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14章 千雨雅的青春物语肯定有问题
    “叮~咚——”

    随着校园铃声响起,年过六旬的老教师顿了顿,说道“先讲完这段再落堂(下课),不会耽误你们吃饭。”

    “啧。”千雨雅旁边的黎莹小声抱怨“完了,完了,午休没一半了。”

    千雨雅心有同感地点点头,上了一上午课她也有点累了,毕竟国中并不只有文化课,所有学生一大早都要进行战法操练——这里有不少学生的志向是考入军事学院,自然要提前熟悉战法知识。

    上午最后一节课是历史课,历史先生是任职几十年的老学究了,讲课无聊不说,而且还特爱拖堂,令学生们生理需求暴增——许多学生就喜欢在上历史课的尸骸去拉屎。

    最重要是,无论是文化学院还是军事学院都不对历史成绩有需求,因此大家都是敷衍一下这门课,随便听听。

    千雨雅也是如此,心思早就飞到云端之上,思考今晚晚饭吃什么。想到晚饭,她就会回忆起千羽流昨晚的奇怪举动,而且千羽流也让她感觉有点陌生,仿佛整个人变得……变得……

    变得有点傻……

    胡思乱想的时候,千雨雅忽然看见课室对面的方文华正在看自己。两人对视一眼,方文华做了个鬼脸挑挑眉,千雨雅掩住嘴巴,眉毛弯弯笑了起来,方文华也嘻嘻露出笑容。

    “方文华,烈宗三兴有这么好笑吗?”历史先生看见方文华的小动作,忽然声调抬高起来。

    方文华吓了一跳,连忙危襟正坐摇头“不好笑不好笑。”

    历史先生看着下面坐着的年轻学生们,叹了口气,用粉笔戳着黑板“历史虽然不能让你考到你们心仪的学院,但历史可以让你们认清楚世事的发展。辉耀历年,逆贼魏直占据天下三分之二,谋朝篡位,宣告第二辉耀王朝的正式灭亡,同年烈宗于锦官郡称帝,往后十年横扫魏直、吴猛等军阀,三兴辉耀,史称第三辉耀王朝。辉耀历二千余年来,天灾不计其数,但每逢天崩地裂之时,总有英雄豪杰力挽狂澜,守护辉耀一统,此乃人心所向,也是天命所归……”

    忽然,外面走廊响起惊慌的吵杂声“统计司进学院了!”

    “统计司来抓人了!”

    “什么?”课室里的学生顿时坐不住了,全都闹哄哄地涌到走廊上。历史先生也没阻止,只是唉声叹气躬着腰戳了戳黑板“要记得,辉耀是天命,天命啊……”

    “统计司来学校抓人?”黎莹抱住千雨雅的手臂,有些害怕有些好奇“学校里面也有逆光乱党吗?我听说统计司都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特别爱折磨犯人的变态,他们会不会在学校里面就……哇哇哇,我们去看看吧!”

    明明语气慌得一笔,但千雨雅发现黎莹明明就是一副兴奋的模样,心里有些无语——黎莹父亲是星刻郡主簿司司长,相当于丁郡守的管家,从小娇生惯养没见过人间疾苦,对统计司不害怕也是理所当然。

    千雨雅对这些事并不感兴趣,但黎莹拉着她,她也只能陪着一起到走廊围观。然而还没仔细看,千雨雅就听到远远传来一声大喝“千羽流,你居然敢出现在我面前!?”

    哥!?

    千雨雅挤开人群看过去,看见操场上站着好些人,而往日高大英俊的战法老师枫川流,现在忽然像是变了个人,脸色狰狞怒发冲冠地冲向穿着黑色马甲的统计司青年,出手便是光影变幻的战法推掌,劲力破空震鸣!

    千雨雅还记得第一次看见枫川流的时候——那时候她们刚入学,枫川流作为战法教官,向她们表演了战法所能造成的破坏力。

    枫川流仅仅轻轻一掌,就在石头上印上深深的痕迹!

    从那以后,再调皮的学生,在战法课上都乖得像个鹌鹑!

    后来他们才知道,枫川流是星刻军事学院的优秀毕业生,实力强劲,不比在役军官差,在星刻郡都算是数一数二的高手!

    然而面对枫川流出尽全力的含恨一击,国中学生们看见那个统计司青年轻飘飘双手划出一条弧线——

    铛!

    光爆的声音,宛如钢铁在撕咬!

    枫川流的攻击不仅被人完美化解,就连他的右手也陷入敌人的控制住,只是被狠狠一扭,枫川流便痛得满头大汗背过身子半跪下来!

    “千……羽流!你这个弑杀恩师的畜生!你有种就杀了我!杀了我!”

    “我是统计司干员,不是流氓罪犯。”那青年压制住枫川流,掏出手铐平静说道“我只是按照命令,抓捕逆光乱党疑犯。如果你是无辜者,统计司会还你一个清白。”

    “那你为什么要杀林先生,为什么!”枫川流脸贴着地面,怨恨地看着青年,恨得嘴唇都咬破了。

    青年没有回答,指挥其他干员将枫川流押回车里。枫川流被干员们拖着走,忽然狂笑起来“弑杀恩师,抓捕同学,千羽流,你的下场会比我们凄惨百倍,千倍,我会活下去,我会活到看着你死无葬身之地的那一天!”

    教学楼里的学生们议论纷纷,校长和教师们既没有上前阻止统计司,也没有与统计司干员攀谈,只是脸色阴沉地站在旁边。

    这时候青年回过头,看了一眼教学楼里的学生们,教学楼顿时安静下来。哪怕隔着几十米远,但不少学生连直视青年都不敢,主动移开视线避免对视。

    唯独千雨雅直勾勾地盯着青年,直到两人眼神交汇。对视一眼后,青年便转身上车,离开了星刻国立中学。

    “统计司居然来学校抓人……”

    “你们听到没有,那个人杀了老师还来抓捕同学,简直是兔子专吃窝边草啊。”

    “我邻居也被统计司抓了,之后也没回家,听说是死了,枫老师看来也完了。”

    学生们议论纷纷,千雨雅有些失魂落魄地返回课室,这时候方文华忽然靠近过来,小声说道“雨雅雨雅。”

    “嗯?”

    “放学后不如我送你回家吧,你看统计司都是一群变态,现在他们敢来学校抓人,天知道会不会抓学生,我们一起放学会安全点……”

    千雨雅站定,斜着眼看方文华,轻轻吐出一个字“滚。”

    “啥?”方文华愣了愣,以为自己听错了。

    “滚开!”千雨雅生气地大骂一声,推开一脸茫然的方文华,回到自己座位上。跟在千雨雅后面的黎莹看了一眼方文华,怜悯地拍了拍方文华的肩膀“以后说话多动动脑子。”

    方文华脑子还是没转过来“我说错什么了?”

    黎莹没再理他,回到座位上发现千雨雅脸朝窗外,黎莹看不见她的表情,便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个统计司的干员,是你什么人吗?”

    这并不难猜——千又不是什么大姓。

    千雨雅转过来,拿出手帕擦了擦右手,黎莹看见她右手大拇指关节处有几个深深的牙印,显然是刚刚咬出来的。

    “他是我哥。”千雨雅平静说道“你对他有什么了解吗?”

    n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