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雪夜行 > 雪夜狼行 第二十二章 步杨明的灾难
    皇后的突然到访打乱了北冥城所有的节奏。

    步扬尘率领哀嚎雪狼步扬家族全体成员及尚在北冥城的封臣领主出城迎接,步扬明置身其中。

    尽管光明城来的一行队伍仓促凌乱仪仗不全,但慕容恪拿出了女主人的所有热情,她和青丘有容相互称赞对方的美貌。

    两个女人也确实各有千秋,一个妩媚妖娆,一个风情万种。

    慕容恪热情洋溢地向青丘家族的人介绍自己的几个孩子,尤其是步扬琳。

    “琳儿能歌善舞,知书达理,皇后大人,您真该抽空去见见琳儿的女红,她的手实在是,实在是太巧了。”

    “我对此深信不疑,”青丘有容上前拉着步扬琳的手说,“瞧瞧这小手,跟白葱似的。”尽尽管青丘有容心急火焚,担忧着光明城的一切,却依然不的不耐着性子和慕容恪闲谈。

    但在介绍步扬楠和步扬明时则是一句带过,母亲说“这是我的小女儿步扬楠和小儿子步扬明。”

    青丘有容和青丘有勇这两人步扬尘都认识,在来之前已详细告诉家人他们的音貌特征,但看见拄着黑杖的青丘有病时,他还是楞了一下,他并未见过此人,也未听说过青丘家族还有第三个孩子。

    “步扬大人,请容我介绍,”青丘有勇只好上前,拉着弟弟的手上前,“这是我的弟弟青丘有病,是我们青丘家族第三个孩子。”

    “见过步扬尘大人,”青丘有病上前行礼,“我只是恰巧和哥哥姐姐们同道,还要赶往别处,只是叨扰两天。”

    步扬尘点点头,并没说什么。

    慕容恪却一脸惊奇,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能生出青丘有容和青丘有勇这么俊俏艳丽的人,怎么可能再生出青丘有病这种丑陋残疾,对,那种残疾一看就是天生的。

    正式的见面礼一结束,步扬家族的人便簇拥着青丘有容青丘有勇前往雪狼厅,青丘有病并没有跟上前去,似乎也没有人留意他。

    步扬明也没有跟上前去,他望着青丘有勇的背影,实在是搞不懂,一个高大英俊,有着闪亮明目和利如刀锋笑容的男人,居然和眼前这位拄黑杖有着扭曲怪脸的残废居然是兄弟。

    “你真的是青丘家族的人?”步扬明问。

    “您真是位善良的小孩,他们一般都问我你真的是人?”青丘有病挤弄着大小眼看着步扬明。

    “呵呵,”步扬明格格笑,“你真有意思。”

    青丘有病想伸手摸摸孩子的头,手却在空中凝固了。

    一双黄眼静静出现,满怀敌意地盯住他。

    “这是只狼?”青丘有病缩回手来,看着灰狼问。

    “嗯,是我的狼,可是我还没想好它的名字,”步扬明指着灰狼说,“你可以摸摸它。”

    青丘有病才不要去摸狼,问“你为什么不跟着哥哥姐姐们进去?没准有好吃的。”

    “我才不要去,没人跟我说话,还要规规矩矩坐好几个时辰,”步扬明歪着头又问青丘有病“那你为什么不去?你也坐不住?”

    “不,我能做主,但我若在,他们还能吃的下还喝的下么?”

    看着青丘有病的古怪模样,步扬明轻轻地笑,这人丑是丑了点,可病不惹人讨厌。

    “你会爬树么?”

    “我?爬树?”青丘有病无奈地摆摆自己的黑杖“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最爱爬高了,无论是树或高塔,高墙或者丘陵,”步扬明又小声对青丘有病说“但你不能告诉我妈妈,也不能告诉苏老师,他们不能容忍。”

    “哈哈,都一样,这世界上孩子喜欢做的事没一件父母是支持的,好在我的父母并无这方面担忧,他们断定我并无调皮能力。”

    “不过话说回来,你为什么爱爬高呢?”青丘有病向来对小孩有交流的欲望。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能看的很远,想看的更远,我必须站的足够高。”步扬明一脸稚气地说。

