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宿主你把刀放下 > 第七章 我在乱世养反派(七)
    抓在袖子上的手猛然收紧,叶沉鱼低头,看见男孩看着下面,双手死死地抓着自己的袖子。黑色的眼睛倒映着刀尖的寒光。

    叶沉鱼看了他一眼,忽然将他的手从衣袖上扯了下来,双手撑住身前的墙砖,整个人凌空翻过城墙,跳了下去。

    男孩怔愣地看着她跳了下去,再一眨眼,人已经落在了刚刚那男子的身后。

    男子脸上仍挂着残忍的笑意,似乎在衡量一般,将刀尖在哭闹的孩子身上上下移动。

    叶沉鱼轻巧地落地,手中的长刀不知何时已经出了鞘。寒芒在一刹那映出她冷寂的眼神,又消失无踪。

    高举着刀刃的男子僵立在了半空之中,一息过后,身体摇晃着摔下了马。

    叶沉鱼站在他身后,漠然地看着他到底,伸手抓住了那个哭闹的孩子。

    孩子不知道是吓到了,还是知道自己被救了。在叶沉鱼手里抽噎了两声,竟然没有再哭了。

    然而……叶沉鱼瞧着手里的孩子犯了难,她一向是不会插手救人的。这与善恶无关,只是在她看来,每一个世界的人有他们自己的命运,或生或死,是不需要她插手的。

    而且她能救任何一个人,却不可能救所有人。

    就像在这种乱世之中,她可以提前去截杀这支匪军,救下逃过来的难民。然而这样的匪军、这样的难民,随处可见,就算是她也救不下所有人。

    但是今天,叶沉鱼盯着手中的孩子,她莫名其妙地跳了下来,救了这个孩子。可能是因为她带着原身的弟弟的缘故,总不好教孩子见死不救,叶沉鱼勉强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她把孩子放下,身后的兴家军还在追逐着剩下的难民,并不执着于跟渔阳的守军缠斗,已经开始后撤。

    叶沉鱼回头看了一眼,戴着玄黄头巾的人马已经调转了方向,策马像她这边奔来。

    “……”

    叶沉鱼瞧了瞧只到她小腿位置的孩子,稍微觉得有点为难。要在乱军之中护住一个孩子有些难,而且麻烦。

    不过有一个并不怎么麻烦的方法,叶沉鱼把不够她腿高的孩子拎到身后,自己则向前迈了一步,长刀横在胸前。

    这是一个有些荒谬的场景,骑着军马、全部武装的兴家军齐齐地奔向一个方向,而那个方向只站着一个没有坐骑、只有一把长刀的少女,身后还护着一个孩子。

    似乎无需砍杀,少女连同幼童就会被马蹄践踏成肉酱。

    墙头之上,男孩双手紧紧扒着城门砖,整个人几乎要探出城墙。他身后站着几个渔阳的守军,此时都露出了不忍或者羞愧的神色。

    然而在兴家军浩浩荡荡地碾压过去的时候,刺眼的刀光划过天地之间。

    画面宛若被画下了一个静止的符号,这一次刚刚完成一次劫掠、杀气腾腾的骑兵,在距离少女一丈远的位置齐齐停了下来,甚至仍旧保持着高举武器的动作。

    叶沉鱼微微俯身,手中长刀的刀尖已然换了一个方向。她缓缓直起身体,将长刀收至身后。

    这幅静止的画面保持了大概三四息的时间,猛然崩碎。无论是人还是马,都整齐地被分为了两截,砸落在了地面上。

    想要救一个人,最省事、最不麻烦的办法,就是将来杀他的人全都杀了。

    在省去麻烦这方面,叶沉鱼觉得自己的思路一向正确。

    城墙上的男孩大张着嘴,怎么也合不上。他年纪很小,出生到现在去过最繁华的地方就是渔阳县城,不必谈有什么见识。

    一个人能打个人,在他的脑袋里已经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但是姐姐她……杀了一整只兴家军的骑兵。男孩觉得自己脑子里晕晕乎乎的,事情发生得太离谱,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甚至不能让他觉得恶心和恐惧。

    一个人,可以厉害到这般模样吗?

    不只是他,同他一起站在城墙上观望的守军也瞠目结舌,一时不能回神。好一会儿,其中一个守军才算惊醒过来,为站着中间、服饰稍有不同的男子“守正,现下我们要如何?”

    被称呼为守正的男子正直直地望向下面,看着那道纤细的身影。

    “守正?”

    那人又喊了一声,男子才突然抬手“点人,出城。东边的林子里藏着难民,之前有一支兴家军过去了。”

    他咬了咬牙,眼睛发红“务必要把那一只给截下来!”

    “可是守正,县守大人下了死令不准出城……”

    “兴家军的骑兵都死了一大半了!”男子声音猛然抬高,几乎是在嘶吼,“这个时候我们还不敢追?”

    “你看看下边的百姓,你看看!”他伸手指着城墙下方几乎铺了一层的尸体,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有的是被乱刀砍死,双目还不甘心地睁着,几乎要瞪出眼眶;有的是被马匹践踏而死的,连面貌身形都看不真切;有些头颅被当做战利品砍下,只剩下躯体横在黄沙之中。

    守正回头瞪着身后的几个人,眼珠充血,目眦欲裂“我晚上要做噩梦的。”

    “如今的世道,你们又焉知这些逃难的百姓里面没有自己的亲人?”

    他身后的几人本就心有羞愧,此时也红了眼眶。

    “管什么县守,老子听自己良心的!我听守正的,出城救人!”

    城墙之下,叶沉鱼把长刀收到腰间,正打算把刚刚救下来的孩子送到城里。她刚刚把人拎起来,就看见渔阳县城里忽然出来了一对人马,看服饰盔甲应该是渔阳的守军。

    叶沉鱼淡淡扫了一眼,左手将长刀向下压了压,露出一小截雪亮的刀刃来。

    这队人马飞快地向东面行进,却刚刚好与叶沉鱼擦肩而过。叶沉鱼挑了下眉,手一松,刀刃落回了鞘中。

    这时候,从队伍中出来了一人,骑马跑到叶沉鱼跟前。

    这人对叶沉鱼一拱手“多谢姑娘出手。”

    叶沉鱼看着他没说话。

    说话的人似是有些尴尬,等了一会儿又开口“姑娘带着这孩子不方便,不如让在下将人送回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