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雪夜行 > 雪夜狼行 第二章 步扬影初识流放处
    “呜呜呜~”一串哨声在北冥城的上空散播开来,这种哨子是用狼骨做成,传出的声音漫长悠远,哀伤且悲凉。

    这种哨声是北冥城处决人犯专用,听到这种哨声的机会并不太多。三三两两的人聚向城外的行刑处。

    “是时候出发了。”步扬尘站起身招呼孩子们,他最小的孩子步扬明也已经八岁,年龄已足以观刑。

    步扬尘站起的瞬间,从一个慈爱的父亲转身成为威严的北冥城领主,哀嚎雪狼步扬家族的族长。

    为数十八人的马队在日近正中时启程,步扬影策马置身其间。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观刑,但这次与以往并不相同,这次是由父亲亲自动手。

    人犯的信息在刚才的交流中已经得知,几个农夫自路边发现一个昏倒路边的外乡人,众人七手八脚的救醒却又查出这人是流放处的逃犯。

    流放处的逃犯人皆可杀之。

    当几个农夫大着胆子举起石头或挥起木棒的时候,有个眼尖的看见逃犯破布褴褛的衣服上绣着一个徽像,一枚倒竖的黑剑。

    人们没敢动手,上报给了步扬尘。

    “这人一定是个胆小鬼。”长子步扬飞说,他骑马跟在父亲身后,向前探着身说“父亲大人,也许我可以替您代劳。”

    “他才不是胆小鬼,这人和父亲一样,是一名安德鲁。”小儿子步扬明说,“安德鲁里面没有胆小鬼。”

    “那可不一定,否则你怎么解释他成为一名逃犯。”步扬飞质问。

    “反正我不相信安德鲁里面有胆小鬼。”步扬明小声嘟哝。

    “父亲大人,你刚才说这逃犯在安德鲁里面排名第五,那您呢父亲大人,您排第几?”大姐步扬琳问。

    步扬尘没有回答孩子们的请求或提问,他心思沉重神情抑郁。

    流放处是为没有出路的人留条出路的地方,别说北境,即便七国也从未发现过流放处的逃犯。

    更要命的是,人们说逃犯衣服上绣着黑铁剑,肖像比对比认定是秦雪鹰。

    这怎么可能,秦雪鹰他不仅见过,而且十五年前七国围攻黑暗之城的时候,他和身为蝙蝠王手下的禁军统领秦雪鹰打了足足一个时辰,秦雪鹰的青铜鎏金铛让自己吃了不少苦头,好不容易才将其制服。

    直到步扬尘的长剑抵其咽喉,秦雪鹰面不改色并不投降,情愿一死。

    当年的秦雪鹰是何等气概,何等英雄。

    十五年前是自己放了秦雪鹰,让其去了流放处。

    十五年后他却从流放处逃跑,自己又要亲手杀了他。

    “一定是搞错了。”步扬尘在马上喃喃自语。

    步扬影看见步扬明从身上拿出个小册子看了一会,然后悄悄收起,洋洋得意地冲姐姐步扬琳喊“这你都不知道,父亲大人在安德鲁里面排名第二,那人犯是排名第五的秦雪鹰。”

    “什么第二,”大哥步扬飞回头纠正弟弟,“第一那家伙早就死了十几年了,父亲是第一安德鲁。”

    步扬影没有说话,养子的身份使他很少参与家庭成员的争论和交流,但他静静地听。

    很多时候他发现,听比说可以收获更多。

    “父亲大人,为什么没见你绣过安德鲁黑铁剑的徽像?”步扬明骑小马走在队伍中间,大声问前面带队的父亲。

    众人也都想知道答案,包括步扬影。

    步扬尘从马上回过身来,指着身上的哀嚎雪狼徽像说“咱们步扬家族,有哀嚎雪狼,孩子们,这还不够么?”

    孩子们都不说话,步扬影也低头看身上的徽像。

    行刑处设置在城外一处荒凉的高台上。

    死囚跪在雪地里,神情呆滞浑身颤抖。

    在酷寒逃亡的日子里一只耳朵几乎冻烂而他毫无知觉,形体消瘦衣衫褴褛和流浪汉没什么两样。

    似乎在等待人们的发落,或许他跟本不知道人们要干什么。

    “看,是胆小鬼吧,都抖成什么了。”步扬飞说,他要证明他刚才的说法是正确的。

    光看背影,步扬尘就知道这就是秦雪鹰。

    人的背影是种辨识度极高的存在。

    父亲站在瑟瑟发抖神志不清的秦雪鹰面前,静默不语。

    步扬影个仔细看这死囚,这个人的形象和心中安德鲁形象相差甚远。

    “父亲大人,用不用查明他为什么从流放处逃走?”步扬影大着胆子问。

    “不用,”步扬尘低着声音说,似是回答步扬影又似是对死囚说“因为无论什么原因,从流放处逃走都是立即处死,这是七国千年来的规定。”

    步扬影想起父亲的教导临刑前要直视死囚的眼睛,如果你不敢,说明此人罪不至死。

    果然,父亲弯下腰,用手托起逃犯的下巴,庄重地说道“黑暗之城的禁军统领、安德鲁、流放者秦雪鹰,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秦雪鹰的头被举起,阳光刺眼神色迷离,他突然发出含混的声音,甚至大力晃动脑袋挣脱父亲的手,“跪!跪!”他叫喊几句,随机恢复如初。

