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100章 阴阳怪气的弟弟
    跟那些可以用来榨油的亲戚不一样,荆正威,荆正武,都是相貌堂堂的贵公子,毕竟富人年轻时的相貌是不可能差的——荆家足有百年历史,光是原生态的基因筛选(只娶美女)都能定向培育出质量优秀的族人。

    那些胖子年轻时也差不到哪里去,也会为了延年益寿修炼战法,只是等年纪一大,新陈代谢减慢,而自己掌握的钱权却随着年龄增长越来越多,他们当然无法维持身材,沉浸在享乐之中变成一个个肥仔。

    不过荆正威和荆正武的气质完全不一样,荆正威就像是邪魅狷狂的病公子,而荆正武是英明神武的竹君子。如果用荆正威的审美观来形容,那就是他自己能女装成柔媚的美女助理,而他的弟弟就只能女装成阳光运动美少女——大概就是这样的差别。

    但乐语对荆正武并没有多少恶感。

    或者说,荆正威对他弟弟没多少恶感。

    虽然他们两个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为了争夺家主而斗个你死我活,但荆正威其实很欣赏荆正武——聪明,勤奋,不骄不躁,用尽关系,不择手段。

    荆家人里自然不存在好人,荆正武涉足家族生意后也会经常中饱私囊,乐语给白夜的那几个宝藏就是荆正武的‘小金库’。但这样做才是正常的,所有人都是这样做,要不是荆正威没机会,他肯定也侵吞家有资产。

    真正令荆正威欣赏的,其实是他弟弟始终坚守一点在银血会的规则内行事。这个规则不是说‘不犯规’,而是‘只要没人发现那我就不算犯规’。

    不破坏银血会的规矩,不损害银血会的利益,这才是玄烛郡的第一铁律。其他几个继承人或多或少都触发了这一铁律,唯独荆正威和荆正武死守这一底线,因此在荆正威看来,家主之位不是他的,就是他弟弟的。

    如果家主被他们以外的继承人夺取,那银血会迟早会对荆家下手。连‘大是大非’都看不清楚的家主,在别人眼里就是一块待宰的肥肉。

    如果是荆正威,必然会选择跟荆正武虚与委蛇,但乐语可没这种兴趣——他疯起来连自己手下都砍,还怕一个弟弟?

    “我亲爱的弟弟啊,好久不见,哥哥甚是想念你啊!”

    被乐语狠狠一个熊抱,荆正武都愣住了,他旁边的未婚妻琴悦诗也懵了。

    如果说谁对大公子荆正威了解最深,那肯定是他们这些对家主之位虎视眈眈的兄弟们了。

    荆正威的关键词是什么?城府深沉,残虐诡异,老奸巨猾……反正没有一个词会解释他‘主动抱住弟弟’这个行为。当荆正威抱住荆正武的时候,守在远处的保镖还以为这里要发生一场兄弟阅墙的‘荆园之变’,吓得都赶紧往这边跑。

    “正武……正武也甚是观念兄长。”荆正武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双手僵硬地拍了拍乐语的背,保镖们发现不是在打架,连忙止住脚步退回去。

    “今天大兄如此热情,看来心情不错啊,是遇到了什么好事吗?”一旁的琴悦诗看了一眼青岚,轻声问道。

    “是啊,能回家看弟弟,我心情肯定好啊,你说是吧弟弟。”乐语松开荆正武,伸手摸了摸弟弟的头,将他的帅气发型都揉乱了。

    荆正武连忙退后几步避开乐语的魔爪,恭敬说道“兄长你是第一次带青岚小姐来荆园吧?我就不阻碍兄长带青岚小姐参观荆园了,祝愿两位早生贵子,晚上再见。”

    说吧,荆正武就牵着琴悦诗匆匆离去,仿佛乐语冲过来抱住他似的。

    青岚也是一脸目瞪口呆地看着乐语“公子,你刚才……”

    “我刚才怎么了?”

    “你刚才好热情啊。”青岚心里暗道,比对我还热情。

    “不然就得跟他们聊得没完没了。”乐语挠挠头,平静说道“你难道想和他们聊天吗?”

    “但……他不是你弟弟和你弟媳吗?”青岚有些奇怪“聊天的话,不是挺好的吗?”

    “呵。”乐语笑道“你有没有注意到,我其实一直没有介绍你的名字。”

    青岚微微挑眉,但脸上却是微笑着,温柔地点点头“没注意到呢~”

    乐语感觉哪里不对,不过也没在意“但是在临走前,我那个弟弟可是准确说出你的名字呢。”

    青岚想了想“公子这些天一直带着我出门,二公子知道我也不是很奇怪……吧?”

    “这其实还好,但你还记得他临走前对我们说了一句祝福的话吗?”

    青岚脸微微一红“二公子好像是祝愿我们早生贵子。”

    “呵。”乐语冷笑道“你难道不知道荆……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青岚微微一怔。

    “我那位亲爱的弟弟,自然更了解我是一个怎样的人,但他还祝愿我们早生贵子……我可不想跟这么阴阳怪气的人聊天。”

    “俗话说得好,天然克腹黑,腹黑克傲娇,我自然得装出一副热情大哥哥的模样赶走他,不然跟他聊一会,怕是把我今天穿什么内裤都聊出来了。”

    乐语虽然死替了荆正威,但他一直都是限量地吸收荆正威的记忆,完全拒绝荆正威的影响,自然是无法继承荆正威腹黑的那部分性格。跟其他地位低于荆正威的人互动时,乐语还能装出一副高冷的霸道总裁相,但若是跟弟弟聊天,怕是会被弟弟认出自己哥哥‘变蠢了’。

    乐语转念一想,故作聪明聊天的话,他必然露出破绽,何不反其道而行,装出一副傻萌大哥相,肯定能糊弄住荆正武。

    只要我露出的破绽够多,就等于没有破绽!

