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宿主你把刀放下 > 第四章 我在乱世养反派(四)
    声音一起,男孩一把便抓住任意的衣袖“是不是抓我们的人来了?”

    叶沉鱼往发出声响的方向看了一眼,说道“是有人闯进来了。”

    她没说是谁闯进来了,开始往院墙边上走。男孩忙不迭地跟上她,说“姐,县衙大门在那边。”

    “我们不出去。”叶沉鱼说道,她走到院墙跟前,伸手抓起了男孩。男孩这次十分乖巧地任她抓着,还伸手回抱住了叶沉鱼的手臂。

    叶沉鱼看了看他的手“……”罢了

    她脚下用力,跃到了墙头之上。借着高处的视野扫视了一周,看到了一处院落前挤满了人,两排穿着盔甲的官兵,手持长剑或者长枪,将人群阻挡在外。

    院落之中则立着几排类似仓房的建筑,房屋前面都挖了极深的檐廊。

    叶沉鱼不太清楚粮仓长什么样子,但人多的地方,多半是有好东西。

    她从一面院墙跳到另外一面院墙,往人群聚集的地方赶去。直线很好走,越过了六面院墙,几处屋顶之后,叶沉鱼落在了人群与官兵之间。

    官兵举着兵器正严阵以待,生怕这些饿疯了的人不顾生死冲上来——事实上,他们脚底下已经有了尸体,否则饥饿的人们怎么可能会停下来。猛然间身前多了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一行人不由往后退了退。

    叶沉鱼站定,将手中的男孩放下,开口问“这里面有粮食?”

    官兵警惕地望着她,没有回答。其中一个衣着有些不一样的官兵说道“不知道姑娘是谁,但是姑娘一看就身怀奇异,实在不必用这群刁民一同生事。我家大人知道姑娘,一定会将姑娘奉为上宾……”

    叶沉鱼今天听了太多吵闹的声音,不想再听了,她打断了官兵的话“这里面有没有粮食?”

    官兵还没回答,已经有人认出了她是踹开县衙大门的那个女人,喊道“这里是粮仓,当然有粮食!”

    说话的官兵脸色变了,紧张地用剑指着叶沉鱼。时逢乱世,官府早就没了官府的权威,到处都在打仗,他也听说过不少传闻,知道有些勇士异人并不惧人多。

    这女子突然出现,必是身怀武艺,必须警惕。

    得到正确的答案,叶沉鱼点了点头。长枪早就不知丢到了哪里,她将手放在腰间,从手臂和腰身的遮挡之中抽出了长刀。

    长刀的刀身极窄,锋刃雪亮。

    她微微抬眸,身形忽地掠到了官兵身前。长刀化为一道雪色的线,叶沉鱼脚下用力,身子轻轻一扭,就落到了官兵的后排。

    雪线重新化为了长刀,叶沉鱼手腕一翻,将长刀收入了鞘中。

    她身后的几排官兵似乎还未回神,此时齐齐倒在了地上,没了声息。

    叶沉鱼回过神,在众人呆愣之中对男孩招了招手“过来。”

    男孩呆呆怔怔地望着她,眼底闪过复杂的光芒。片刻之后,抿了抿唇,慢慢走了过去。

    走到近前,叶沉鱼淡淡看了他一眼,往院子里面走。粮仓里面是没有人守着的,任意随意挑了一间仓房,一把扯掉锁头,把门打开了。

    门一开,就露出了里面金灿灿的粮食,哗啦啦地撒了出来。

    男孩睁大了眼睛,整个人都扑在谷堆上,口中喃喃道“这么多……”

    跟着进来的人群比他还要疯狂,一拥而上地上前抢夺粮食。男孩从上面爬起来,往自己怀里搂了两把米,然后索性把上身的衣褂脱下来,装了满满一褂子的粮食跑到叶沉鱼面前。

    叶沉鱼早在人涌进来的时候,站在了一旁,见男孩跟过来,只说“走吧。”

    男孩恋恋不舍地回头“还有那么多呢……”

    仓房之中,人们都在疯狂地抢夺粮食。有人已经砸开了其他仓房的锁,想尽办法把米带走。叶沉鱼收回目光,垂眸对男孩说道“不必那么多。”他根本留不住。

    男孩不知道她的话是什么意思,只以为是说以后还会有,欢喜地点了点头“我们先留这么多,我还藏了个包子呢!”

    他望着叶沉鱼,露出雪白的牙齿来“肉馅给姐姐吃!”

    叶沉鱼动了动唇“……走吧。”

    她身边除了系统,很少跟人。除了月离影,男孩是第二个。月离影和男孩给她的感觉完全不同。她可以随意让月离影做任何事,但是这个男孩……

    叶沉鱼低头,看见男孩小心翼翼地捧着粮食,一脸的傻笑。让他做事情的话,总觉得有些奇怪。

    叶沉鱼有一个想不通就不去想的良(懒)好(惰)品(习)德(惯),她直接放弃了思考,带着男孩往外走。

    男孩看了一会儿怀里的谷物,抬头疑惑地问道“姐姐,他们为什么不去厨房?”

    叶沉鱼作为一个从来不会想这种问题的人,轻轻摇了摇头。男孩却冥思苦想了起来,片刻后用恍然大悟的语气说道“厨房里的东西虽然可以直接吃,但是根本不够这么多人吃。”

    “而且换了我的话,听说县衙被砸开了,我肯定也是去抢粮食,想不起到厨房去吃东西。”

    他自问自答了一翻,还自我肯定地点了点头。

    叶沉鱼一路上没说话,走出了县衙大门之后,才说了一句“也有人去了厨房。”她听到了。

    “啊?”男孩早忘了刚才的问题,专心致志地看着怀中的粮食,生怕掉出一粒来。

    “晚上我们可以煮粥喝了,不对、不对,不能吃这么快……”他伸手去扯叶沉鱼的衣袖,“姐,我们晚上吃肉包子吧。”

    叶沉鱼握着刀的手微不可查地颤抖了一下,没有说话。

    男孩没有得到回应,仍旧絮絮叨叨地念着这些粮食怎么吃。

    粮仓。

    人们终于抢完了粮食,心急地往外跑。有人环顾了一周,发现刚刚带着他们进来的女子不止何时消失了,口中嘀咕道“怎么不见了?”

    有人急匆匆从他身旁跑过,不忘说一句“那一定是神女,不然怎么会突然出现,突然消失?”

    当天晚上,城内的百姓吃到了一个多月以来第一顿热腾腾的饭。渔阳县出现了神女临世,救苦救难的传言也流传开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