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雪夜行 > 雪夜狼行 第四章 诸世海的危机
    “老相国,主子还等着您呢,”虽然已进了光明城皇宫的内廷,铁枫林还是禁不住催促,“咱们还是快点吧。”

    “老了,我这两条老寒腿哪里能比得上你们这些个少年翘楚,”诸世海回过头,任花白的发须寒风中飞舞,带着浅浅的笑意对铁枫林说,“你爹还送过我几副治腿的草药呢。”

    铁枫林闭上了嘴,尽管他出身名门又少年得志,可前面这位晃晃悠悠风烛残年的前朝老臣当年入仕的时候,自己爹尚未出娘胎。

    这尤其加剧了这位少年御林军统领的兴奋,他的呼吸有些急促,压抑着莫名的兴奋和紧张,胸前的千面青狐徽像上下起伏。

    一条并不长的走廊,诸世海走了近四十年,从青丝走成白发,从少年走到耄耋,他甚至能叫上两边廊柱的名字。

    他走过这条走廊的四十年里,前二十五年属黑暗之城,今年则是光明城的第十五个年头。

    遥想最初这些廊柱曾经一边雕刻的是令人恐怖的黑色蝙蝠,另一边是微笑着的神秘女人像。

    黑色蝙蝠是前朝统治者墨夷家族的徽像,而神秘的女像则没人能说清。

    廊柱还在,上面的雕像被用斧头凿去换成新任统治者的皇甫家族的徽像吐信金蟒。

    这座城也由黑暗之城改为光明城。

    呵呵,光明城,身旁跟着的后生小子都未必知道,这光明城的名字还是他诸世海起的。

    没有什么军队能攻破黑暗之城,按理说是这样。

    即便此事已过去十五年,诸世海亲眼目睹了一位青衣小将用银枪捅穿了前王的胸膛,眼睁睁看着小将用前王之血染红青色战袍,诸世海仍持此执念。

    他没有资格杀王,即便是青丘家族的人也没有资格杀王,只有真王才能杀王,七国尽是些卑鄙龌龊和下贱的鼠辈。

    黑暗之城被攻破时诸世海曾和一班同僚跪地赴死,看着一颗颗脑袋滚滚落地,直至刽子手在他面前举起屠刀,诸世海仰头去看,阳光通过鬼头刀反射到他眼睛里有些刺眼,轮到自己了,他努力伸长脖颈,好让刽子手方便些,这是目前自己唯一能做的善行了。

    “住手,”随着一声怒斥,一白一黄两人带着一行人众匆匆走来,白袍人蹲下用粗壮有力的手托起诸世海犹如托起几根树枝,身上的白色大氅用白金圆环系住,圆环中间铸着雪白的狼头,双目血红,张口扬天哀嚎。

    “谁让你们滥杀无辜的?”白袍人扭头怒斥监斩的青衣小将。

    “他们可算不上无辜,这都是罪王的帮凶,我刚刚宰了黑蝙蝠罪王,现在自然要把他们这些个余孽杀个干净。”青衣小将说着还努力挺起胸膛,好让来人看清他胸前的族徽千面青狐。

    他们青丘家族的人也不是好惹的,自己作为“屠王者”的身份在这个时候可不能在下属面前丢了颜面。

    “呸,”白袍汉子冲着青衣小将啐了一口,“你这破落户里的腌臜东西,也配杀王。”说完也不理那腌臜东西,转过头来对诸世海说“世海兄,受惊了。”

    “还好没来迟,活猪没变成死猪,”黄衣人上前和诸世海打趣,蒲扇般的大手拍诸世海的肩头,诸世海差点没打个趔趄。

    二年前这二位封地领主来黑暗之城觐见,他以相国之名尽东道之谊,三人还曾开怀畅饮。

    如今人家是胜利之师,自己是阶下之囚,命运之轮真是半点不由人啊,诸世海喃喃地说“罪臣该死,该死……”

