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雪夜行 > 雪夜狼行 第四十八章 步扬影的初次任务
    流放处。

    新兵训练场。

    “按照我的想法,你们只配养猪。”等大家体聚集字训练场上时,新兵教头林莽说:“你们的手生来只能挑粪,没资格拿剑。但是,蠢蛋们,你们肯定是吃了狗屎,正规军需要加派人手,我决定放过你们其中九个,交给燕北行大人去处置。”

    他一个接一个喊出名字,“大耳朵、小眼睛、黑胖子、矮子、瘦子、破马、麻子脸,黑大个,”最后他看看步扬影,“还有野种。”

    小眼木生呼出了一口气,兴奋地把剑抛向空中。

    林莽恶狠狠地瞪着他说:“从现在起,别人会称你们为七国守护者,但如果你们拿自己当回事,那就是天字第一号的大笨蛋。你们还都是乳臭未干的小毛头,在战场上都是活靶子,我要告诉你们的是,”他转头用眼光一一扫过被选中转正的九人,严肃地说:“一是保住小命,二是别给老子丢脸。”

    说完,新兵教头林莽转身离去。

    其他新兵立即把九个擢升的人团团围住,又笑又骂,连声道贺。

    木生用剑脊敲敲黑胡胖子的屁股,大喊:“现在你可是七国守护者黑胖子拉。”小眼木生嚷嚷着说当上守护者先得有坐骑,一跃跳上黑塔肩膀,两人同时扑倒,在地上大闹怪叫。

    胡汉冲进小酒馆,回来是手上多了一坛女儿红,马铁也加入了他们喝酒的队伍,几人像呆瓜似的傻笑,步扬影一个回头,发现纳兰无敌孤伶伶地站在广场角落一颗光秃秃的树下。

    步扬影拿着一碗酒过去,“要不要来一口?”

    纳兰无敌摇摇头。“不用了,影子哥,谢谢。”

    “你还好吧。”

    “我很好,真的。”胖男孩撒了谎,“我真为你们高兴。”他试图挤出一抹微笑,结果只是那张落寞的圆脸僵硬地晃动。“总有一天你一定会当上游骑兵的指挥使,踏马威震墙外的魑魅魍魉。”

    步扬影看的出纳兰无敌的失落,连刚来不足一月的黑塔也从新兵转了正,胖男孩却一无所获。

    他正想说几句宽慰的话,只听丁不三喊道,“好家伙,你想独吞啊?”黑胡胖子从他手中抢过酒坛子,笑着跑开,丁不四上前拦截,黑胡胖子把酒坛冲步扬影抛来,步扬影只好接住,被醇香酒水溅了一脸。

    等他把酒坛子还给众人,纳兰无敌已经走开了。

    当晚,为了庆祝他们的晋升,流放处为他们准备了丰盛的晚宴。

    “你觉得他们会把我们遍在一起么?”当他们开心地狼吞虎咽时,黑胡胖子不禁问。

    木生扮了个鬼脸。“希望不会,我受够了你的大胡子。”

    “你好到哪去,”黑胡胖子说,“打仗的时候你必须冲到第一个,否则你的小眼跟本看不到对手在那。”

    众人哄堂大笑。

    “我还是想加入骑兵队伍。”黑塔说。

    “那是肯定的,大家都一样这么想吧。”木生说。

    守护者的每一位成员都有守护七国之责,若是敌人来袭,人人都必须举剑迎敌,然而所有队伍中骑兵才是守护者部队的战斗主力。

    只有他们会骑马北出高墙,扫荡高墙外末日峡谷周边鬼影绰绰的森林和冰雪覆盖的崇山峻岭,与来犯者决一死战。

    “那可不一定,”大耳朵戴恩说,“我就想当工匠,若是城门垮了,游骑兵还有什么用呢?”

    工匠群体包括负责维修堡垒和塔楼的石匠和木匠,负责挖掘隧道,敲碎石头,维修高墙。

    据说很多很多年以前,工匠们从末日山谷运来大量冰水浸洒高墙,使高墙冻结如同坚不可摧的巨大冰墙,冰墙外表湿润光滑,绝无攀爬的任何可能性。

    然而距离那样的年代,已经过了无数年,如今他们所能做的,便只是沿着城墙,修补沿途的裂缝,注意坍塌和松动的地方。

    “燕大人眼可没瞎,”麻脸胡汉对戴恩说,“你就是当石匠的料,而我们的影子大哥,一定会加入骑兵队伍,咱们这群人里面他不剑使得最好,骑术也最了得。”

    步扬影心神不宁,并没太多心思吃饭,他悄悄地撤出了宴席。

    黑塔追了上了。“影子哥,怎么了?”

