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宿主你把刀放下 > 第四十章 论正确的解药方式(三十九)
    他很少会在叶沉鱼面前露出这种表情,几乎无论什么时候,他都会露出温和的笑意。

    叶沉鱼想了想,直接问道“你不想要?”

    月离影没有说话,隔了好一会儿,叶沉鱼都打算吃下一块糕点的时候,他才开了口,却没有回答叶沉鱼的问题。

    “这东西……”月离影抬起头,神色淡淡,“练到最后能和你一样吗?”

    “那只是感悟……”叶沉鱼说,“有了这个感悟,你在剑道或者其他武学上都能走得更顺畅些。武道一途,多是相通的。”

    关于武道的问题,叶沉鱼一向是愿意答的。

    “如果说你想要练到跟我一样……我见过一个习剑的。”想起那个剑修,叶沉鱼就有些起战意,“剑道练到极致,倒是可以。如果你能练到可以写得出这种感悟,后面就需要自己悟,悟到最后,大抵就可以了。”

    “也就是说,有人做到过。”月离影微微动容。叶沉鱼太强了,强到他从来没想过有人可以与她匹敌。然而听她说话的意思,还有人与她一般,甚至还不止一人。

    江湖上绝不会有第二个人与她一般,那么她,究竟是从哪儿来的呢?

    当年剑仙孟云碎破虚空,不知所踪。那么叶沉鱼会不会是碎破虚空而来?可她又为什么要盯着神剑山庄长女的身份?

    短短几息的时间,月离影就拼凑出一个大概的可能,脑海中又浮起新的疑惑。

    但撇开这些疑惑,他的推断应该不会错。月离影手心里微微浸了汗,他是有野心的人,否则也不会在幕后布局,想要夺得剑意残卷。只不过他以前不止想要剑意残卷,也想要威震武林的权势。

    但是现在……若是叶沉鱼真的是碎破虚空而来,那么这世间还有多少东西是他看不到?他这里争的这些东西,与井底之蛙何异?

    再怎样争,像叶沉鱼这样的人,看他也如同看蝼蚁一般。

    月离影看着桌子旁眉目清秀、永远冷静的少女,他多少也想,能让她露出惊讶的神情来。

    以前是他不敢想,但是现在……月离影摩挲着手中的绢布,他已经有了一条路了。一条曾经被人走通的路。

    他轻轻一笑,转身走了出去。

    叶沉鱼看不懂他想什么,茫然地眨了眨眼,转过头接着喝茶。

    系统在她耳边反复念叨你把剑意残卷给他,以后这个世界崩了怎么办?叶沉香拿什么走上人生巅峰?你还给他讲其他世界的事情,暴露信息怎么办?

    世界崩得越厉害,任务越难完成……

    它还没说完,机械的提示音就响了起来主线任务让月离影改邪归正已完成,积分奖励10000。

    系统……

    打脸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叶沉鱼刚好把又续上一杯茶喝完,轻轻唔了一声,语气平静完成了啊。

    系统嗯……这t是怎么完成的?

    还有没有逻辑程序能解释得通了?

    叶沉鱼愉快地向一侧候着的浣花宫弟子招了招手“你过来一下。”

    那弟子走过来,毕恭毕敬地行了一礼“需要去请宫主过来吗?”

    “不用。”叶沉鱼摇了摇头,“刚刚那盘点心,能再来一盘吗?”走了就吃不到了。

    浣花宫弟子“……”他突然感觉自己不是在浣花宫,而是在某一处酒楼当店小二。

    “好,姑娘您稍等。”

    叶沉鱼心情更好了,甚至眼睛里带了点笑意“多谢。”

    系统现在怎么看她怎么不顺眼,在一旁说风凉话习武之人不能贪恋口腹之欲。

    是不能因口腹之欲耽搁武道。

    叶沉鱼回得颇为认真你本末倒置,日后一定走偏。

    系统气得差点程序错乱我不习武!你见过系统练武吗?

    叶沉鱼轻轻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真心还是假意那真是可惜。

    系统……赶快去下个世界吧。再这么下去,它要被气得回厂重造了。

    叶沉鱼却坚定地摇了摇头不。

    你想留下?系统升起了一丝希望,难道主脑的策略有成效了?

    我要留下来吃宴席。叶沉鱼如是说。

    系统……算了,它还是重置出厂数据吧。

    月离影去放人没花多久的时间,在系统被气得回厂重置之前,就回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又换了一身衣衫,这次是一套玄色的衣袍,用金线暗绣,不知道花费了多少银钱。

    他在叶沉鱼面前坐下,说道“我刚刚已经跟他们解释清楚,把人都放了回去。”

    “我日后应该也不会再对他们动手,当然若是他们招惹我就另当别论了。”他现在有了更想做的事情,称霸武林什么的,就显得无趣了。

    叶沉鱼点头,系统已经提示任务完成,他肯定不会再做了。

    月离影说完,抬眸看着她,却见少女百无聊赖地把玩着茶碗,完全不感兴趣的样子。

    “你……”

    不等他说完,叶沉鱼就抬起了头“什么时候开宴?”

    月离影“……半个时辰后便可。”

    他答完,忍不住问道“你不想问我为什么吗?”

    当然是她从驯兽师那里学到的办法有用,叶沉鱼想。不过她没想跟月离影说,她直截了当地开口“宴席之后,我要离开了。”

    她离开任务世界的时候,从来不曾跟人道别,当下心情还有几分奇特。

    月离影却是一怔“宴席之后便走?”他没有多惊讶,反而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以及浓重的失落感。

    像叶沉鱼这样的强者,这样干脆利落的离开才是正常的。

    月离影放在膝上的手指来回摩擦着衣衫,到底……是完全不对等的人。她若不留,他恐怕是难以翻盘了。

    月离影垂着眸沉默不语,良久之后抬头又笑了笑,与往常一般无二“既如此,这次就是践行宴了,更要隆重些才是。”

    叶沉鱼看着他,觉得他这次的笑容比之前多了些什么。

    “好啊。”她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