    “你们中土人士不是有句话,王让臣不死,臣就不能死,”黄衣汉子身材高大魁梧,丝毫不输给白袍人,面色红润,身上绣着金蟒的徽像蜿蜒曲折,张口露牙吐着分叉红信,“现在,我令你不死。”

    “这下好了,新任黑暗城主有令,世海兄,你可要执行啊。”白袍汉子笑呵呵地说到。

    “噢,我的老天,快饶了我吧,黑暗之城,也就死蝙蝠能想出这种名字,我亲如兄弟的步扬老弟,快替哥哥改了这名字吧。”黄衣人说。

    “我可没这能耐,眼前守着天下第一智者,你可别想让我出丑现眼。”

    两人说完,都把眼光来看诸世海,诸世海身材中等,站起平视正好看到两人前胸,左边那人胸前绣着吐信金蟒的是皇甫家族的皇甫雄,右边人胸前绣着哀嚎雪狼的是步扬家族的步扬尘,这片大陆最有实力的两位封臣领主就这么静静地站在诸世海面前,城外厮杀尚未绝熄,不时传里刀剑碰撞生灵哀嚎的惨叫。

    “杀来杀去,换来换去,百姓不就要图个光明的生活嘛,谁能给他们带来光明,他们将尊谁为皇,二位领主既然不喜欢黑暗,不妨就叫光明城。”

    说完,诸世海依旧平淡从容地站着。

    这份平淡从容的代价是他几十年身居高位如履薄冰换来的,无从模仿也无从学习,无论他面对什么,哪怕是雪亮的鬼头屠刀亦是如此。

    “光明城、光明城,这名字好,”皇甫雄对这个名字相当满意,左右拉起步扬尘和诸世海。

    “我们三人联手,创他个万世光明基业,老诸啊,哎,这称呼真别扭,但我以后还这么叫,你就是咱们光明帝国的第一任相国,哎呀,我的老天,你笑上一个嘛。”

    “满地人头乱滚,外面尚在血肉横飞,你又不是不了解咱们的诸老相国,让他如何笑的起来。”白袍人不失时机进言。

    “对,对,我就说嘛,打仗我行,治国还是靠你们,”皇甫雄扭头对青衣小将斥到,“青衣服腌臜东西你给我滚过来,这些人都是你杀的吧,你来埋,黑蝙蝠要以王礼葬之,费用你们青丘家出,对了,你去传令,再枉死一个百姓,用你的狗头抵命。”皇甫雄安排完毕,问诸世海“诸相国,这样安排妥当不?”

    诸世海苦笑着说“如此甚好。”

    “哈哈,走,咱们去看看死蝙蝠去,晚上还有庆功宴呢,步扬老弟海量,这次必须分出高下。”

    “大哥放心,不管打仗还是喝酒,兄弟从来舍命相陪。”

    “哈哈哈……”

    十五年岁月恍如隔世,如同秋叶离开树枝,飘落于地,化作尘土无影无踪,诸世海更老了。

    他在御林军统领的“看护”下走完这条走廊,意识到自己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他还从来没在御林军统领的陪同下入内廷觐见,而且,半个月前,御林军统领还是自己的好友封啸山。

    走廊已到尽头。

    该自己面对的,该自己走的路,又有谁能够替代呢?

    哪怕硬着头皮,哪怕用尽全力,只能自己去走不是,至于走到哪,交给上天吧。

    抬腿进了房内,里面坐的并不是皇甫雄,而是一个绝色的女子,青丘家的长女,光明帝国的皇后青丘有容。

    这个女人在美艳之余有双摄魂的眼睛,举止高贵优雅身材纤细高挑,浅淡透黄的丝缎衣服上绣着吐信金蟒和千面青狐两个徽像,彰显她高贵不凡的地位。

    十五年前皇甫家族和青丘家族联姻的时候就遭到诸世海竭力反对,他不止一次向皇甫雄斩钉截铁进言此事不可,他更看好步扬尘的妹妹步扬冰。

    皇甫雄的话至今晃荡耳边老诸啊,打仗靠兵,治国靠金,青丘家有的是金山银山,更何况,你是没见那个女人,苍天可证,那个女人实在是令人挠心啊,太招人了,最虔诚的修行者都会为之还俗,就是你,老诸,你也会心动。

