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雪夜行 > 雪夜狼行 第七章 慕容恪的烦恼
    十八年前慕容恪嫁到北冥城的时候,年方十八。

    作为望海城的小郡主、慕容世家的掌上明珠,慕容恪自小的梦想就是嫁个英雄。

    所以当父母说把她嫁到步扬世家的时候,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天下谁不知道步扬尘就是英雄,且相貌俊美。

    十八岁的她没怎么出过远门,不知道三千八百里是个什么概念,南方望海城长大的她也不知道塞北的冷是个什么概念。

    “冷?冷就多加件衣服!”慕容恪如是说。

    所以当她面色凄苦内心甜蜜地告别父母,欢欢快快跳上马车的时候,她还只能算个小姑娘。

    马车行到半道,从下人的窃窃私语和交头接耳的诡异表现她看出端倪,一问才知道,她要嫁的不是步扬尘,而是给步扬尘他爹,塞北之主步扬宇做续弦。

    那不成了步扬尘的后妈了,这下慕容恪不干了,装疯卖傻闹着要回去。

    护卫统领武大可嬉皮笑脸地说“嫁给步扬宇成为北冥城的夫人,天下多少姑娘做梦都能笑醒啊。”

    “我呸,你咋不去嫁?”慕容恪圆瞪杏目。

    “小的想啊,奈何实在不行啊。”武大可厚着脸皮说。

    “停停停,”慕容恪在车里呵斥,“停车!”

    车队停下,武大可小跑着凑到马车窗前,“小姐,又有何吩咐?”

    “我要去游玩,我要去看牡丹!”

    “小姐,咱还是赶路吧,咱们望海城的花您还没看够么?”

    “你敢顶嘴,我还是不是望海城的郡主?”

    “这、这,小的遵命。”

    武大可只好带着慕容恪去游玩,几次慕容恪要偷偷溜走,奈何人生路不熟,都被武大可事先安排的人堵个正着。

    “我说你怎么跟狗皮膏药似的?”

    “小姐见谅,我不是怕您有个闪失不是。”

    慕容恪生着气,上马车继续赶路。

    又行了几日,一个护卫连滚带爬去给武大可送信“统领不好了,小姐快完了!”

    武大可连着两脚踢在护卫身上,“你妈才快完了,你爹才快完了。”

    待到武大可赶到马车跟前,只见慕容恪口吐白沫两眼翻白,也是吓了一跳,只听慕容恪虚弱地说“我中毒了,快回望海城,我爹才有独门解药。”

    武大可才不上当,慎重起见停车下马请郎中诊断了三四天,也没查出啥毛病,令人把小姐抬上马车,继续赶路。

    慕容恪没了招数,不再吵闹,任由马车北行。

    待进了北境之内,铺天盖地的寒冷袭来,慕容恪上下牙打颤,在马车里问“来、来、来人,这是、到、到、到了地府么?”

    武大可头戴瓜皮帽在外面顶着风雪,身上裹的像个狗熊一般上前回话“大、大、大小姐,快、快、快到了,就、就、就差五、五、五百里了。”慕容恪在车里差点晕厥。

    正是如此,送亲的队伍盛夏从望海城出发,深冬才到达北冥城。

    等众人把马车打开,穿着最厚的衣服,铺着最厚的褥子,盖着最厚棉被的慕容恪,依然被冻得不省人事。

    众人七手八脚施救,等到慕容恪三天后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不是步扬宇,而是步扬尘。

    原来在送亲队伍磨磨蹭蹭前行的半年时间里,步扬宇被黑暗之城的墨夷统召见,去商议军国大事,任谁也没想到的是,步扬宇再也没能回到北冥城。

    雪信子传来消息,步扬宇死在了黑暗之城。

    听到这个消息,慕容恪不知道这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是该笑一笑还是该跟着步扬尘一起哭,她可是新娘子啊,怎么能哭呢。

    慕容世家送亲的队伍还在北冥城等待婚礼回文,步扬尘匆匆继承了爵位后,以塞北之主的身份迎娶了慕容恪,慕容恪满心欢喜。

    新婚之夜,步扬尘掀起慕容恪盖头的红纱,仔细端详自己的新娘。

    “看什么看,我差点成了你后妈。”

    “我也是刚发现,你长得挺像我妈的。”

    “呸,不要脸,见人家漂亮就说像你妈。”

    “要不,我喊你声妈试试?”

    “你敢,你这还英雄呢,哎,哎,干嘛你,”慕容恪挣扎几下两人便扭成一团。

    两人新婚后的第八天,送走了慕容家的送亲的队伍,步扬尘穿上戎装,打着为父报仇的旗号,带领狼战团加入联军,围攻黑暗之城。

    慕容恪亲自送丈夫出征,给他戴上象征吉祥的吊坠。

    但她没想到的是,这场战争整整打了一年。

    更令她没想到的是,当她怀抱刚出生的婴儿,迎接步扬尘凯旋归来想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的时候,步扬尘也抱着一个婴儿回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惊吓。

    瞬间,喜庆的迎接场面变成了点燃的火药桶。

    “刷!”慕容恪左手抱着婴儿,右手抽出步扬尘的佩剑,挥剑就砍,步扬尘左躲右闪,撒腿就跑。

    慕容恪挥剑在后面追。“说,野种是谁的?”