    “黑塔,你发现没,”他对黑塔说,“纳兰无敌并没有来。”

    “这家伙可不像是会错过吃饭的人,”黑塔若有所思地说,“难道是病了?”

    “他在害怕,也很失落,因为我们就要离开他了。”步扬影缓缓说道,“等我们被分配完,就会有各自应尽的职责,有些人可能被派往别处,前方及两侧还有暗哨和碉堡,有些人会做骑兵或步兵或者弓箭手,而纳兰无敌,现在只是临时跟着海叔,他随时还会继续作为新兵受训,谁还会保护他呢?”

    黑塔皱眉:“别想那么多,能做的你都做了。”

    “可还不够,我们不能留下他,他应当被分配职责。”步扬影说。

    步扬影转身独自回到营房带出白闪,心中感到深切的不安。

    雪狼跟在他身边走向马厩,刚一进门,狼的出现使马儿感到恐惧和不安,有几匹反应强烈的马伸腿踢栏,两耳后竖。

    步扬影翻身上马,骑出流放处,就这月光和夜色往南行去。

    白闪飞奔在前,转眼便消失无踪。

    步扬影任它去,他的狼独特的性格,并总在他需要的时候悄悄出现。

    他的骑行漫无目的,纯粹想吹吹夜风。

    他先是沿溪而行,聆听冰冷的溪水流过岩石,接着穿越旷野,踏上一条暗郁的路。道

    路在眼前伸展,狭窄、多石、杂草丛生,看上去并非通往光明与希望的途径。

    然而这条道路,却让步扬影心里盈满思慕之情。

    北冥城就在这条路上,如果继续前行,就是宽阔的管道,则会抵达光明城、金乌城,甚至望海城及分散可去更多的地方,而他都不曾去过。

    他守着这条路北边的尽头。

    而今,他已被证实遴选为七国守护者,这是一个神圣的选择,又是一条落寞的孤单旅途。

    他并非违法乱纪之徒,不来流放处便会受到法律制裁。

    他以自由身来到这里,同样也可以以自由之身离去……只要他愿意。

    有只需沿着这条路继续骑行,便可抛开这远离世间繁华的孤苦冷僻之地,抛开这里的冷酷严寒及神秘未知的危险。

    等到新月再度满盈,他已经返回北冥城,与阔别已久的兄弟们重新团聚。

    他想到了母亲,不禁难过起来。

    他想知道她是谁,长什么样,但又害怕母亲会牵连到某些阴暗又有失名誉的事,否则养父步扬尘为何从不提及?

    步扬影垂了泪,暗自下定决心,他调转马头,又向流放处奔去。

    他刚爬过低矮的山丘,瞧见远处高高塔楼燕北行住所的烛火闪烁,白闪悄无声息在他跟前出现。

    在回来的路上,步扬影发现自己再度想起了纳兰无敌。

    等他回到马厩,心里已有了主意。

    燕北行的住所在一座牢固的木造堡垒内,离的老远便能听到他咳嗽的声音,他已年过六十,虽然身体尚能支撑,但对于苦寒之地的戎马生涯来说,似乎只能勉强招架。

    步扬影通过守卫进入燕北行的房间,他的房间摆设简单古朴,正靠在一张藤椅上打瞌睡。

    “燕大人,真是抱歉,这么晚还打搅您。”步扬影说到。

    “你并没打搅我,”燕北行说,“我发现年纪越大,睡眠的需求就越少,而我已经很老了。我时常大半夜大半夜突然惊醒,回忆起五十年前的往事,恍若昨日。因此三更半夜的神秘访客,也算件不错的事,吴影,哦不,步扬影,这个时候跑来找我,究竟有什么事?”

    “我想请您考虑一下纳兰无敌的事,给他一个正式的身份。”

    “你这是第一次踏入我的房间,还是深更半夜,你就是为了一个胖新兵的事,而不是你自己?”

    “我别无他求,只为纳兰无敌而来。”

    “他不是跟着海叔好好的嘛,怎么,林莽喊他回去训练了?”

