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宿主你把刀放下 > 第六章 我在乱世养反派(六)
    “那是行军?”叶沉鱼轻声念了一句,回身拉住马。她身侧跪坐着一个哭泣的妇人,模样大概三十多岁,搂着一个三四岁的孩子。叶沉鱼趁着她哭泣的间歇问道“城门怎么关了?”

    妇人抹了一把眼泪“杀千刀的渔阳县守,不让我们进去,说是城里放不下了。我们逃难过来的,这不是要我们的命吗!”

    逃难过来的……叶沉鱼环视了一周,发现这群人身上多背了行囊,拖家带口,还有牵着牛和牵着驴,像是从远处举家过来的。

    “你们是逃饥荒,还是……”叶沉鱼停住,想了想马上要靠过来的那一队行军,转而问道“你知不知道,那队行军是什么人,官府军吗?”

    “什么行军?”妇人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眯眼看了一会儿,骇然色变,也不顾上哭,从地面上爬起来往城门上扑。

    “兴家军来了!”

    她这一喊,所有人都如炸了锅一般,哭喊声更盛。有人往城门的方向挤,有人抓起行囊往其他的方向跑。刚刚的妇人哭着往城门上砸了两下,随后咬着牙抱起身旁的孩子,踉踉跄跄地跟着人群往其他方向跑。

    仍旧有人不死心,在城门处哀求或者叫骂。墙上的守军充耳不闻,没有开门的打算。

    远处的军队离得越来越近,无需叶沉鱼的目力,就能看清楚军旗上面绣着的“兴”字。军旗之下,寒光凛凛,杀意盎然。

    拥在门口的人群终于放弃了叫开城门,男人担起行囊,女人抱起孩子,向东面逃去。有几个老人实在跑不动了,撑着木棍一点点地往前走着。

    马车上,男孩探出头来,脸上带着惶恐;“姐姐,发生什么事情了?”

    叶沉鱼刚想开口,忽然回头,抓住一个往她身上撞的孩子。这孩子也是个十一二岁的男孩,被叶沉鱼抓住肩膀之后抬起头,恶狠狠地瞪了叶沉鱼一眼,使了吃奶的力气挣扎。

    叶沉鱼无意留下他,松开手让人走了。这孩子低头从她身侧钻过去,头也不回地跟着人群往东跑。

    叶沉鱼脸色平静,翻身上了马车,一把将男孩按回了车里,手上一扬鞭子。“啪!”两匹马吃痛,对着城门冲了过去。

    马车与城门之间,还零星地站着几个人。

    叶沉鱼速度不减,低喝了一声“让开!”

    受惊的人们四散逃开,叶沉鱼手腕一抖,将一个没来得及逃开的人用鞭子卷起,送到一侧。

    马车风驰电掣,直直地冲向城门。眼见着就要撞上城门,又把头探出来的男孩连城门上钉子的铜锈都看得清清楚楚,不由得惊呼了一声。

    叶沉鱼把鞭子丢在一边,从腰间抽出长刀来,刀刃横在身前,整个人跃至半空之中。如雪的霜刃在疾驰的骏马之前先落在了城门之上。

    抹着红漆的铁皮在刀刃之下一分为二,高达三丈、松木与铁叶制成的城门没有能多抵抗一息的时间,被长刀斩为整整齐齐的四块,晃了两晃之后,倒落了下去。

    城门倒塌的重响惊吓到了驾车的马,两匹马高高扬起蹄子,发出了一声长鸣。叶沉鱼重新落回马车之上,长刀入鞘,人直接跳到其中一匹马上,俯身抓住鬃毛,双腿紧紧夹住马肚,硬生生将受惊的马压了下来。

    逃难的人们听见声音回头,只看见倒下去的城门,以及坐在马上、面无表情的清冷少女。马车跑得飞快,转瞬之间便只留下一道背影。

    人群愣了一刹那,随后都调转方向,往城里面涌去。

    人群刚刚涌进来一半,城墙上方的守军终于反应过来,开始下来驱赶。难民与守军拥挤在一起,哭声、喊声、兵器碰撞之声一时难辨。

    此时举着军旗的兴家军已经到了城门前,一声尖锐的呼哨声划破半空,这只军队如同听到了什么命令一般,全都策马俯身,举起手中的武器,向前冲去。冲入难民之中后,手中的武器高高地落下。

    正与守军厮打、想要进城的难民来不及躲避就被砍到在地,骑在马上的兴家军在砍完人后熟练地挑起掉落在地上的行囊。

    几息之间,被阻拦在城外的难民已经被砍到了大半。剩下的难民四散着往城外跑,或是被砍到在地,或是被错乱的马蹄踩倒。

    叶沉鱼驾着马车进了城,等马匹安静下来,回头望去。城门附近已经混乱到分不清谁是守军、谁是难民、谁又是兴家军。

    她正看着,马车上的男孩手脚并用地爬了出来,牢牢地抓住了她的衣袖。

    叶沉鱼低头看他,男孩咬着下唇,眼底又是害怕又是惊慌。

    “……”

    正这时候,城门口接连传来了几声惨叫。

    叶沉鱼微微蹙眉,她想在县城之内找些食物,再找个人做马夫。现在这个情形,恐怕不行了。

    她看了一眼路旁的房屋,借着马车的高度,将男孩拎上了房顶。跳上了房顶之后,她未做多少停顿,几个轻跃跳到了城墙之上。

    城墙之上的守军此时都已经下去了,叶沉鱼把男孩放下,居高临下地望着下面。只看见所谓的兴家军追着难民砍,见到行囊或者贵重的物品就抢。

    有些妇人头上戴着银簪,一时取不下来,他们就连头发、甚至头颅一起割下来。

    男孩趴在墙头上,正巧看到这一幕,当即对着墙头干呕起来,两只睁大的眼睛中蓄满了泪水,不住地滚落。

    他说不上是恐惧,还是什么其他的情感,只觉得浑身冰凉,连胸口都泛着凉意,然后就是浓重的恶心感,恨不得连大前天喝的水都吐出来。

    叶沉鱼没有看他,仍旧看着下面的乱军。

    只一个冲杀,这些难民就都倒在了马蹄下。这只军队,或者说匪军的首领似乎之前便看到了难民的去向。一小只队伍被分出来,往东面追去。

    一个女子抱着孩子已经跑出了乱军之中,不顾一切地往城外的山林里跑。一个戴着玄黄头巾的男子从队伍中脱离出来,很快追了上去,手起刀落,在女子背上划了一刀。

    女子扑到在地上,犹有气息,用最后的力气将怀里的孩子向外推了推。

    追上来的男子露出了一个狞笑,伸手就将孩子捉了回来。哭泣的孩子被高高拎起,明晃晃的刀尖指在他的肚子上。

    kuaichuanzhisuzhunifangxi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