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宿主你把刀放下 > 第一章 我在乱世养反派(一)
    当天晚上的宴席的确很隆重,月离影每一样菜色都准备得很精细,酒也是数十年的陈酿,从壶中倾倒出来如同粘稠的蜂蜜。

    可惜叶沉鱼是不碰酒的,酒杯被随意放置在桌角,漫着浓郁的酒香。

    月离影坐在席上,一只手撑着身体,笑道“你不喝酒,是怕手不稳吗?”

    叶沉鱼摇了摇头“我从来没喝过,不想喝。”

    “酒是浇愁的好物。”月离影拿起酒杯,“看来你从来没什么发愁的事情。”

    “为什么要发愁?”叶沉鱼放下筷子,“不想见到的人就不见,不想管的事情就不管,若是有必须要做的事情,那就去做好了。”

    琥珀色的酒液入口,月离影不由笑了一下,“若是有必须做到却做不到的事情呢?不管像你这般,大抵是没有的。”

    “做不到不强求。”叶沉鱼淡淡道,“我有很多做不到的事情,我不可能去改变另外一个人的想法。做不到就做一点让自己心情好的事情。”

    比如,她这次本以为完不成任务,就打算砍掉月离影让自己开心一点。

    月离影盯着她“人如果能做到你说的那样,那就不是人了。”其实他也很好奇,叶沉鱼真的是人吗?

    “不说这个。”月离影拿起酒坛,对叶沉鱼举了一下,“你一路顺风。”说罢,他仰头把整坛陈酿都灌下了肚子。

    叶沉鱼咬着筷子看了他一眼,这感觉让她有些奇怪。她走了那么多世界,没有人在任务完成之后对她说一路顺风,宛如送别一位远行的友人。

    她说不上这种奇怪从何而来,干脆继续低头吃菜。

    月离影放下酒坛,看着半低着头的少女想,真的不太像人。最好她能一直这样,不然……他总归不是什么好人。

    没有推杯换盏,你来我往的宴席结束得很快。叶沉鱼吃完所有的饭菜,就起身离席。她翻手把长刀收入空间中,抬眼看了一眼月离影。

    玄色衣衫的男子抱着酒坛,似乎有些半醉。

    她想了想,什么都没有说,起身往外走。任务完成,没有什么需要耽搁的,当然是要尽快离开。

    叶沉鱼转身出去,外面没有安排守夜的弟子,只有满地的月华。她伸手扯开空间裂缝,一只脚卖了进去。

    系统这时候突然问道你什么都不说吗?

    说什么?叶沉鱼把另一只脚也踏了进去,整个人融入了破碎的空间中,浣花宫在她身后成了幻影。

    系统……没什么。看来还差得远。

    少女的背影消失在门口之后,席上的男子缓缓睁开眼睛,把手中的酒坛送到唇边,又喝了一口。

    “叶沉鱼……”

    酒案之上,放着一块绢布,字迹如剑。

    …………………………………………………

    白色的系统空间,四周一望无垠。

    叶沉鱼屈膝坐着,长刀就放在她身侧,刀穗缠缠绕绕,搭在她的指尖上。

    她脸色一贯没什么表情,双眸随意盯着一处,目光浅淡。

    不知这么坐了多久,白茫茫的空间中终于多了一个圆圆的光球。

    光球蹦蹦跳跳地过来“我开完会了,我们可以去下一个世界了。”

    叶沉鱼淡淡抬眸,把刀搭在了膝上“好。”

    白色的空间逐步消融,场景置换间,叶沉鱼的意识消失了片刻。

    等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入目便是圆木做成的房梁,其中垂着几根干草。随即是感觉有些渴,和剧烈的饥饿感。

    叶沉鱼其实很容易饿,她不辟谷,也鲜少靠灵气维持生命。所以多数时候,她吃的都比较多,饿得也比较快。

    只不过,她从来没有这么饿过,饿得仿佛已经几天几夜滴米未进,遇见任何东西都能不管不顾地吃掉。

    叶沉鱼转过头,从房梁上移开目光,双手撑着自己起身,看向四周的环境。这一间破破烂烂的木屋,如果连窗户都没有,门是几块木板虚掩着的地方能被称之为屋子的话。

    屋子里空荡荡的,只有一角放着一只矮矮的缸,一眼就能扫个干净。

    叶沉鱼看过之后,便把脚踩在地面上,想走出去看看。然而稍一动作,烧心的饥饿感似乎更重了。

    如果这个时候跑过来什么动物,或者看见什么植物的话,她可能会什么都不顾直接生食。

    她刚刚一动念,外面就传来了吵闹的声音。声音其实隔得很远,但对于叶沉鱼来说如同尽在耳旁。

    是一群人在追一个人,被追的是个孩子或者侏儒,似乎跑得都很慢。

    叶沉鱼低头看自己的手,手指纤细白皙,这是她的手。听力与目力也尚在,这就是她的身体。除了疯狂的饥饿感,没有什么不对。

    追赶的声音又近了一些,那孩子往这边过来了,身后的人也甩了很远。

    叶沉鱼抬头盯着门,片刻过后,木板被撞开,哗啦啦地散了一地。一个干瘦的小男孩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双手环在身前,不知道在护着些什么。

    他喘息的时候明显晃了两晃,又强撑着站稳了,也顾不上喘气,迈步就往叶沉鱼这边走。

    “姐,你看我找到什么了。”他说着看过来,看见叶沉鱼之后眼底露出了狂喜的神色。

    他步伐更急切了,一边往里面走,一边从怀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块黑黄色的饼。饼已经少了小一半,边缘的位置完全干了,泛着更深的颜色。

    然而叶沉鱼看到这块饼,口中突然生出了津水,想不顾一切把饼抢过来吃掉。

    她没有动,甚至把手往后压了压。

    男孩走到她跟前,献宝一般地把饼递到她唇边“姐,你吃,吃了就好了,不会和爹娘一样……”

    叶沉鱼看了看这块饼,又看了看男孩,男孩固执地盯着她,不肯把手移开,黑漆漆的眼底竟有几分乞求。

    “……”

    叶沉鱼抬手接过了饼,就着干硬的边缘咬了一口。男孩望着她,忽然整个人趴在了她膝盖上开始颤抖“姐……”

    叶沉鱼顿了一下,把饼掰成两半,塞到了男孩手里。

    她发现有些不对,一直到现在,系统都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