    “夫人,这是我的骨肉。”

    “说,跟那个野女人鬼混下的。”

    “夫人,没影的事。”

    “没影的事野种那来的?”

    “夫人,这是我的骨肉。”

    ……

    两人边追边跑,边跑边喊,下人们听了暗自偷笑,北方民族两口子打架,掀房子拆屋都有,谁去管这种闲事。

    追打了一天,慕容恪跑不动了,“咣当”一声,扔了宝剑,坐在门槛上喂奶,步扬尘也抱着孩子凑过来,慕容恪白了一眼丈夫说“总的一个一个来吧。”

    谁让她爱这个男人呢。

    万幸的是,没带个女人回来。

    夜幕降临的时候,慕容恪给两个孩子都喂完奶,孩子由仆人抱走,两人总算能坐下静静的谈。

    “孩子那来的?”

    “夫人,这个事以后不要再提了好不好。”

    “那你总的给孩子起个名字吧?”

    “你生的孩子以后会继承我的爵位,我希望他的人生之路又高又远,就叫步扬飞吧。”

    慕容恪听了满心欢喜说,“你的那个我来起,你说他是没影子的事,就叫步扬影。哼!”

    步扬尘苦笑一声说,“全凭夫人做主。”

    “对了,杀父亲的凶手找到了?大仇报了?”

    “没有。”

    “嗯?怎么回事?”慕容恪问丈夫。

    “我见到墨夷统的时候他已经是一具尸体,我无从问他谁杀了父亲。”

    “你怀疑不是墨夷统?”

    “应该不是,墨夷统正与联军打的昏天暗地,步扬家族一直保持中立,他即便拉拢步扬家族不成,又何苦杀了步扬家族的领主引火烧身?”

    “既然怀疑墨夷统没有杀了老领主?夫君为何带狼战团攻打黑暗之城?”慕容恪都听糊涂了。

    “我的夫人呐,”步扬尘用胳膊搂紧慕容恪的肩头说到,“我若不出兵,天下人会笑我不报杀父之仇,笑步扬世家不报杀主之恨,那步扬世家和北冥之城,将如何立于天地之间。”

    慕容恪这才体会到丈夫的不易,扑到男人怀里紧紧偎依。

    吐信金蟒的皇甫雄主宰光明城后,给步扬世家送来了“北境守护”的巨匾和印信。

    北境之内的大小领主家族,归属北境守护管辖。

    北境之内的领主世家,齐聚北冥城拜见,他们单膝跪地向步扬尘宣誓效忠,步扬家族张灯结彩,摆了三个月的宴席。

    而杀死步扬宇的凶案,成了步扬世家待解的谜题。

    随后十五年,时光过得宁静而悠闲。

    慕容恪渐渐习惯了这里的风这里的雪,四个月的夏天和八个月的冬天,习惯了这里的民俗习惯了这里的饭食。

    而且她跟赌气似的,连续又生出了步扬琳、步扬楠和步扬明,步扬家族的人丁从来没有像现在般兴旺,步扬尘左拥右抱都抱不过来的娃娃,步扬尘对慕容恪更是疼爱有加,给南方慕容家族送去五千张兽皮。

    “怎么,一个孩子才顶一千张兽皮?”慕容恪发难问步扬尘,尽管她清楚其中一个孩子不是她的。

    “不不,他们每一个都顶的上北境的一切,”步扬尘站在慕容恪身边爱恋地说,“包括我的性命。”

    “不许胡说,”慕容恪去捂步扬尘的嘴,“我希望他们每一个人以后都是大英雄。”

    “那不还有两个女孩子嘛,她们也是大英雄?”

    “不,但她们会嫁给大英雄。”

    步扬影也跟着她的儿子步扬飞一起快速长大,这个来历不明的孩子比他的儿子个头还要高,手臂也更强壮,关键是每次两个孩子一起玩,步扬飞永远是个小跟班。

    由于没有妈妈的疼爱和慕容恪的冷落,步扬影这个既敏感又脆弱的孩子学会了察言观色,每天尽量躲闪着着慕容恪,一有机会就溜出去和市井流民家的孩子们打成一片。

    步扬影指挥着一群孩子玩七国攻打黑暗之城的游戏,找了铁匠家黑胖子小孩站在石台上扮演蝙蝠王,他则用破布快系在脖子当披风,拿树枝当武器扮做步扬尘,指挥着一群小孩对黑暗之城发起进攻,慕容恪在城堡的塔楼里看着这一切,全身剧烈的颤抖,他怎么敢扮步扬尘!这个衣衫褴褛满身泥污的小孩,只能是某个小贩或者农夫的女儿生下的野种,自己的孩子才是未来北冥城的城主!

    这时,步扬飞走到跟前,拉着她的手说“妈妈,我也想去,我想去和影弟弟们一起玩。”

    “啪”慕容恪一个耳光打在步扬飞脸上。

    “哇哇”孩子放声大哭,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慕容恪蹲下身来紧紧抱住步扬飞,“孩子啊,我的孩子,你快点长大吧,你可千万不要输给你的弟弟啊。”说完,她的眼泪再也忍不住,默默地流了下来。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