    秦雪鹰疯了,步扬尘几乎可以断定。

    可以做个了结了。

    步扬尘抽出佩剑,是把通体黝黑的步扬家族传承之剑,他把剑平举胸口朗声说道

    “以吐信金蟒、七国统治者暨全境守护、皇甫家族之名,我,北冥城城主与北境守护、安德鲁、步扬家族的族长步扬尘,在此宣布你的死刑。”说完,他将黑剑高举过头。

    父亲挥剑的瞬间,步扬影发现,秦雪鹰甚至微微抬起头,对着头顶闪光的黑剑报以诡异的微笑,仿佛这一剑不是要他的人头,而是给他解脱。

    父亲的剑干净利索,秦雪鹰的人头翻滚至地上准备好的箩筐,鲜血溅洒在雪地上,如同盛开的梅花。

    步扬明紧闭了下双眼,他紧张地喘不过气来,但他不敢回头,没准父亲会看到,哥哥姐姐们会笑他也是胆小鬼。

    步扬影把手放到步扬明肩头,步扬明回头看他的养子哥哥。

    “你很勇敢,比我八岁的时候强多了。”步扬影庄重地说。

    步扬影已经快十六岁,马上就过成人礼,对观刑已经习惯。

    日已正午,步扬尘安排军士就地挖坑掩埋了秦雪鹰,还找到一块大石头作为墓碑。

    “去,即刻就去,给流放处的燕北行大人送去口信,就说北冥城处决了一个流放处的逃犯,叫秦雪鹰。”步扬尘安排旁边的一个军士长,军士长应声而去。

    大家开启了返程。

    返程时便没了队伍,大家自由行走。

    妹妹步扬楠骑马快速通过哥哥步扬飞,扭头说“来比赛,看谁先到城门,输的是小狗。”说完打马风驰电掣的跑了。

    步扬飞咒骂着挥动马鞭,嗷嗷着去追赶。

    马蹄在两人身后溅起泥浆雪雨。

    步扬影则有幸和步扬明一左一右围着父亲,父亲穿着毛皮大衣和皮革护甲,骑在高头骏马之上是真正的安德鲁勇士。

    步扬尘关切地问步扬明“感觉还好吧,我的小男子汉?”

    “我很好,父亲大人。”步扬明回答完,又接着问,“父亲你说,这人是一名勇士还是一个胆小鬼?”

    步扬尘没有回答,扭头问左边的步扬影“你怎么看。”

    “他或许是个安德鲁勇士,但确实是吓坏了。”步扬影回答。

    “不对不对,”步扬明抢着说道“勇士怎么可能被吓坏,恐惧和勇敢不能共存于一人。”

    “那人当然是勇士,否则也不会父亲大人亲自行刑,只有勇士才有资格杀死勇士,父亲大人不会亲手行刑一个胆小鬼,农夫就能代劳。”步扬影说。

    步扬尘见两个孩子争论,觉得有趣说道“那人是个勇士,只是勇敢的不够。”

    勇敢的不够,那是面临什么样的恐惧?两个孩子思索着。

    “我看见那人死前还微笑了一下,这世界上有什么恐惧会大于死亡,让一个勇士宁愿人头落地也不敢面对。”步扬影问。

    步扬明在思考,他曾经面临最大的恐惧不过是小狗冲他旺旺叫。

    “或许有吧,当雪狼哀嚎的时候,”步扬影伸出双手揽住两人肩头“当面对真正恐惧的时候,你们都要有足够的勇敢。”

    “对了父亲大人,那人临死前含糊不清地说跪、跪,”步扬影抬头用眼光瞄了眼父亲说“我想他说的不是跪,是鬼。”

    步扬尘心里暗叹这个养子,他的大儿子步扬飞未必能想到此节。

    不过他还是正色对步扬影说“这个世间并没有鬼,那是他的恐惧以为那是鬼,而且此事莫再提起,人心恐慌胜过有鬼。”

    “嗯。”步扬影不再说话,步扬明却晃着脑袋问“父亲大人,流放处在哪?”

    “就在咱们北境,北冥城继续往北,一直走到我们所知世界的尽头。”

    “那他们吃什么?他们在那干什么?为什么这么远,近一点放到七国中央或者一个岛上不是更好?”步扬明调动了八岁小孩的好奇心,连珠炮地发问,然而这些问题并非毫无意义。

    “流放处的粮草由七国轮流供应,今年应当是东境守护上官世家吧,”步扬尘把手放到步扬明头顶摩梭,“至于他们在干什么?你可以去看看,哈哈。”

    “我才没那么傻,我才八岁,还没有足够的勇敢。”步扬明用腿夹了马肚,小马轻快地向前跑开。

    “父亲,或许我可以去那里。”步扬影说。

    步扬尘一怔,扭头看步扬影是不是态度坚定,他眼光碰到步扬影的眸子,发现儿子双目如铁。

    他自己反而回避了,没有吭声。

    下午时分,北冥城外,残阳拉长了他们的影子。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