    果不其然,荆正武直接被他吓跑了,怕是等到晚上的家族内宴人多的时候才敢出现在乐语面前,毕竟一见面就弄乱发型谁顶得住啊。

    乐语一边为自己的机智沾沾自喜,走了两步发现青岚没跟上来,呆在原地不知道想什么,问道“青岚?”

    “啊?”青岚回过神来,连忙跟上来“公子对不起,刚才我——”

    “行了,走吧。”乐语摆摆手“对了,你是第一次来荆园,要我带你参观一下吗?”

    青岚精神一震,连连点头“好啊!”

    “好。”

    乐语来到一处放满书架,典雅幽静的书斋“这里是潇湘斋。”

    乐语来到一处两侧透风,竹林围绕的别厅“这里是秋爽馆。”

    乐语来到一处隐藏在林园之中,寂静明亮的别院“这里是拢萃堂。”

    “好,去下一处……”

    青岚忍不住了,拉住乐语问道“公子,我们就,就这样走马观花看一遍吗?不应该是坐一会,讲述下这里的历史事迹,酝酿一下情操吗?”

    “哪有什么历史事迹,都是荆家这个暴发户附庸风雅建起来的小院子,换我说还不如建个战牌馆打牌。”乐语摆摆手“至于情操……呵,你还指望荆园这个地方能培养什么情操?”

    米蝶和利桑只当听不见大公子的吐槽,青岚有些郁郁寡欢“……也对,公子说的是。”

    “逛了一会,时间也差不多到午饭时间了……”乐语看了看怀表“午饭是在各人的院子里吃,不用遇见那些看着伤眼睛的亲戚,也不用跟阴阳怪气的弟弟说话……你最好中午吃饱点,不然我觉得晚饭的时候你肯定没心情吃。”

    乐语吐槽一句,青岚‘嗯’了一声,亦步亦趋地跟着乐语。

    “对了,中午吃什么来着,那个管家刚才好像说过……”

    米蝶提醒道“全蟹宴。”

    “对,全蟹宴。”乐语看了一眼青岚“你能吃蟹吗?”

    “能。”青岚微微点头“青岚没那么多讲究。”

    乐语点点头,忽然又想起什么“还有,有告诉他派人去买蜜糖五花茶和椰奶吗?”

    青岚眼睛一亮,抿唇说道“公子,其实不用特意为我买饮料,青岚喝茶就可以了……”

    乐语点点头“那好,你喝茶,那瓶椰奶米蝶你喝吧,带回去给你儿子喝也行。”

    青岚脸色一僵,米蝶扯了扯嘴角,终究还是忍住了笑,说道“悦来酒家的蜜糖五花茶,大门石街的椰奶,已经吩咐了。我和我家人都不喜欢太甜的饮料,还是让青岚小姐喝吧。”

    “哼,你这次运气好,我最讨厌就是有人得了便宜还假惺惺卖乖。”乐语拍了一下青岚的头,说道“而且不是特意为你买,是我想喝,吩咐的时候想起你才帮你说一声,知道了吗?”

    青岚摸了摸被打的头,眼睛明亮地看着乐语,嘴角上扬,也没回答,乖巧地点点头。

    乐语看着她那副满脸洋溢着开心的脸,感觉有些奇怪“噫,至于这么高兴吗,那家店是不是在椰奶里下了毒,你一天不喝浑身难受?”

    青岚摇摇头,眨眨眼睛小声说道“公子你不懂的。”

    ……

    ……

    “沈宏死了,白玉兰昨晚也死了。”

    湖中小亭里,正在泡茶的琴悦诗随意说道。

    “我这位大哥越加厉害了。”荆正武扶了扶额头,“没想到安插的最久的两个钉子,居然被他一个接着一个地拔出来……他从红月堡垒回来后,行动方式仿佛换了一个人,变得更加聪明,也更加凶残……”

    “据说,荆正威还有一支秘密情报部队,他之所以对沈宏和白玉兰痛下杀手,极有可能是情报部队帮他查出了两人的秘密。”

    “情报部队……不可能。”荆正武摇头“过去十几年都没出现,怎么可能他手下现在忽然出现一支神不知鬼不觉的情报部队?”

    琴悦诗为荆正武面前的茶杯倒进茶水“那怎么解释他忽然铲除自己的两个得力助手?”

    “他肯定是有特殊的情报源,但情报部队未必是他自己的。”荆正武端起茶杯“他可能是跟其他势力达成了交易,为了家主之位,不惜出卖荆家的未来,以获取援助支持。而能在玄烛郡构筑情报网,同时又想插手荆家事务的势力,只有两个。”

    “一个是杀之不尽的逆光白夜,但这绝无可能。”

    “而另一个,就是藏在银血会阴影里的黑暗……刺客组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