    “看的很远?有意思,你能看见那里有什么?”青丘有病用黑杖指着刚才路过的一处地方,那里离他们现在所站足有五百米。

    “有三片树叶,还有一块石头,您刚才一定经过那里,因为有片树叶被您的黑杖点了个窟窿。”步扬明轻扫一眼,摇头晃脑地说。

    青丘有病则好奇地睁大了双眼,尽管他的双眼睁大了也是大小眼。

    “不跟你玩了,我可以爬的更高,也看的更远。”说完步扬明小跑着离去,灰狼紧随其后。

    步扬家族真是都是些稀奇古怪的人,他们每个孩子都有狼,还有如此奇异的小孩,难怪步扬家族屹立这片大陆数千年之久。

    青丘有病胡思乱想着,也不知道姐姐哥哥们和步扬尘谈的怎么样,姐姐已当了十五年的皇后,这点事应该能谈妥当把,更何况慕容恪好像对他们还是很热情的。

    步扬明已经跑远,小子,再过二十年,我也不可能跑的有你现在这么快,青丘有病无奈转身离去。

    对于步扬明来说,北冥城的城墙高塔、庭院甬道就像座灰石砌成的广袤迷宫。城堡比较古老的地方,无数厅堂四处倾斜,容易让人产生不知置身何处之感。苏北河老师曾说,几千年来,北冥城就像一颗不断蔓生的石头巨树,枝干扭曲,盘根错节。

    步扬明穿过错综复杂的倾颓古城,爬到接近天空的地方,全北冥城的景致一览无遗。他很喜欢北冥城在他面前展开辽阔全貌,城内一切熙来攘往、人声畜叫都在他脚下,唯有天际飞鸟在头上盘旋。

    步扬明在高处,看着静默无语的神秘森林,看着市井讨价还价的商贩,看着远处的流水与雪原,仿佛自己才是这里的主人,即便是父亲,恐怕也没有体会过如此境界。

    步扬明也恰是如此,发掘出千年北冥城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比如当初筑城者并没有把北冥城附近的地势铲平,所以城墙外不但有起伏丘陵,还有溪涧峡谷。

    他还发现一座密闭的桥道,可以从高塔的四楼直达鸣钟处。而从南门进入城内,顺着门梯爬五层,便能找到一条狭窄的荒废石道,它可以绕行北冥城,最后抵达位于千百尺高墙阴影下的北门底层。步扬明相信没人知道这条路,即便是北冥城岁数最大的老者。

    母亲慕容恪一直很害怕步扬明那天会不小心从树上或高墙跌下摔死,着实操碎了心。任步扬明如何保证,她都不肯相信。

    不过也确实如此,步扬明的每次保证都没超过一个礼拜。

    甚至有一次父亲步扬尘同样大动肝火,罚他去祠堂面壁思过,谁知第二天清晨,下人们送来早餐时步扬明不见踪影,一通人仰马翻的满城寻找后,最后人们在祠堂最高处的横梁上发现他正睡的香甜。

    尽管步扬尘气的要死,还是指挥着下人们搬来梯子,他很想知道自己这个小儿子是如何徒手爬上去,百思不得其解。最后不得不半笑半生气地说“你一定不是我儿子,你应该是松鼠的儿子,算了,如果你真非爬不可,就别让你母亲发现,她已伤透了心。”

    母亲慕容恪并未死心,还动用过很多招数。

    首先是照顾步扬明的容妈妈,这个六十余岁的老妇人,她给步扬明讲了一个阴森的故事,说从前有个不调皮的坏小孩,就爱偏高上低,然后在高塔被怒雷惩罚,被雷活活劈死,然后雪鸦还来啄他的眼睛。

    怒雷并不常见,但高塔真有雪鸦成群结队,七国的鸦唯有北冥通体洁白,这里的鸦被叫雪鸦,但很快步扬明找到了破解之法,他每次出门口袋里装满玉米粒,一上塔顶,雪鸦便都开开心心聚拢过来从他手心啄食,顾不上理会他的眼睛。

    苏北河老师用陶土捏成男孩模样,还给泥人穿上步扬明的旧衣服,然后从高高的城墙扔了下去,好让步扬明明白若换做是他自己,是个什么凄惨下场。尽管实验做的生动而有趣,但步扬明不为所动,“它的腿不会动,而我,是不会摔下去的。”

    此外,参与慕容恪计划的还有城里的守卫,有一段时间,只要他们发现步扬明在高处,就会吆喝追赶,想把他赶下来。

    但对步扬明来说,紧张刺激的追逐战开始啦,简直就像冒险游戏,而且他每每获胜。卫兵们并无他的本事,后来干脆放弃装作没看见。

    最喜欢的还是登上人迹罕至的地方,看着北冥城以一种不曾为他人展示的模样,在他眼前灰蒙蒙地呈现出来,他可以俯瞰北冥。

    尤其是在皇后驾临北冥城这几天,母亲和姐姐步扬琳每日陪着青丘有容几乎寸步不离,父亲和哥哥步扬飞忙着调集军队,大家都没时间搭理他。

    步扬明从高处望见数百面哀嚎狼旗下汇集着无数的狼战团勇士四面八方涌向北冥城,运送物资粮草的马车连绵不绝如同溪流,勇士们穿上皮革衣服外套锃明铠甲,刀枪林立利剑出鞘,此起彼伏的号角声响彻北冥城。

    这是要打仗了么?步扬明一脸兴奋,自己曾在书上看到十五年前父亲大人亲征黑暗之城的描述,那时自己尚未出生。

    不知道父亲大人这次会不会带上自己?经过步扬明小脑瓜的一阵分析,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从大人们的口中得知父亲将出任光明城的相国,而姐姐会嫁给皇太子皇甫彰,之后会贵为皇后,步扬明幻想着自己也能骑上高大骏马,是的,是真正的马,不是他平日里骑得小马,骏马会载着他踏上光明城的巍峨城墙,他就能俯瞰天下了,不是么?

