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倾城食神呆萌妃 > 第037章 刺客
    到华府华老夫人大寿这一天,华府到处悬灯挂彩,甚是热闹。

    华丞相和继室站在门外,招待宾客,脸上是说不尽的喜悦。

    “招待不周,招待不周,里面请!”

    “华丞相,恭喜恭喜,今日双喜临门,真是可喜可贺!”

    “华夫人真是好气质,听说华小姐长得倾国倾城,又知书达礼,可是随了夫人了。”

    “听说华小姐许配给了懿王爷呢!”

    “那可真是烈火烹油,锦上添花呀!”

    花卿和墨怀瑾坐在马车内,听到外人如此说,她莫名感觉自己心里很不是滋味。

    墨怀瑾想牵她的手,却被她打落,她气急了,死墨怀瑾臭墨怀瑾连续几晚把她当猪头啃了,弄得她脖子上全是印。

    紫鸢和绿箩还边给她擦药膏边安抚她道

    “等生了小王爷就好了。”

    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自己也打不过他!

    花卿白了墨怀瑾一路,墨怀瑾只是感觉好笑。

    等两人下了马车,华丞相和华夫人早已立定在马车前等着他们了。

    “微臣拜见懿王爷!”

    “臣妇拜见懿王爷!”

    墨怀瑾赶紧搀扶起

    “丞相及夫人无须多礼。”

    花卿又恭恭敬敬地朝着华丞相和华夫人行了一拜

    “花卿拜见师父,师娘!”

    “好徒儿,快快请起,来,里面请。”

    墨怀瑾伸手去抓过花卿,拉着她的手一起进府,花卿又本能地拍了他一巴掌,墨怀瑾贴在她耳边轻声道

    “你要是想全部人的眼光都看过来,你就闹吧!”

    花卿瞬间蔫了。要死了,当初就不敢为了他那晚蟹酿橙,不辞千里跟着他!现在好了,现在成了荔枝木上的烤鸭,里外皆煎熬!

    华夫人走在后面,她看到花卿那双眼睛和她的仪态后,心慌到不行,因为她长得实在太像一位故人了,难怪老爷嚷着要收她为徒。

    可是老爷竟然说收她为徒,那想来花卿并不是当年真娘带走的那个孩子。

    只是,她心里还是很不爽,这么个野丫头仗着自己长得像真娘,便让老爷认她做徒弟,又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对王爷眉来眼去,让王爷当着众人的面,牵着她进门,那种感觉,仿佛她才是未来的王妃!那曲曲呢?她的宝贝女儿曲曲又算什么?

    这个花卿,也太有心计了!寻着机会她定然饶不了她!

    花卿和墨怀瑾跟着华丞相进到内殿,见了华老夫人。华老夫人见到花卿不禁问

    “孩子你今年多大了?”

    花卿一脸的懵,怎么这些长辈都喜欢问自己年龄,好尴尬,好尴尬!

    看到花卿一脸的羞赧,华老夫人才自觉自己失语了,华丞相在旁打了个圆场。

    “母亲,花卿她快十五了。”

    “哦”,华老夫人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下来,再无光泽。

    “也不知那孩子现今过得怎样?”

    “母亲你放心,清语吉人天相,定会好好活着的。”

    因为有外客在,华老夫人倒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她看花卿的眼神,总是不太一样。

    许是因为老人家都啰嗦,还都喜欢讲一些晚辈不喜欢听的故事,墨怀瑾没听几句就困了,可花卿却一直听得津津有味,仿佛华老夫人说过的景见过的人她都在梦中见过似的。

    “懿王爷,皇上和皇后来了!丞相让我通知您一声。”

    “好,知道了。”

    传话的小厮走了之后,墨怀瑾便和花卿扶着华老夫人告别,往前门行去。

    前门早已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其中有些宾客从来没得见过皇上皇后的,此刻垫着脚尖往路上看去,但因有护卫在旁,倒也没人敢逾矩,而且逾矩是要掉脑袋的,他们才不敢轻举妄动。

    皇后眼尖,远远地就看见墨怀瑾一对搀扶着华老夫人走了出来。

    “皇上,您瞧!”

    皇上顺着皇后的手指,那本就不大的眼睛眯得越发小了。

    “懿王居然把当日的小书童带过来了?”

    皇上来了几分兴致,等花卿三人到了跟前,花卿三人齐齐地参拜了皇上和皇后,皇上甚是开心,对华老太太说了几句祝福的话,旁边的人便开始不淡定了。

    华府真是不简单,华老夫人的寿宴竟然请得动皇上。

    可那王爷的小书童更不简单!不仅让王爷携着她进来,连皇后都带了礼物来给她!

    皇后看到花卿高领下掩藏着的点点印记,不禁掩鼻而笑。

    “花卿,本宫听说,你的画连丞相看了都赞不绝口,还因此要收你为徒,你若得闲,让懿王带你入宫,我们多聚聚,本宫也喜欢绘画,正好可以切磋切磋。”

    所谓拿人手软,吃人嘴短。花卿收了皇后送的礼,并只好硬着头皮说

    “好,一定!”

    花卿其实并不喜欢这么热闹的场合,她也不懂应酬,好在她扶着华老夫人出来时,墨怀瑾和她分立华老夫人两边,没再缠着她。

    而且皇上和皇后来了之后,墨怀瑾便和皇上走了,不知道两人说什么,但是墨怀瑾的眼光时不时地往她身上瞥。

    那种感觉,仿佛自己是个引他注目的冰糖葫芦桩,她满身挂着的都是冰糖葫芦一样!一想到墨怀瑾晚上啃自己的嘴巴,她便浑身不自在!

