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雪夜行 > 狼出北冥 052:步扬影之江湖偶遇
    步扬影挥舞黑剑。

    这柄甘铁生用墨夷焱黑锤熔炼重铸的黑剑遍体闪着幽幽的黑光。

    剑的外形并不出众,长约四尺,剑神雕刻有山间长空的纹理,剑柄如猎鹰的头,护手则是两只翅膀。

    步扬影试试分量,挥舞起来很是流畅。

    “小子,别光想着任务,”甘铁生眼光始终随着剑身游走,“江湖险恶,小命要紧。”

    步扬影抱拳冲他道谢,翻身上马,离开了流放处。

    他选择这个晴朗的清晨出行,这样可以少打搅到人。

    纳兰无敌可能尚在酣睡,黑塔不知何处巡逻,纵马驰骋于这林海雪岭,在拐角处,他忍不住回望流放处。

    流放处尚承受着高墙外莫名的威胁,他必须尽快回来。

    步扬影驱马前行,白闪纵跃马前。

    飞奔过处,扬起一溜残雪。

    重走来时路,步扬影无心停留,直奔东境。

    但是却不得不路过北冥城。

    步扬影心绪复杂,寻思着该如何去探望一下步扬明。

    在离北冥城不足十里的地方,一辆马车停于路边。

    他尚在疑惑,白闪欢喜地扑了上去,步扬影马上望去,只见一只灰色的狼,两眼闪着黄色的光芒。

    这是步扬明的狼。

    如今,它的个头和白闪相差无几,两只狼打闹在一处。

    难道弟弟步扬明知道他今天路过此处?步扬影下马,掀开马车厚厚的帘布。

    步扬明脸色苍白,瘦若枯柴,却面带微笑地坐在马车里,看着他。

    步扬影鼻子一酸,上前拉着步扬明的手,“弟弟!”

    “哥,好久不见。”步扬明前倾上身,两人在马车里紧紧拥抱。

    “弟弟,”步扬影还是略显吃惊,“我正寻思如何去探望你,不成想在这,你知道我要来?”

    “哥,如你所说,我看的很远。”步扬明淡淡地说。

    尽管步扬影心存疑惑,但这个弟弟本身就是常常让自己大吃一惊的存在,只是多重的坎坷把这个活泼爱动的小男孩塑造出了恬静安详。

    步扬影知道,从前那个弟弟再也回不来了。

    “弟弟,我必须告诉你我要执行的这个任务,”步扬影至今仍觉不可思议,海叔安排他去凌仙阁救青丘有病,而天下盛传青丘有病正事谋害自己这个至亲弟弟的凶手。

    他不敢确定自己是奔着完成任务而去,或许恰恰相反。

    “我知道你要去干什么?你应当这么做。”步扬明拉了拉毛毯,盖住自己毫无知觉的腿。

    “你知道?你能确定么弟弟?”步扬影不信流放处这么绝密的事弟弟竟然知道。

    “你去救青丘有病。是不是?”步扬明眼光中流落出童年时的狡黠。

    步扬影已经见怪不怪,“好吧,弟弟,我问你,这家伙是不是谋害你的凶手?”

    步扬明看向哥哥,摇了摇头。

    “那凶手是谁?”步扬明愤恨地问,“我此行从没想过去救那个残废,我只想将凶手碎尸万段。”

    “我不知道,如今也不想知道。”步扬明说。

    “这……”步扬影一时无话,不知道步扬明从树上跌下是不是摔坏了脑子。

    步扬明看着哥哥疑惑,噗嗤笑了,“哥,我没事,我可以看的很远知道很多事,但雪鸦唯独让我忘却了谋害我的凶手的事。”

    “雪鸦?”步扬影越来越糊涂,“雪鸦是谁的代号?”