    然而灾难发生在皇后驾临北冥城的第五天。

    几乎毫无征兆。

    在数天的军事部署几近完成,大军即将开拔前往光明城的那个清晨,人们睡的都很香甜,毕竟数天忙的人仰马翻。

    之前父亲不同意他跟随大军前往光明城,说他太小,哥哥步扬飞跟随父亲带领军队,姐姐步扬琳跟去也可理解,这是要和皇太子成婚,可凭什么步扬楠也跟着去,她比自己可大不了几岁,步扬明赌气不与父亲说话。

    但是,他可不愿意放弃看着北冥城的大军开拔的壮丽时刻,为此,步扬明起了个大早,城内所有的高处他都了如指掌,而这颗巨大的高树,正好是最适合观看的地方,步扬明悄悄爬进树梢,等候大军开拔。

    这颗树巨大而森茂,或许是北冥城年龄最大的树,没有谁能说清这棵树的真实年份,北冥城的人们供奉这棵树为神树,在树枝上挂满祈福许愿的红色丝带。

    步扬明平时可不敢爬这棵树,真爬上来却发现,这棵树确实够大够高,庆幸自己选了个好地方。

    他先看到的是皇后的瘸子弟弟,正和父亲告别,看来瘸子大叔并不和父亲大军同行,而是去向别的地方,而父亲,似乎给了这个瘸子足够的尊重。

    待上了树选个树枝坐下,却看见下面一间阁楼的窗户开着半扇,对了,那时母亲为皇后准备的房间。

    咦,房间里有个男人,这人高大的身形背对着自己,无法看清容貌,想这么早的清晨,谁能穿着睡衣待在皇后的房间呢?

    皇后和那男人正说着什么,太远自己却无法听清。

    “别动,对面有人。”青丘有容轻声喝令男人。

    “那里有人?”男人问。

    “对面那棵树上,天杀的,一定有人,我感觉到了。”青丘有容带着一丝慌乱。

    “你就是疑神疑鬼,我见过那棵树,相信我,没人爬的上去,再说这么早,谁会爬一棵树,有人也看不见这里,这么远的距离。”男人毫不在意地闪身角落去穿衣服。

    “不行,必须去看看,必须慎重,必要时……”青丘有容没有往后说,他觉得男人懂。

    “好好好,我的皇后大人,我去看看,树上有没有雪鸦或者麻雀。”男人转身轻声下了阁楼。

    步扬明的心思并不在皇后的房间,他把眼光投向北冥城外,数百座帐篷搭建的片片营寨,聚精会神等待大军开拔。

    那男人蹑手蹑脚来到树下,看到树上确实有个身影,身影不大,像是个孩子,繁密的树枝遮住了孩子的容貌,他无法看清,不过这说明青丘有容感应是正确的。

    这么远的距离,这孩子应该什么也看不到,不过还是应该给他点教训,那男人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冲着树上全神贯注远望的身影狠狠砸去。

    这块石头击中了步扬明的后背,他慌乱中想用手去抓紧树枝,但好像手脚并不听从使唤,他开始脱离树,如同这颗巨树的一片树叶,开始落向地面。

    男人快速离开。

    “砰”的一声,步扬明沉重地摔在北冥城坚硬冷冰的土地上。

    四周一片寂静,北冥城尚未醒来。

    正当青丘有病告别步扬尘,抬腿要上马车时,巡逻兵狗喘般跑过来,扑倒在步扬尘的脚下,满脸是泪带着哭腔说到“领主大人,大事,大事不好了。”

    “说,到底怎么了?”步扬尘也随着焦急起来。

    “明公子,领主大人,小主人他……”巡逻兵泣不成声。

    “明儿怎么了?”步扬尘几乎怒吼。

    “小主从神树上摔下来,现在正不省人事。”

    步扬尘如雷轰顶,“前面带路!”他下达了简短指令,几个卫兵跟上一行人匆匆离去。

    小主人,步扬明?前几天看他还好好的,青丘有病也着实喜爱这个年岁虽小却一片鬼机灵的小孩。

    青丘有病从马车上抽回残腿,叫赵三回去暂且等候。

    他实在是搞不懂,按照自己的剧本已经走到这般关键时刻,几近大功告成的时刻,那里又出了什么幺蛾子?

    难道老天戏弄自己还嫌不够?

    至于巡逻兵所说的神树,自己抬头就能看见,怎么就没发现树上什么时候有个小孩呢?

    青丘有病拖着残腿拄着黑杖,向树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