    “恐怕是迟早的事,他的身份还只是新兵,并没有得到正式的通知,而且我很清楚,一旦他回去新兵训练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后果。”

    步扬影一五一十地把纳兰无敌来到流放处的经历说给他听。“没有我们的保护,无敌绝对撑不下去。”步扬影最后说,“他对舞刀弄剑一窍不通,连我妹妹步扬楠都能把他大卸八块,而她才不过十三岁。假如林莽教官强迫他打斗,他早晚会受伤,甚至被杀。”

    “哈哈,林莽那小子确实会这么干,步扬影,或许他真能把纳兰无敌变成一个真正的男子汉。”燕北行说。

    “恐怕并非如此,他的父亲纳兰钢锋已经用过比林莽教头恐怖百倍的办法,纳兰无敌还是懦弱而胆小,他天生温柔而善良。”

    燕北行想了想问道,“你这位朋友打猎如何?”

    “他惧怕见血。”步扬影不得不承认。

    “那他会犁田么?”燕北行问:“赶马车呢?”

    “都不会。”

    燕北行一阵无语。

    “我知道有件事纳兰无敌做的比谁都好。”步扬影说。

    “是什么?”

    “他可以协助您,做您的智囊。”步扬影说,“他懂算数,也善读书写字。无敌读广了他父亲所有的书,他善于分析,并能从字里行间里寻找秘密,他还和我的狼一见如故。守护者需要每一种人,与其废掉一个,何不知人善任。”

    燕北行闭上眼睛,步扬影一度担心他已经睡着,但最后他开了口:“步扬影,看来你跟着你父亲步扬尘这些年,还是受益匪浅,你的心思和你的剑一样敏锐。”

    “您的意思是……?”

    “我会仔细想想你的话,”燕北行语气坚定地告诉他,“现在嘛,我准备睡了。”

    第二天早上,步扬影正在专心吃着早餐。

    纳兰无敌扑通一声坐在长凳上,“我要去藏书堂了,”他难掩兴奋地悄声对步扬影说,“你敢相信么?我也从新兵营里转正了。”

    “不相信,这是真的?”

    “真的真的,我被派去协助海叔,他需要一个能读会写的帮手,”他激动的口沫飞了步扬影一脸,“你真该瞧瞧,林莽教头通知我此事时他的表情。”

    “相信你一定愉快胜任。”步扬影微笑说到。

    纳兰无敌不安地环顾四周,“马上就会正式宣布,我们是不是该出发了,最好不要迟到,免得他们改变主意。”

    他们走过长满杂草的庭院时,纳兰无敌肥胖的身躯蹦蹦跳跳。

    天气温润而晴朗,晶莹的水滴沿着茅草屋檐流淌而下,冰层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流放处的大厅里,晨光从南面的窗子倾泻进来,木生一见到纳兰无敌,嘴巴顿时张的老大,每个人都很惊奇,但没人敢说话。

    流放处的高级官员一起抵达。流放处的智囊海叔、骑兵指挥使苏定芳、步兵指挥使韩坚石、弓兵指挥使汪万里、总务长戴亚夫等等。

    林莽教头从燕北行那里接过一个纸片,开始宣布刚刚转正守护者的分工。

    “戴恩,加入工匠,”他开始念,只见戴恩僵硬而激动地点了点头,“马铁,加入骑兵。黑塔,加入骑兵。木生,加入骑兵。胡汉,加入弓手。晁猛,加入步兵。丁不三丁不四加入步兵。”黑塔看看步扬影,冲他轻轻一笑。“纳兰无敌,加入智囊团。”纳兰无敌如释重负地出了口气,忙掏出一块丝巾擦干额头。“步扬影,加入内务组。”

    内务组?一时之间步扬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定是燕北行老眼昏花弄错人了。

    他正准备站出队伍抗议,告诉他们弄错了,却看见林莽正审视自己,双眼闪亮犹如黑曜石块,显然是告诉他,不要乱来。

    众人纷纷跟着各自的领队离开,一个又一个。

    步扬影满心厌恶地站立原地。

    总务长戴亚夫搓搓他的胖手。“纳兰无敌,你去帮住管理信鸦和藏书阁,自己去收拾一间空屋子,好好照顾海叔的起居。他年事已高,对我们更是弥足珍贵。”

    安排完纳兰无敌,他微笑着转头望向步扬影,“步扬影,燕北行首领特别指定你当他的私人内务,你将睡在他卧室楼下的那间房里。”

    “请问我的职责又是什么?”步扬影尖锐地问,“是不是要帮燕大人打理三餐,伺候他更衣,为他打热水洗澡?”