    “哈哈,哥,雪鸦就是雪鸦,是咱们北冥随处可见的鸟。”步扬明笑的喘了几下,好容易恢复平静。

    “那好吧,我就不问雪鸦的事了。但母亲认定凶手是青丘有病,即便你说不是他,怕他也难逃干系。”步扬影说。

    “我的伤可能跟谁也没关系,哥,这是注定的事,或许我该感谢凶手,”步扬明看着哥哥,以让他确定自己脑子没事,“因为凶手我才能看的更远,知道你何时来,知道你往哪里去。”

    步扬影半信半疑地点点头,他不知道步扬明经历了什么,但想必超出了自己的理解,“弟弟,你的意思我应该去救他。”

    “没错,哥,你不用怀疑,我就是这个意思。”

    “可即便他不是凶手,你和海叔为什么都希望他能活着?”步扬影问。

    “因为北风凌冽、雪狼哀嚎、暗夜将至。”步扬明透过马车帘幕看向外面,哥哥的白闪和自己的明天齐头卧在雪地里。

    “好吧,我答应你,但若是让我确定他是凶手,我不敢确定我会怎么做。”

    “哥,我说了,他不是凶手,”步扬明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册子,交给步扬尘。

    “这是什么?”步扬影接过小册子,翻开看竟是一张张图画,上面一人月下舞剑。

    “我以前看到的,有人在凌仙阁试剑台月下舞剑。我觉得很有意思,就画了下来,或许你有用。”

    竟然是一本凌仙阁的剑谱,步扬影看着自己这个可爱的弟弟,永远想的比自己周全,可自己却不能替他做点什么,心中泛起一阵惭愧。

    “哥,你要抓紧时间练习剑法,江湖中的剑法与军营不同,”步扬明忧心忡忡地说,“江湖之剑更歹毒凌厉,你不仅要学会这里的剑法,还要找出它的破绽。”

    “弟弟,这个你大可放心,如同你看的很远,哥哥我的优势在于,”他坚定地看着步扬明说,“我学的很快,并很善于找出他们的漏洞。”

    步扬明笑了。

    “哥,你还进北冥城么?”步扬明问。

    “既然已见到你,我就不进成了,等哥哥回来,再来看你。”

    “哥,江湖路远,多多保重。”

    步扬影红了眼圈,翻身上马,白闪与明天依依不舍告别。

    步扬明的狼追着他们跑了很远,方才驻足一处山脊,看他们远去。

    明天在山梁哀嚎,白闪嚎叫着回应。

    步扬明想着很多事,策马继续南下。

    一路尚且顺利,等出了北境,天气渐渐便暖,步扬影先是脱了皮袄,随后是皮裤皮靴,等到了东境时,已只穿薄布单衫了。

    步扬影此生还未曾穿这么少过。

    只觉得世界之大,冰天雪地行来,世间已是繁花绿草,对他这个自小北方长大的人来说,处处透着新奇。

    步扬影见天气温暖,马儿又长途奔波,就放慢速度,一路赏景之余,专心看步扬明给自己的小册子,有时拔出剑来,挥舞比划。

    这本剑法册子果然玄妙,将招式生硬记入脑海。

    转眼间眼前已是金乌城,相比于北冥城的冷酷,这里便是人多马杂的繁华都市,这里人烟稠密,市井繁华。

    海叔临行前告诉自己青丘有病被困于蓬莱山凌仙阁,至于具体在哪,他还真是不知道,有必要进城打听一下。

    步扬影来到一家小酒肆旁,便把马系在门前马桩之上,进店入座,要了一盘牛肉,两块面饼,大口吃了起来。

    他胃口奇佳,依着北方人的习俗,抓起牛肉面饼一把往口中塞去。

    白闪静卧于身侧,有人还来看稀奇,“好大的一条狗啊。”看到白闪的人指指点点评论。

    步扬影心中暗笑,这些家伙们没见过雪狼。

    正自吃得痛快,忽听店门口吵嚷起来,步扬影回头外看,见两名店伙计在大声呵斥一个衣衫褴褛、身材瘦削的少年。

    那少年约莫十五六岁年纪,头上戴着一顶黑黝黝的破皮帽,脸上手上不知从哪蹭的锅底黑,早已瞧不出本来面目,手里拿着一个包子,嘻嘻而笑,露出两排晶晶发亮的雪白细牙。眼珠漆黑,甚是灵动。

    一个店伙计叫道“臭要饭的,还不快滚?”