    反正皇后也被华曲曲叫走了,她可不想被墨怀瑾继续盯着,她朝墨怀瑾做了个鬼脸,转身却碰上了华夫人。

    “花卿,我刚刚在曲桥上丢了块手帕,你可以帮我去找找吗?”

    华夫人一脸的急切模样。花卿点了点头,爽快地答应了。

    华府可真大,她跟着华夫人,生怕自己迷了路,可越走越感觉到庭院之深,本来一开始自己身处热闹繁华之处,可是跟着华夫人走着走着,除了站列看守着华府的侍卫外,其余闲人一律未见。

    “花卿,你今年几岁了?家住何处?”

    又是同一个问题!中原人真是奇怪,老喜欢问她年龄!

    “回师娘,花卿只差不到一个月就十五了。家住南疆的一个小渔村呢,很偏僻的一个地方。”

    华夫人“哦”了一声,走到桥上,看着底下绿得像翡翠的湖水,脑筋不停地转着。

    “那你从南疆来到中原,可还习惯?懿王对你可还好?”

    花卿连忙摇头。

    “不好,他对我一点都不好,平常喜欢气我,生气时还喜欢啃我,可我又不好吃!”

    “啃你?”

    花卿解开了衣领的扣子。

    “诺,师娘你看,他啃我脖子。”

    华夫人近前一看,满脸通红,她内心很生气,可是表面却仍很淡定,她帮花卿把衣领的扣子系上。

    “花卿,这件事情以后不要跟别人提,知道了吗?”

    花卿乖巧地点了点头。

    华夫人又装作继续寻找手帕的模样,走到她之前命人动过手脚的木桥处,忙唤花卿道

    “花卿,你看湖面上是不是浮着一块手帕?”

    花卿近前一看,答道

    “没有啊?”

    这时远处有侍卫带着弓箭冲了过来,边跑边喊

    “有刺客!”

    华夫人惊得满头大汗,一手扯过花卿把她拎到那块松动的木板前,柔声道

    “你探头下去看看,真的有。”

    花卿身子前倾,低下头去看,可寻了许久,也没见到,河面一直很平静。

    “夫人,你是不是”

    “眼花”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她便感觉有一股外力推向她,她随着身前的木板从上往下降。

    “嘣”

    “来人啊!快来人啊!刺客在这!快点抓刺客!”

    华夫人指着花卿落水的位置对外叫喊,很快桥上便围了一圈,弓箭手纷纷对着河面开始进行扫射,一时河面箭雨纷飞,河水被激打得起一两米高。

    华夫人看见刚刚花卿落水的位置开始泛红,心里开始稍安。

    “来人,把刺客捞上来!”

    华夫人一听,顿时面如死灰。

    “且慢!今日是老太太七十大寿,且有圣驾在此,你们谁敢前去禀报?要是惊动了圣驾,丞相怪罪下来,我看你们有几个脑袋!”

    领头的侍卫忙低头道不是。

    “那依夫人的意思?”

    “派几个人在这盯着,等老太太生辰一过,明日再打捞!”

    “是!”

    她心想的是等晚上无人了,自己再暗中安排把花卿处理掉,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家中地下室被人打开了。

    当侍卫告诉华丞相家中密室被盗,华丞相连忙赶去密室时,才发现密室机关尽毁,而军机图早已不知去向!

    华丞相急急忙忙地发号施令

    “抓住刺客!要是刺客跑了,你们提头来见!”

    当华丞相领着侍卫赶到桥边时,华丞相发现华夫人跟前的木桥少了两块木板。

    “来人,放箭!”

    华夫人也不阻拦,脸上的神情很是不自然。放完箭后,华丞相又命众侍卫

    “捞!”

    只听得“扑通”“扑通”的声音,又见着无数的水花飞溅。

    “丞相,这边没有!”

    “这边也没有!”

    华夫人急了,指着花卿刚刚落水的地

    “从这里顺着水流方向搜,搜不出来治你们的罪!”

    侍卫懵了,顺着水流方向搜,华夫人当刺客是鱼啊?是鱼有时候也会逆流而上的啊?

    可毕竟人家才是主子,他们除了“是”字外,并不敢多说一个字。

    水里的侍卫把整条河都搅浑了,还是没找到人。当他们湿漉漉地站定于华丞相跟前时,华丞相那阴森可怖的脸只骂了一句

    “一群饭桶!”

    随后便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华夫人连忙过来搀扶,给他揉背揉胸,好言好气地劝慰

    “老爷,当心身体!”

    “走开!”

    华丞相一甩手,华夫人失去重力摔向了地上。这时一个侍卫疾驰奔了过来,扑通倒地,急促道

    “报!丞相,懿王爷的随身书童不见了!”

    “什么?”

    花卿不见了?

    “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去找!”

    一众侍卫转身寻去了。摔坐在地上的华夫人这时爬了起来,别有用心地道

    “老爷,怎么会这么巧?那花卿和刺客是不是同一个人?或者说他们是一伙的?”

    “一个妇道人家,回你的房间去好好教育好你的女儿,其它的事情不用你瞎操心!”

    华丞相气得肝疼,他生平最讨厌别人嚼舌根,何况还是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嚼舌根。

    但眼下,他却也只能耐着性子去寻皇上和懿王禀明情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