    “你很清楚嘛,那我就不浪费口舌了。”戴亚夫听了步扬影的口气,皱起眉头。“除此之外,你还要替他跑腿,为他房间生火,每天换洗床单和毛毯,以及燕大人要你做的其他事情。”

    “你当我是下人么?”

    “小子,别不识好歹,”旁边的海叔说到,“这里任何人都是都是七国守护者,请你接受你的分工。”

    步扬影竭尽所能地克制自己,方才没有掉头离去。他最大的梦想是去战场厮杀,而不是打扫房间。“我可以离开么?”他僵硬地问。

    “可以,你可以随意了,但别忘了你的工作。”戴亚夫回答。

    步扬影和纳兰无敌及戴恩一道出了大厅。他们默默地走回广场,步扬影抬头看着阳光下闪耀的高墙,融化的冰水有如千百跟纤细的手指向下流淌,他心中愤恨不已,恨不得立刻将高墙敲个粉碎,管他七国死活。

    “影子哥,别走那么快,”纳兰无敌喘着气追赶,“等等我们,难道你看不出他们的用意么?”

    步扬影愤怒地转头。“这一定是林莽搞的鬼,他想戏弄我,这下他可遂了心愿了。”

    戴恩一边也说:“确实有失公平,连马铁都去当了骑兵。”

    “废话,不论使剑、骑马我都比他强的多,”步扬影依然火冒三丈,“我却要去给人打洗脚水。”

    “这老头可是堂堂守护者军团的总首领,”纳兰无敌提醒他,“而你则会日夜跟他相处。没错,你是要帮他打打洗脚水,但你也会替他送信,随他参加会议,打仗的时候当他的侍从。你会跟他形影不离,流放处大小事务你都会知情,甚至你说的话会影响到他们的判断……更何况,戴亚夫说的很清楚,你是燕北行特别指定要的人!”

    步扬影一时愣神。

    “我若能做好你将所做的工作,我父亲决计不会把我赶到这里来,想想吧,你的父亲步扬尘平时身边都有谁?那燕老头不会缺一个打洗脚水的,他的真实目的是把你作为继承人带在身边,让他察言观色从中学习。”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胖男孩纳兰无敌喘了口气,“我敢打赌,影子哥,燕大人就是这个意思,不然他干嘛亲自指定?他老了,他想培养你做他的接班人。”

    步扬影并没有想到这一层。

    的确,在北冥城的时候,父亲身边常常站的是步扬飞。

    难道纳兰无敌说的是真的?

    “我又不想这样,我想骑马打仗。”他嘴硬着说。

    “骑马打仗,你以为你躲得了,你会带领这里的弟兄们骑马打仗。”纳兰无敌一针见血。

    突然间,步扬影如梦初醒。

    他看向纳兰无敌,这个初来时战战兢兢的胖男孩虽然还不能耍刀舞剑,但现在已像个男子汉一样有了接受命运的勇气,并逐步展现他的能力。

    在流放处这样的地方,想得到什么样的待遇,就得证明自己有什么样的本事。

    自己这个私生子野种,真的有一天会带领这里的弟兄们奋勇杀敌,守卫七国么?

    他双手按住纳兰无敌的胖肩膀,笑逐颜开地说:“我的好兄弟,总有一天,流放处缺你不可,未来的智囊大人。”

    说完,他转身离去。

    “影子大哥,你去那?”纳兰无敌在后面喊。

    “我有我的工作,我得去给燕北行大人取回午餐。”

    等步扬影赶到燕北行住处时,海叔也在。

    “我还以为你撂挑子走人了,”燕北行没声好气地说,“怎么,委屈你了?”

    “没有,大人,这是我的荣幸。”步扬影尴尬一笑。

    “我也没老的让人伺候,”燕北行看了一眼步扬影打回的饭盒,然后说道:“恐怕你要出趟远门,让我们看看,你小子究竟有多大能耐?诸老相国,告诉他吧。”

    步扬影看向海叔,不知道对他有何安排。

    “小子,你得去趟东境,这恐怕是趟远门。”

    “东境?去那里做什么?”

    “去救一个人。”

    “谁?”步扬影惊奇地问,但有一个让他更吃惊的答案等着他。

    “青丘有病。”海叔悠悠地说。

    此时,他母亲慕容恪绑架青丘有病并把他送至蓬莱凌仙阁的事,已天下皆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