    那少年点头哈腰道“哼,走就走。”

    刚转过身,另一个伙计叫道“把馒头放下。”

    那少年依言将馒头放下,但白白的馒头上已留下几个污黑的手指印,如何还能继续卖。

    一个伙计大怒,出拳打出,那少年弯腰躲过。

    步扬影见他科林,知他饿得急了,忙抢上去拦住道“别动手,算在我账上。”拿起一个馒头,递给少年。

    那少年接过馒头道“捏一下就知道,这馒头做的不好。”

    “你倒是挺好玩的,给你吃吧!”少年将馒头远远丢给白闪,白闪并不搭理他丢来的馒头。

    一个店伙计叹道“可惜,可惜,刚出笼的馒头喂狗。”

    步扬影也是一愣,只道那少年腹中饥饿,这才抢了店家馒头,哪知他却丢给狗子吃了。

    步扬影回座又吃,那少年跟了进来,侧着头望他。

    步扬影给他瞧的有些不好意思,招呼道“你也来吃,好么?”

    那少年笑道“好,我一个人闷的无聊,正想找伴儿。”

    步扬影招呼少年坐下,有吆喝店小二再上饭菜。店小二见少年这幅肮脏穷样,老大不乐意,叫了半天,才懒洋洋的拿了碗碟过来。

    那少年发作道“你道我穷,不配吃你店里的饭菜么?只怕你拿最上等的酒菜来,还不合我的胃口呢。”

    店小二冷冷道“是么?您老人家点得出,咱们总是做得出,就只怕吃了付不起银子。”

    那少年向步扬影道“任我吃多少,你都做东么?”

    步扬影自带北方的豪爽,“那是自然。”他转头向店小二道“快切一斤牛肉,半斤羊肝来。”他只道牛肉羊肝是最好的美味,又问少年“喝不喝酒?”

    那少年道“别忙吃肉,咱们先点水果,伙计,先来四干果、四鲜果、两咸酸、四蜜饯。”

    店小二吓了一跳,不意他口出大言,冷笑道“大爷要些什么果子蜜饯?”

    那少年道“你这种穷酸小店,好东西谅你也弄不出来,就这样吧,干果四样是荔枝、桂圆、蒸枣、银杏。鲜果你拣时新的。咸酸要砌香樱桃和姜丝梅儿,不知这儿你这备没备?蜜饯么?就是玫瑰金橘、香药葡萄、糖霜桃条、冰丝梨肉。”

    店小二听他说的十分在行,不由得收起小觑之心。

    那少年又道“下酒菜这里看你没也没新鲜鱼虾,嗯,就来八个马马虎虎的酒菜吧。”

    店小二问道“爷们爱吃什么?”

    少年道“哎,不说清楚定是不成。八个酒菜是罐儿鹌鹑、卤什件儿、卤子鹅、清蒸哈什蚂、锅烧海参、烩鸭条儿、清拌腰丝儿、卤煮寒鸦儿。我只拣你们这儿做得出来的来点,名贵点儿的菜肴嘛,咱们就不点给你留点体面。”

    店小二听得张大了口合不拢来,等少年说完,他说道“这八样菜价钱可不小哪。”

    少年向步扬影一指道“这位大爷做东,你道他吃不起么?”

    店小二在步扬影来时便见他马上放的白貂袄甚是珍贵,心想就算你付不起账,把这件白貂皮袄留下也足够了,当下答应了,再问“八个菜够用了吧?”

    少年道“再配十二样下饭的菜,八样点心,嗯,这就够了。”

    店小二不敢再问菜名,只怕人家说出来自己做不出来,心里暗笑步扬影是个冤大头,碰到这么个打秋风的还茫然不知。

    “爷们用什么酒?小店有二十年沉的老汾酒,先打半斤好不好?”

    少年道“好吧,将就对付着喝喝。”

    不一会,果子蜜饯等物逐一上桌,步扬影每样一尝,件件都从未吃过。

    那少年高谈阔论,说的都是本地风情人物,步扬影听他谈吐隽雅,见识渊博,偏偏穿着打扮十足的落魄乞丐,觉得十分有趣。

    反正自己人生地不熟,便听他细说此地风土人情。

    再过半个时辰,酒菜摆满了两张拼起来的桌子。那少年酒量甚浅,吃菜也只拣清淡的夹了几筷,忽然叫店小二过来,骂道“你们这也叫二十年的老汾酒,你敢糊弄大爷?”

