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雪夜行 > 雪夜狼行 第四十二章 步扬影的剑
    流放处。

    这里唯一的铁匠铺的炉膛内烈焰熊熊,黑塔正在加柴,甘铁生正在构思一张草图。

    或许老相国诸世海说的没错,这可能是他此生打造的最后一件兵器了。

    他现在又老又残,孤苦伶仃地躲在这世界尽头的冰天雪地里,无牵无挂亦不被人牵挂,七国还有几人知道这天下第一的铁匠依然苟延残喘地活着。

    甘铁生老了,力气大不如前,手又有了残疾。

    他唯有的,便是穷尽一生的智慧和无数次铿锵中得到的经验,旁边担任助手的黑小子好一身力气,甚至远超壮年时的自己,且技艺娴熟。

    更离奇的是铸剑的材料,用的是前朝皇太子墨夷焱留下的黑暗战锤,他三十年前就惊诧于墨夷家族提供的这种非钢非铁的材质,这超出了这位铁匠世家出身的甘铁生的认知范围。

    但不管怎么说,黑暗战锤的问世,使甘铁生在七国达到了荣誉的巅峰,无数世家领主蜂拥而来,步扬尘皇甫雄都天下一等一的人杰,也都送来了重金厚礼。

    黑暗战锤依然是他的最得意之作,如果不是十五年前的大战,锤的主人墨夷焱已是七国之主,君临天下。

    总归世事难料,随着墨夷焱的战死,随着世事的变迁,他当年铸造的战锤和他本人居然都流落这里,掩埋在无人所知的世界尽头。

    最后,这把锤又回到自己手里。

    甘铁生禁不住流出眼泪,当年的王霸之锤依然落幕,但老相国诸世海,却让他把这锤重新打造,打造出一把剑。

    由王锤重新回炉重铸的剑还能是把什么剑?

    这将是王者之剑。

    甘铁生抬起苍老的头颅,透过低垂额头的几缕白发的缝隙里看向步扬影。

    步扬影正望着炉火出神,这个步扬家的小子究竟什么来路。

    他有没有资格持有王者之剑?

    这小子能拿起只属于墨夷焱的战锤,这个步扬家的孩子和墨夷焱又有这怎么样的渊源?

    如果他是墨夷焱的后人,他就是黑暗之城墨夷家族的皇长孙,当之无愧是王剑的主人。

    可这样的话,他是否会向七国复仇,给天下苍生带来毁天灭地的浩劫。

    所谓王剑,不过是天下至凶的武器,只希望这小子能心存善念,持王剑护佑七国。

    “黑小子,继续加火,”甘铁生吩咐黑塔,“必须烧出你毕生从未见过的至靑炉火。”

    这已是加火灼烧的第八天,黑暗战锤依然还无反应,坚硬如昔,甘铁生不禁疑惑,普通凡铁不过区区三个时辰便已融化。

    他蓦然想起,三十年前铸锤时一个微末的细节,当年墨夷皇族送来的黑色材质亦是久烧不化,当时,当时……

    甘铁生记忆起来。当年刚年满十岁的墨夷焱持匕首划破胳臂,以血浸染黑色材质,墨夷家族的神秘之血似乎比烈火更炙,转眼间黑色材质变软可铸。

    如今,墨夷焱早已死去十六年,去哪里再找这墨夷之血。

    甘铁生思索着,最后把眼光停留步扬影身上,步扬影看看自己,并没发现自己有何不妥。

    甘铁生别无他法,只能死马权当活马医,若这小子的血没用,证明这小子根本不配持有王剑。

    “小子,撸起你的袖子,伸出你的胳膊。”甘铁生对步扬影说。

    步扬影困惑地照做。

    “把胳膊伸出来,伸到黑锤之上。”甘铁生继续安排,他已从鞋内抽出匕首。

    炉内的热气蒸腾,炙烤着步扬影的胳膊,他看甘铁生又拿出了匕首,“甘前辈,这是?”

