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宿主你把刀放下 > 第九章 我在乱世养反派(九)
    系统斟酌片刻,商量道他其实也没挡你的路,他也是想活下来。你以前不是从来不插手任务之外的事情吗?

    因果之中,自有定数。系统的声音严肃起来,你应该早明白这个道理。

    叶沉鱼最初学的武学偏向道家,讲究因果轮回。因此,叶沉鱼行事也受到影响,如非必要,不回去插手其他人的生死,而若受过恩惠,也必须相还。

    叶沉鱼手中的刀仍旧压在男孩的脖颈上,她面色平静,眼底是空寂的墨色。片刻后,她问道任务对象叫什么名字?

    系统松了口气,开始每个世界例行的阐述背景环节本次任务对象叫谢群,他自幼父母双亡,在乱世之中独自生存,长大之后成为了一代枭雄,一统乱世。可惜他称帝之后,性情突变,十分暴虐,天下百姓饱受其苦……

    任务“让谢群改邪归正”,积分奖励15000。

    系统说完,仍旧有些不放心,补充道这次任务可能花费的时间有些长,你可以不必心急着做任务……千万别一个心急把任务对象砍了。

    有时间看看风景也好……

    叶沉鱼看了看周围嫩叶都被撸光了的树风景?

    ……系统,这里没有别的地方还是有的!

    叶沉鱼没去追问它其他地方是哪些地方,手中的刀终于离开了谢群的脖颈。谢群因为失血和恐惧,脸色苍白至极,即使没有被刀威胁着,此刻也不敢动。

    叶沉鱼却并未看他,而是望向来时的方向。那边有刀剑碰撞之声,应该是渔阳守军和兴家军打斗的声音。余下的兴家军只剩下一小只,渔阳守军应该不至于落败。

    谢群捂着脖子上的伤口,见叶沉鱼似乎并不关心他,忽地往叶沉鱼身后跑去。刚刚在兴家军手下劫后余生的难民回过味儿来,立刻追了上去。惊吓过后,他们看到那根草藤也明白过来是谢群故意绊倒他们,好借机逃跑。

    等叶沉鱼回过头,谢群已经被两人按倒在了地上,差点被砍死的难民红着眼睛对他拳打脚踢。谢群似乎也早就习惯了被打,一声不吭地蜷缩在地上,用双手护住自己的要害。

    叶沉鱼垂眸,正好对上他藏在双臂之间的视线,那双眼睛透露着凶狠的光芒,让叶沉鱼想起雪原上的孤狼。

    但是这匹狼还太年轻,远远不会隐藏自己。

    叶沉鱼走过去,她并未说话,动手的难民却都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看着这个明显异于常人的少女。谢群得了喘息的机会,半伏着从地面上爬起来,剧烈地咳嗽着。

    系统说的没错,月离影可以教,这个孩子也可以教。至于麻烦……她现在已经有一个了,似乎再多一个也无妨。

    叶沉鱼伸出手,将咳嗽的谢群拎了起来。而且,她其实并不觉得所有因果相循是必须遵守的东西。她只是习惯了如此,便一直如此。

    她低下头,对谢群说道“你跟着我。”

    谢群埋着头,一直未说话。叶沉鱼耐心地等了一会儿,他才似不情不愿地嗯了一声。

    很好,叶沉鱼的手从刀柄上移开。肯听话,说明可以教。

    她有带上谢群的意思,另外两个难民忍不住说道“姑娘,这狼崽子心黑手辣,恐怕养不熟。”

    叶沉鱼就没打算养熟,她说“没关系。”然后就往交战的方向走去。

    谢群跟在她身后,咬着牙尽力跟上她的脚步。因为步伐太快,他脖颈间的伤口被牵动,又流出血来。

    叶沉鱼专心听着四周的声音,没有看他。往前走了几步之后,忽然多了一声哭喊,叶沉鱼脚步一顿,反手抓起谢群往哭声的方向赶去。

    她赶过去的时候,一个妇人正抱着孩子往她这边跑,正是之前在城口回答她问题的那一个。

    她在这个世界怎么总是在救人?叶沉鱼一边想着,一边手起刀落杀了那个兴家军。

    妇人得救之后,跪伏在地上连连磕头道谢。叶沉鱼应对不来这种事情,直接绕过人往前走了。

    谢群被放下来,追在她身后。只是这一次他没有埋着头,而是将目光落在少女腰间的长刀上,目光灼灼。

    如果他有这样的刀法……谢群觉得自己的心口都热了起来。

    跟叶沉鱼猜想得没错,这一小股兴家军不是渔阳守军的对手,又被杀了个措手不及,很快就败了。

    叶沉鱼只扫了一眼战况,就带着谢群往城里走。被她救下来的妇人跟在她身后,哄了哄孩子,然后小心地与叶沉鱼攀谈“姑娘不是逃难过来的吧,我之前没见过姑娘。看着不像凡人……”

    她看见叶沉鱼身上带着补丁的粗麻衣裳,顿了一顿“姑娘是从哪里过来的?”

    叶沉鱼“我是本地人。”原身就在渔阳县城旁边的小村子里,货真价实的本地人。

    看着真不像。妇人心里嘀咕着,这么厉害的人物怎么会留在在渔阳这种小地方,穿着这种破烂的衣服呢?

    她现在还不知道,这么厉害的人物现在穷得连口饭都吃不上。叶沉鱼“我是本地人。”原身就在渔阳县城旁边的小村子里,货真价实的本地人。

    看着真不像。妇人心里嘀咕着,这么厉害的人物怎么会留在在渔阳这种小地方,穿着这种破烂的衣服呢?

    她现在还不知道,这么厉害的人物现在穷得连口饭都吃不上。

    叶沉鱼“我是本地人。”原身就在渔阳县城旁边的小村子里,货真价实的本地人。

    看着真不像。妇人心里嘀咕着,这么厉害的人物怎么会留在在渔阳这种小地方,穿着这种破烂的衣服呢?

    她现在还不知道,这么厉害的人物现在穷得连口饭都吃不上。叶沉鱼“我是本地人。”原身就在渔阳县城旁边的小村子里,货真价实的本地人。

    看着真不像。妇人心里嘀咕着,这么厉害的人物怎么会留在在渔阳这种小地方,穿着这种破烂的衣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