    如今,这个“令人挠心”的女人就端坐在眼前,诸世海没有心动,而是心惊。

    这个青丘家族的女人因为诸世海反对联姻而对他毫无好感,可十余年相处也算相安无事,诸世海上前行礼到“老臣参见皇后。”

    “诸老相国,快坐下,”青丘有容满面春风招呼,待诸世海颤颤悠悠坐定,“实在是有了要紧之事,我一个女人家家,难以定夺,特请诸老相国给那个主意。”

    诸世海目光紧盯地面,谦卑地欠身说到“皇后在上,您请讲。”

    “那好,如今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有些事也不敢瞒着老相国了,皇甫雄疯了,为国家考虑,咱们要选个新皇了。”青丘有容轻松地说,仿佛皇甫雄是她一个不相干之人。

    皇甫雄疯了的传闻已传遍京城,他早有耳闻,但对这个女人直呼皇甫雄名讳还是让诸世海不舒服,但这些小节似乎当前也没什么重要的了。

    “光明帝国有您与皇生下的太子皇甫彰,继任者自然是皇太子,皇后您以为呢?”

    “这个自然,”女人依然明媚而面带笑容,声音似百灵般好听,这是自小受到严格礼仪教育的产物,透入骨髓。

    “可彰儿才十三岁,还难以理政,是不是应该找个人来摄政呀?”

    四十年的仕途生涯告诉诸世海,这并不是在征求他的意见,谁来摄政的人选早已想好,不过是要借诸世海的嘴说出来,并借诸世海的威望颁布七国,这是他这个糟老头子至今依然活着的唯一理由。

    诸世海似乎在沉思冥想,青丘有容悠然的等,不时端起手边的茶杯抿上一口。

    诸世海却不是在想谁来摄政的问题,谁来摄政,眼前这个女人就想,虽然她没这个脑水但她有这个胆量,要么就是她的父亲青丘家的领主青丘灵力。

    她是在等自己说出来而已,端起的茶杯,屏风后面斧影绰绰,这是要摔杯为号,随时要自己老命的架势。

    诸世海心中暗笑,太看得起自己这个糟老头子了,别说刀斧手,就是弱不禁风的青丘有容亲自举刀,自己这把老骨头也肯定不是对手。

    诸世海在隐隐的担忧,十五年前的经历会再次重演。

    皇甫雄这颗大树倒下,皇族便会失去强有力的塞北之主哀嚎雪狼步扬家族的支持,七国蠢蠢欲动,占山的草寇都会自立为王,联军会再次攻破这座古老的城池。

    自己呢?倘若再次被俘如何在天下立足?

    青丘有容可没想这么多,她看到光明的前景如同帝国的称号,光明帝国。

    她将立于这片大陆的巅峰,无人等够企及。

    青丘家族也将强势崛起,帮自己稳固帝国的统治,或许能够扫平四方诸侯,数千年来,还没有那个男人真正统一这片大陆,乱七八糟的诸侯及家族领主林立成何体统?

    她在静静地等待答案,诸世海在静静地想。

    这间百十平方的宫廷深处一片死静。

    太过安静会给人予压力,诸世海便感觉压力如山般袭来,他正要开口说话打破这死神来临般的安静,有人抢了先。

    “不要睡,不要睡,给你们说了不要睡,告诉七国,告诉天下,不要睡,不要睡……”

    外面传来鬼哭狼嚎般的声音,是皇甫雄在四处游荡着喊叫,看来这个女人没有撒谎,皇甫雄疯了。

    “不要睡,不要睡,传我皇令,不要睡,通告七国,不要睡,不要睡……”这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几近在耳边哀嚎。

    听得诸世海毛骨悚然。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