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宿主你把刀放下 > 第三十八章 论正确的解药方式(三十七)
    把月离影摔在地上后,叶沉鱼没再动手,低头看着月离影大口喘息。

    好一会儿,月离影才喘过气来。

    叶沉鱼把人从地面上拉起来,月离影脸色苍白,冷汗顺着额角往下来。

    叶沉鱼好心地递给他一只绢布。

    月离影不敢不接,拿过来擦了擦汗,就听少女冷不丁问道“你抓这些人是为了什么?”

    月离影身子一僵,小心地说“你杀了人,但是藏着剑意残卷的那把雪影剑一直没找到……”

    “我猜测是有人拿走了,想要找出来。”

    叶沉鱼看着他“你刚刚说是为了引出内贼。”她刚刚也并未觉得月离影说的是假话,只不过她直觉上觉得月离影欠打,所以就打了。

    腹部的隐痛还没消失,每呼吸一下都泛疼,月离影低声说道“我是想做两手准备……若是你过来,我便说是为了引出内贼。”

    的确有内贼藏在武林盟中,也不算说谎。

    “若是你不管了……”他小心地瞄了叶沉鱼一眼,“我就想办法逼问出雪影剑。”

    至于之后抓住的人如何处置,自然就是怎么方便怎么来。

    月离影不敢说谎,更不敢把没说出来说出来。

    叶沉鱼有些后悔,她刚刚下手还是轻了。她上下打量了一会儿月离影,考虑要不要再来一次。

    月离影见她不说话,连忙说道“我什么都没做,那些人还好好的。你若不信,可以跟我去看。”

    “不如这样,”月离影拼了命抢救自己,“你先跟我进去坐坐,之前就一直说要你来浣花宫看看,正好今日你过来了。顺便也可以到地牢里看一看那些人是不是好好的,不曾收到苛待。”

    叶沉鱼不怎么关心那些人还活不活着,她在想这次任务究竟怎么样才算完成。

    她没反应,月离影愈发地心凉,拼命地想还能说什么吸引叶沉鱼的注意力“上次给你提到的那道菜,浣花宫的厨子正好会做,晚上的宴席便加上。等下我便吩咐他们才雪山嫩芽……”

    叶沉鱼心中一动,春意楼的菜虽然也不差,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每一样都没有月离影准备得让人舒心。

    叶沉鱼不考虑了,她直接绕过月离影往山门里面走去。

    月离影还在绞尽脑汁自救,见她二话不说往里走,一时愣住了。

    叶沉鱼回过头看他“不是说进去?”

    月离影茫然地点了点头“……好,进去。”

    走进山门的时候,他还有一种不敢置信——他这就活下来了?

    系统比他还不敢置信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一道菜就能收买你!

    如果一道菜就能收买叶沉鱼,那它这么多年为什么过得这么艰难?

    叶沉鱼眨了眨眼我以前没有吃过。

    她以前从不与其他人多做交流,从不曾有人跟她说哪道菜好不好吃。

    系统一时哑然。也是,任谁看到叶沉鱼这样的刀客都不会觉得她会贪恋口腹之欲。就算有人刻意接近,送得也是些高雅或者不染凡俗之物。

    倒是让月离影捡了便宜。

    任务没失败,又多了道菜吃,叶沉鱼心情显而易见地好了起来。她跟着月离影走到一处厅堂,坐下没多久就有人奉上了一盏茶。

    月离影亲手把茶放在她面前,掀开茶盖轻轻一抚,露出碧绿的茶汤来。

    他在叶沉鱼面前低着头,看起来低眉顺眼“雪山嫩芽,这天下只有凌华峰有这种茶叶。而且要用凌华峰上现取山泉水冲泡,才不失灵气。”

    “也只有在浣花宫才喝得到。”

    他把茶放在叶沉鱼手上,示意她低头看,无不妥帖。

    叶沉鱼低头看了一眼,茶汤碧绿,清香怡人。只消看上一眼,便知道这是上好的茶。

    月离影含笑“冷热正好,尝一尝吧。”

    叶沉鱼端起茶碗抿了一口,只觉得唇口回甘,忍不住又喝了一口。

    月离影把桌子上的糕点往她身边推了推,说“我去交代他们晚上的菜色,你稍等片刻。”

    说罢,他转身出了厅堂。

    叶沉鱼一口口轻抿着茶汤,体会甘甜混着清香的滋味。

    月离影准备的,果然是好东西。

    系统在一侧凉凉地开口应该说他给你准备的都是好东西。

    它顿了一下,颇为愤恨地说道你别光顾着吃喝,小心被温水煮了青蛙,完不成任务!

    叶沉鱼又喝了一口我觉得可以……他不敢。

    系统……倒是的确不敢。

    它又不怎么甘心难不成你要在这里看他一辈子?

    叶沉鱼我想换个方法试试。他天天折腾来折腾去,其实就是为了一小块绢布。

    系统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你要干嘛?

    叶沉鱼把茶碗放下,对着虚空说道所以我想,我那块破绢布给他不就得了。

    人家那个叫剑意残卷,武林至宝!破绢布是什么鬼?

    系统整个程序都不好了而且你把剑意残卷给他了,之后叶沉香怎么办?这种东西一般都是给支柱人物的。

    我的任务是让他改邪归正……茶汤里的倒影歪了歪头,叶沉香关我什么事?

    系统你……

    它还没来得及说完,出去的月离影已经回来了。

    他换了一身月白色的袍子,深神色看起来轻松了不少,身后两名浣花宫的弟子压着一个人走了进来。

    他走到叶沉鱼面前,让开身体,让叶沉鱼看他身后押着的那个人。

    那人被堵了嘴,面色青白,眼神慌乱。

    叶沉鱼回想了一下,好像曾经看过这个人的面孔,在神剑山庄那一群人中。

    她抬头用眼神询问月离影是什么意思。

    月离影含笑道“我虽然做了两手准备,却不曾骗过姑娘……”

    他后退一步,把那人口中的布扯了下来,温和地问道“说一说你是怎么跟那些人商量用蛊虫控制中原武林的?”

    不知他用了什么手段,那人吓得浑身颤抖,也不敢看叶沉鱼也不敢看他,哆哆嗦嗦地交代了一堆,跟月离影猜测不离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