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倾城食神呆萌妃 > 第045章 太子妃
    让花卿感到更心累的是,连酸菜蛤蜊都没有!

    樱吹雪果真没诓她,等到了扶桑国的皇宫,宫娥们端着食具鱼贯而入,她看到了真正的扶桑国食物她才感到害怕。

    如果说,中原国的食物吊足了她的胃口,一不小心就让她垂涎三尺的话,那么扶桑国的食物,真真是足以让她倒胃。

    白白的乳酪甜饼,白白的厚重酸奶,颜色焦灼的羊排,还有一堆看不明白的酸菜鱼,酸瓜肉

    一点绿色都没有,一点讲究都没有!简直了!还能不能让人好好吃饭了!

    她忽然开始怀念起中原的食物来,深情的怀念。

    诸如什么荔枝肉,蟹酿橙,诗礼银杏,西湖醋鱼,莼羹鲈脍,干炸响铃,糖醋排骨,狮子头,荷花鱼排,桂花酱鸡,素蒸鸭,茭白鲊,酒炊淮白鱼,仙湖醉蟹

    更别说什么梅花糕,木樨糕,莲子糕,栗子糕,枣蓉糕,翠玉豆糕,豌豆黄,酿春卷,如意卷,芝麻卷,芸豆卷,芙蓉香蕉卷,金丝烧麦,凤尾烧麦,金丝酥雀,菊花佛手酥,梅花酥,核桃酪,合意饼,乞巧饼以及蜜饯菱角,蜜饯樱桃,蜜饯海棠,蜜饯银杏,蜜饯金枣,奶霜杏仁,奶白枣宝,冰糖核桃,蜂蜜花生,怪味花生,怪味腰果,芝麻南糖,水晶软糖

    中原,一个适合长肉的国家,简直太想念了!垂涎三尺的想念!

    她又扫视了一眼桌面上的饭菜,莫名其妙地想念起墨怀瑾来,那个喜欢口头占她便宜却会做饭来补偿她的人,如果他在,该有多好!他总是能利用十分有限的食材做出无限的美味。

    只是,眼下她该吃点什么好!她到底该吃点什么好!

    没有绿色真是让人无从下口,她纠结得肠子都快要打结了。

    她左右环顾,只见樱吹雪端起酸奶喝了一口,又咬了一口甜饼,看樱吹雪吃的有滋有味的,她便也跟着如此吃。

    咦,味道还算可以,并不算难吃。只是卖相不如中原国的食物精致而已,口感倒还算得上不错的。

    而且这个酸奶貌似还加了糖,酸酸甜甜的,煞是好喝。甜饼上面也铺了厚厚一层奶酪,吃起来酥香甜软,好吃极了。

    她把酸奶一饮而尽,旁边的侍女又给她加满。她伸手去抓羊排,感觉这羊排搭配着酸奶亦是美味异常。一口羊排一口酸奶,味道简直不要太好。

    只是,酸菜鱼是什么鬼?酸瓜肉又是什么鬼?还有旁边的一大锅乱炖又是什么鬼?她的筷子一连试了三个菜,味道太诡异了,她想吐掉,又觉得失礼得很,便只好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她感觉喉咙火辣辣的,肠胃来回翻搅,明明吃的是鱼和肉,却仿佛硬吞了块肥肉,感觉太难受了。

    侍女看她很不舒服的样子,忙给她递了杯酸奶,她接过一饮而尽,终于感觉好多了,只是,她再也没有食用的兴致了。

    她眼巴巴地看着萧珩他们吃饭,眼里的落寞一圈圈地放大,萧珩似乎微有察觉,转身洗了手,接过侍女递过来的方帕擦拭后,对樱吹雪道

    “阿奴跟着你,我一会还要去见父皇,阿奴的一切事宜就交与你去办了。”

    樱吹雪答道

    “请殿下放心!”

    萧珩瞥了花卿一眼,转身便走了。

    花卿跟随樱吹雪回了她的住处,两人刚坐定,门外便有侍女进来传话。

    “小姐,太子妃到了。”

    樱吹雪连忙站起身,走到门边迎接。

    太子妃在侍女的搀扶下走了进来,看到樱吹雪毕恭毕敬地向自己行礼,心里还颇为受用,花卿听不懂侍女所说的话,也就没起来。

    “咳咳,这位是?”

    太子妃问话,樱吹雪这才反应过来花卿还坐着。

    “回太子妃,这位是殿下在中原结交的朋友,当时殿下有难,是她救了殿下,她叫阿奴。”

    说完,她又忙用中原话对花卿说

    “这是太子妃。”

    太子妃?萧珩的夫人?他都有夫人了?花卿打量了一眼眼前的太子妃,模样算得上端庄,但算不上特别漂亮,和樱吹雪比起来差远了。

    “阿奴见过太子妃,太子妃万福金安。”

    太子妃不知道她说了什么,但是她行了礼太子妃却是看得见的。

    她摆了摆手,对樱吹雪道

    “你许久未归,本宫倒是挂念着很。这一路上可还顺遂?”

    “皆安,谢太子妃惦记。”

    “我看这个阿奴倒是挺有眼缘,她既是太子的朋友,便也是我的朋友,太子刚回,肯定先去见父皇了,也无过多精力来安排她的事宜,倒不如把她交与我,我来招待。”

    樱吹雪感觉有些为难,一时半会倒也不答话,太子妃又直言道

    “妹妹可是有啥顾虑?”

    樱吹雪顿了顿。

    “顾虑肯定是有的。一则太子妃金贵,阿奴虽是太子的朋友,可并不懂我们扶桑的规矩,怕冲撞了太子妃。二则阿奴不通我们扶桑的言语,整个东宫,也就太子,杜佑和我懂中原话,太子和杜佑皆为男性,倒不如把阿奴留与我来安排比较妥帖。”

    太子妃自从嫁过来后,太子便未曾正眼看她一眼,她掐指算了算时间,自己嫁给萧珩已经快八个月了,可这八个月,萧珩总是在做任务,关乎扶桑前途命运的任务,即便回到宫中,和她同床共枕,他都疲惫到不行,一沾床便睡着。

    她很是心焦。

    毕竟,八个月了,尚未圆房。皇宫中已出现了对她不利的言论。她靠着自己北梁嫡公主的身份嫁到扶桑乘宠不假,可如果不为萧珩诞下子嗣,将来萧珩登临大统,广纳妃嫔,她的地位将不保,她如何不心焦?

    她仔细打量着眼前的阿奴,真是粉雕玉琢的相貌,身段也风流,比起樱吹雪还要出色几分。

    她想招待阿奴,最初是想讨好太子,可眼下见到阿奴的相貌后,她却多出了一份警惕。

    但凡妻子,都不敢把如此尤物留在自己丈夫的身边,更何况一个地位尚且未保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