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宿主你把刀放下 > 第三十九章 论解药的正确方式(三十八)
    为了换取情报,巫桑教自然给了他不少好处,其中就包括纵蛊之术。他一直给巫桑教传递武林盟的情报,还借着自己的身份在神剑山庄下软筋散。

    那一日表面上是极乐教下毒,想伺机动手,实则另有人趁着花厅里的人中毒,潜入了神剑山庄寻找雪影剑。可惜雪影剑被叶沉香带了出来,落在了极乐教的手上。

    他只会又告诉了巫桑诸多的消息,想日后得利。不过巫桑教的那位尊主被叶沉鱼杀了,留在中原的人也很快被月离影剿灭,他当然不敢坦白自己的身份。

    结果月离影一把所有人抓起来,威逼利诱,声称想要纵蛊之术,他为了求生便将自己会纵蛊之术的事情说了出来。

    这人交代完,月离影微微一笑“我没骗你吧?”他正怕没办法跟叶沉鱼交代,这人就主动送上门来了。

    叶沉鱼点点头,不怎么感兴趣“菜呢?”

    月离影一怔,说“我已经吩咐下去了……你要怎么处置他?”明明是他押过来的这个人比较重要吧?

    “随便你怎么处置……”叶沉鱼说,“这本来就是你的事情。”她管月离影一个就够了,怎么可能再去管其他人?

    她很忙的,叶沉鱼想。她要喝茶,吃饭,参悟心境……

    少女理所当然的语气让月离影觉得自己把人带来的举动蛮蠢的,她根本不在意这个人做了什么,只在意他有没有做坏事。

    或许,这也是一种荣幸。月离影苦中作乐地自嘲,挥手让浣花宫的弟子把人带下去,说“内贼已经找到了,地牢里的那些人我也打算放走……正好晚上要设宴,你如果不介意,我就把人都留下来致歉……”

    叶沉鱼缓缓抬头,目光幽幽地看着他。

    月离影“……”

    他试探地问了句“让他们先离开?我日后再设宴。”

    叶沉鱼满意地点了点头,人太多挺烦的。而且,地牢里的那些人都很吵。

    月离影唇角抽了抽,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从叶沉鱼的面无表情中看出她究竟是什么意思。他忍住扶额叹气的冲动“既然如此,我这就去放人。”

    叶沉鱼又回来了,他还得扮演自己的武林盟主,必须得把这些人安安稳稳地接出来,再好好道歉,确保自己作为这个位置。

    想到这儿,月离影的心情就十分复杂。他明明是隐于幕后,最后来一次黑吃黑,拿到剑意残卷,壮大浣花宫。

    现在浣花宫倒是有壮大的迹象,可他怎么就成了武林盟主了?不止不能暗中推波助澜,还得惩奸除恶,替天行道。

    叶沉鱼瞧着他脸色变幻莫测。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又教错了。的确,驯兽师抽完鞭子都是要给肉骨头吃的。

    自觉想通,叶沉鱼从空间中摸出那块绢布来,丢到正在出神的月离影怀里“给你。”

    她顿了顿,解释了一句“肉骨头。”

    什么肉骨头,月离影捧着那块绢布,茫然地看着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当做某种大型犬科动物训练了。

    叶沉鱼去摸桌子上的茶碗“你们不是都在抢这个东西?”

    月离影开始还很茫然,几息之后忽然醒悟过来,他们一直在抢的不是剑意残卷吗?

    他缓缓低头,看见一块被揉成一团的绢布胡乱地攥在他手中。他又抬头看向叶沉鱼,叶沉鱼刚喝完一口茶,无辜地回望着他“你不想要?”

    月离影现在根本回答不上来,他又低下头,静默了一息后,手足无措地将绢布拆开。上面的字迹铁画银钩“余自幼习剑……”

    字字带着凌厉的剑意,月离影只粗略一扫,便知道这就是真正的剑意残卷。

    他连雪影剑的边儿都没摸到,它就到了他手里?

    月离影几乎是恍惚着把绢布抚平的,他把上面的字句来回读了两遍,牢记在心,才想起叶沉鱼刚刚问了他话。

    他抬起头,见少女已经吃起了糕点,对他手中的东西毫无在意。

    在武林中引起滔天巨浪,因此灭了好几个门派、引无数人争抢的剑意残卷,在她眼中不比一块绢布强多少。不,或许在她眼中这就是块绢布,月离影想,所以才会将它胡乱地揉成一团。

    “你把它……”月离影堪堪找回来自己的声音,“给我了?”

    叶沉鱼咽下一口糕点,平静道“你们不是都在抢吗?”都在抢应该是很想要吧?

    “但这是剑意残卷……”月离影喃喃道,“这可是剑仙留下来的东西……”

    叶沉鱼一只手撑着下巴,老老实实地说道“在我眼中,它只是一块带着剑意的布。”

    她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剑意虽好,却还是差了点什么。”剑修的事她不懂,也说不上是差了什么。

    剑意虽好,却还差了点。月离影看着她,耳边回荡着这句话,一时语塞。也是,即便是剑仙孟云,恐怕也不是她的对手。她对他们争来夺去的东西当然不敢兴趣,兴许只当是在看一群蝼蚁在抢一块糖渣。

    武学之道,走到了叶沉鱼这个地步,这些外物又算得了什么呢?

    而人又是如何才能走到她这个地步呢?

    月离影心底忽然翻腾起一阵莫名的情绪,他机关算尽,在叶沉鱼面前依旧要极力讨好。巫桑教多年筹谋,蓄养蛊虫,以为无敌,在叶沉鱼面前与一只虫子无异。

    只有绝对的强大,才能无视一切的阴谋算计。

    月离影抿了抿唇,心中的激动和狂喜不由淡下去了,甚至有些空落。见过更好的,剑意残卷也就没有那么吸引人了。

    他收好被整个江湖趋之若鹜的绢布,说“我去放人……片刻就回。”

    叶沉鱼正在吃点心,闻言对他挥了下手,十分专心。

    月离影眼神复杂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往外走。刚刚走到门口,他又停下来回过头“你把它给我……是因为我想要吗?”

    叶沉鱼咬着半块糕点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给奖励当然要给他想要的东西。

    “……”

    月离影低垂下眉眼,垂落下来的发丝遮挡住他的神情,只露出抿平的薄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