和那位大人也不能理解,所以才做出了那样一个决定。

    早说她还是会早点把人捞上来的。叶沉鱼把脚收回来,伸手从水底下把人拽了上来。人已经昏了过去,双目紧闭,脸上的潮红还没褪去,不过看起来不需要急救,呼吸挺正常的。习武之人,都会龟息之术,这会儿功夫淹不死人的。

    一阵冷风吹过,月离影打了个寒颤。出于对任务的尊重,叶沉鱼把人拎进了屋子里。自己坐在床上,双眼看似盯着地面上的人,实则已经放空了。她最近时常感觉自己遇到了壁垒,却怎么也突破不了。或许是心境上的问题……

    月离影醒过来的时候,感觉一阵寒意刺骨,身下又冷又硬。他回去一定要把那个下药的人扔到水牢里,月离影在心底下了决定,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坐在床边看着他。

    混乱的记忆顿时清晰起来,他中药之后想追人拿解药,一路追到神剑山庄药性发作了,他想用这个女人解毒,却被她踹到了池塘里。想起被踩着头顶的感觉,月离影整个人都要气炸了,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屈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