    掌柜的听见,忙过来赔笑道“碰见酒行家了,实在对不住,小店没沉酒了,这还是去这里最大的酒厂天庆阁让来的。”

    那少年挥挥手打发走掌柜,有跟步扬影谈论起来,听他说是从北方来,就问起北冥的雪景,步扬影就跟他说些北方的民俗风趣,那少年听得津津有味,冷不丁指着白闪低声问“这是狼吧。”

    步扬影笑笑点头,“公子好眼力。”

    那少年想去摸白闪,却又不敢,步扬影一把抓住少年的手,伸向白闪,白闪表现极好,安安静静。

    步扬影知觉他手掌温软嫩滑,柔弱无骨,不觉一怔。

    那少年低头一笑,俯下头细看白闪。步扬影见他脸上满是锅底黑,但颈后肤色却是白腻如脂,肌光胜雪。微觉奇怪,心想,什么事都大惊小怪倒显得是乡下人了。

    那少年道“说了这么久,菜都冷了,饭也凉了。”

    步扬影道“是,冷菜也好吃。”那少年摇摇头。步扬影说“那么叫小二热一下吧。”

    那少年道“不,热过得菜也不好吃了。”把店小二叫来,冥他把几十碗冷菜都撤下去倒掉,再用新鲜材料重做。

    酒店中掌柜的、出自、店小二个个称奇,既然有生意,自然一一照办。

    按照北冥城的习俗,招待客人向来倾其所有,何况步扬影这次也是平生第一次使钱,浑不知银钱用途,但就算知道,既和那少年说的投缘,心下不胜之喜,便多花十倍银钱,也丝毫不会放在心上。

    等到几十碟菜肴重新摆上,那少年只吃了几筷,就说饱了。店小二心中暗骂步扬影“你这呆鹅,今天真是十足的冤大头。”

    步扬影不知道吃了多少,随手丢给小二一枚金蟒币,“够不够?”

    店小二喜的嘴都合不拢连声道谢,心里却说“虽然钱多,奈何傻子一个。”

    出得店来,朔风扑面。那少年似觉寒冷,缩了缩头颈,对步扬影说“叨扰了,再见罢。”步扬影见他衣衫单薄,心下不忍,当下就把马背上放的白貂袄披在他身上。

    “兄弟,你我总算有缘,这个就送你了。”他身边又取出几枚金蟒币,放在貂袄的口袋中。

    少年轻笑,“打了你一顿秋风,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我叫吴影,你呢?”

    “我叫,我叫马瑞利。”少年回答。

    “马贤弟,你可知凌仙阁怎么走?”步扬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问。

    “你,你要去凌仙阁?那你一定是参加武林公审大会喽?”马瑞利惊奇地问。

    “什么公审大会?”步扬影问,心想没准在自己赶来的途中凌仙阁又出了什么新花样。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凌仙阁已下英雄帖,公审青丘家的丑八怪,嘿嘿,那可怜的家伙八成是活不成了,”马瑞利说。

    步扬影也注意到了,金乌城的街道上,及刚才所在的酒肆里,到处都是手拿刀剑的江湖人,如此说来,这些人也都是敢去凌仙阁。

    “这么说贤弟知道凌仙阁在那了,可否指引一下?”步扬影问。

    “哈哈哈,问我凌仙阁在那,有意思,哎,我实在是不想在去哪个鬼地方,不过嘛,”少年鬼灵精怪地看了看步扬影“看在你一顿饭的面子,我可以带你去。”

    正合步扬影心意,他问少年,“贤弟,凌仙阁离此地有多远?”

    “大概二三百里吧,不是很远。”少年回答。

    “那你可有马?”步扬影问,正准备同少年同骑。

    少年却蹑手蹑脚走向不知何人系在街边的马,接开缰绳,翻身上马飞奔,回头冲步扬影喊“大傻子,快跑啦。”

    几个江湖人听得马嘶从旁边店铺手持刀剑追出,口中大声咒骂。

    步扬影摇头苦笑,扔给江湖人一枚金蟒币,翻身上马追着少年而去。

    这个马贤弟,当真调皮的很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