    “小子,忍者点,别乱动,这是给你铸剑,你总得付出点什么,”甘铁生一边轻松地说,出手却极为迅速,在步扬影的手腕开了口子,血珠滴下,注入黑锤,“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管不管用,墨夷家的东西总是神神秘秘。”

    步扬影的血开始浸染黑锤,炉火突然之间焰火更盛,发出至靑至紫的焰苗。

    “甘师傅,成了。”黑塔惊喜地说,他从未见过这种焰火,今天大开眼界。

    甘铁生也是此生第二次见,他拿起一把小锤,敲打黑锤,砸出一个小坑,果如黑塔所言,成了。

    “小子,可以收回你的手臂了。”甘铁生眼中放出激动的光芒。

    他将有机会再次打造属于王者的兵器,七国将永传他的名号。

    步扬影缩回手臂,流点血并不算什么,但难以忍受火焰的炙烤。

    “黑小子,轮起大锤,咱们开工了。”甘铁生情绪激昂。

    “甘师傅,我能帮上忙么?”步扬影问。

    “你能帮的最大的忙就是赶快出去别干扰我们,”甘铁生头也没抬,“如果你觉得有必要,还可以去找海叔包扎下伤口。”

    “不碍事,破了点皮而已。”步扬影说完,走出铁匠铺。

    铁匠铺里已满是大锤小锤的铿锵声。

    见步扬影离去,甘铁生忍不住问黑塔,“那小子真是步扬家族的孩子?”

    “你说影子哥?”见甘铁生没言语,黑塔继续说道,“那是自然,我们俩从小光屁股就在一起。”

    “哎,管他呢。”甘铁生嘟囔一句,低头专心铸剑。

    步扬影出了铁匠铺,来到海叔的阁楼,海叔和纳兰无敌都在。

    “血,”纳兰无敌睁大了他的眼睛,“你受伤了?”

    “呵呵,没事,刀口很浅。”步扬影满不在乎。

    但胖男孩坚持要给他包扎,他的手灵活而细致,一点也不像拿剑时的笨拙。

    “甘师傅开始铸剑了?”海叔问。

    “嗯,开始了,他还让我用血浸染了黑锤,”他忍不住问海叔,“海叔,我能拿动黑塔举不起来的黑锤,甘师傅又让我用血去祭,这是怎么回事啊。”

    “甘师傅自有甘师傅的道理,等你入了江湖便知这世间之大,无奇不有。”

    “海叔,这会不会和我的身世有关,我身上会不会有墨夷家的血脉?”步扬影放下衣袖,“我养父步扬尘说我亲生父亲是个英雄,海叔,墨夷家可有英雄?”

    “你呀,还是放不下心结,”海叔笑呵呵地说,“什么血脉呀,家室有,真的那么重要么?无敌,你说。”

    纳兰无敌直接摇摇头,“影子大哥,这真的不重要,我宁愿生于普通农家。”

    “海叔,我觉得您和甘师傅都有话瞒着我,”步扬影低着头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再说出身真的不重要么?”

    “孩子,我们都没瞒你什么,因为我们知道的也仅仅都是猜测,其实和你心里想的差不多,你或许有墨夷家的血脉或许没有,这并不重要,因为你还是你。”

    “我还是我。”步扬影重复这这句话。

    “等你入了七国江湖,或许能找到答案。”海叔说。

    “海叔,什么是江湖?”

    “仗剑饮马是江湖,茶米油盐也是江湖,你在这里是流放处的江湖,去了七国是七国的江湖,江湖无处不在,你本就在江湖中,何来什么是江湖。”

    “那我会和无敌一起去么?”

    “他们有他们的任务,你们各有使命,江湖虽大,但有缘总会重逢,”海叔停下看看步扬影和无敌,“希望你们莫迷恋于江湖,在流放处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会带着你们的力量前来。”

    “有必要的话,我自会联络你们,我自有我的办法。”海叔说,“等你的剑成,你便可以离去。”

    纳兰无敌则晃动这胖胖的身躯过来,拍了拍步扬影的肩头说,“哥,我有一句江湖经验送你。”

    仿佛他是个老江湖。

    步扬影看着纳兰无敌,等待他的经验。

    “打的过就打,打不过嘛……”

    “打不过怎么样?”

    “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