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住!”

    “别让那魔头跑了……”

    逍遥峰上,数名修者御剑飞行,居高临下地追逐着前方的黑色身影,呼喊声此起彼伏。一朝跌落神坛的孟怀剑尊咬着牙,拼着最后一点灵力驱使着仙剑向前。

    但他早已是强弩之末,未飞出多远,就摔落在了逍遥峰上。孟怀半跪在地面上,吐出一口鲜血来,心中怨恨不已,要不是那个女人……他何至于落得如此下场?

    追逐他的修者在他身后落下,孟怀不愿意让自己如同丧家之犬一般,他转过身形,对着修者坐下,一派懒洋洋的姿态。

    陆正风落下来时,暗叹了一声,当年多风流的人物,可惜不怎么聪明。对着已经重伤的孟怀,陆正风一拱手“剑尊,得罪了。”他似是犹豫了一下,温声道“只要剑尊把天书宝鉴交出来,跟随晚辈回去,晚辈会请求师门长辈,让前辈在静潭思过。”

    言下之意,是留他一命。

    孟怀眼皮一掀,冷笑道“昆仑又出了个笑里藏刀的东西。”随即他脸色一变,眼神阴鸷“想要杀人夺宝,就说杀人夺宝,装什么替天行道?本尊杀人的时候,可从来不打什么正道旗号。”

    “贼子放肆!少宗主,您莫要心软,这等魔头感化不得。”

    陆正风叹息一声,手中长剑灌满灵力,悲悯地看着孟怀。

    孟怀冷冷地扫了一眼刚刚叫骂的修者,而后目露快意之色“你以为本尊会让你们如意,让你们拿到天书宝鉴吗……”他就算死,也不会把天书宝鉴留下来的。

    陆正风等人顿时色变“不好,他要自爆毁了天书宝鉴!”

    宿主,快下去,孟怀要自爆毁了天书宝鉴。我们要在他自爆之前杀了他,把天书宝鉴拿到手。

    云海之上,叶沉鱼听着系统的催促声,打量着地面上的人,轻巧地跃了下去。

    陆正风正待上前阻止孟怀,却见一个年纪颇轻的女子轻飘飘地落在了他和孟怀中间。她看起来面容稚嫩,没什么表情,眼神却清澈异常,像是不谙世事的女孩。然而她出现的时候,陆正风连一丝灵力波动都没感受到。

    少女没看他,直接伸手按住了孟怀的肩膀,

    孟怀闭着眼睛,残存的灵力汇集到丹田和天书宝鉴中,正要玉石俱焚,却感觉一只携着凉意的手抓住了他的肩膀,力道不轻不重,他汇聚的灵力却在顷刻间就散了。

    孟怀一阵惊怒,睁开眼睛看到按着他的少女时却全化为了恐惧。就是这个少女,莫名奇妙闯进了他的宫殿,要夺天书宝鉴。她轻而易举就能把身为剑尊的他打伤,却偏要什么天书宝鉴,简直就是个神经病——

    天书宝鉴是一卷修炼秘籍,最高能修炼到剑帝,对于她肯定没什么用。

    孟怀弃了全部身家逃出来,却又遭到昆仑趁火打劫,一路追杀,才落得现在这个下场。

    叶沉鱼看着他“天书宝鉴?”

    孟怀“……你以为我会把它给你?”这是他现在唯一的筹码了,握着天书宝鉴他才有机会活命。这个女人只要天书宝鉴,他说不定可以拿天书宝鉴作为筹码,让她杀了昆仑剑宗的人。

    然而他没有等到少女的威胁,也没有机会讨价还价。

    少女微微歪了歪头,恍然说“这样啊……”

    一阵凉意升上孟怀的心头,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见刺眼的刀光贴近。

    任务“夺得天书宝鉴”已完成。

    刀光一闪,孟怀倒在了地上,喉咙间多了一道隐秘的血痕。

    如同凡人一般死去了……陆正风惊愕中有一种说不清的恐惧和兴奋,对于未知的力量的惧怕和憧憬。他呆愣着看着少女从孟怀身上翻出那卷天书宝鉴,连看都未看就收进了乾坤袋里,转身打算离开。

    “等等!”陆正风脱口而出。

    叶沉鱼脚步一顿,回头看了他一眼“你要天书宝鉴?”

    被那双清澈的眼睛看着,陆正风才惊觉他刚刚说了什么。他连忙躬身行礼,遣词造句“前辈杀了孟怀,为仙道除害,天书宝鉴自然归前辈所有。晚辈只是想请前辈到昆仑剑宗做客,毕竟前辈杀了孟怀,他日仙道门派问起,昆仑也好有个交代……”

    这少女能轻松阻止孟怀自爆,八成是多年未出山的尊者。他对付不了,却绝对不能就这么看着她把天书宝鉴拿走,至少要让她上昆仑。

    陆正风心下思索着,面上的神情越发恭敬。

    系统在叶沉鱼耳边念叨别理他,拿着任务物品走就行了。

    叶沉鱼嗯了一声,手中长刀微挑“不去。”

    陆正风一愣,连忙劝道“晚辈并无恶意,前辈此番现身,难道不想熟悉熟悉现在的仙道吗?前辈杀了孟怀,昆仑剑宗定以礼相待……”

    他话未说话,叶沉鱼忽然将刀刃向上一挑,直指陆正风的要害,在所有人未反应过来之前,切进了陆正风的咽喉。

    陆正风悄声无息地倒了下去,脸上仍旧带着一丝惊讶。昆仑剑宗的其余人还未来得及理解发生了什么,系统已经炸了卧槽!你把陆正风杀了!你杀他干什么!?

    叶沉鱼挥手扯开空间裂缝,走进去之前脸上露出一点无辜的疑惑你没说不能杀,他看着不像好人,他想骗我。

    系统被她噎得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他是这个世界的支柱人物,天书宝鉴就是留着以后给他的。你把人杀了,这个世界至少还要数百年才能再生成一个支柱人物来。

    叶沉鱼坐在系统空间里,面无表情地看着乳白色的光球在地上跳“球”这个世界的任务白做了!还要被扣业绩!你再杀支柱人物,我就、我就……

    它“就”了半天没就出来,叶沉鱼贴心地问了一句“就怎么样?”

    系统考虑了一下双方的武力值,恢复了平时的冷静果断就上论坛写贴子挂你……主脑那边通知我开会了,你休息一下,等我回来开新世界。

    光球蹦蹦跳跳地走了,叶沉鱼坐在地面上闭目养神,等待着下个世界的开启。在无数世界中轮回,或是杀人,或是夺宝,她早已习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