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75章 为千羽流报仇!
    「目前进度」

    乐语从水桶里掏了些水润润喉咙,喝起来一股昏睡红茶的味,明显加了零件配料,但就算这样他也得喝,难道还有人会忽然上车觊觎他的谷道热肠吗?

    捕奴队整整一晚都在移动没有休息,与此同时乐语的新挑战‘浪费时间’也在唰唰唰地推进进度——这速度差不多有迅雷那么快了,一晚上就有人为他浪费了共计一百小时,看得乐语摸不着头脑,都快以为这系统是不是出了。

    不过他偶尔听见车外有人抱怨了一句‘哪里有黑衣剑士追上来啊’,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捕奴队把他的话当真了,真以为他是什么重要人物,整个晚上都在小心翼翼地堤防路中央忽然冒出个黑衣剑士给他们来一发星爆气流斩。

    ‘原来忽悠就能令人浪费时间啊。’乐语顿时恍然大悟,心想这个挑战不过如此。

    不过他仔细一想,又觉得这次成功难以复制他是以自己作为人质,并且扮演得跟神秘组织干员一样,捕奴队才会相信他说的谎言。

    而且捕奴队运输货物时本来就十分紧张,自然是有杀错无放过,哪怕他们觉得乐语在说谎也不敢赌,因为他们若是赌错了,后果是他们承受不起的。

    种种因素堆叠,所以他们才愿意浪费这么多时间在这些事上。如果乐语随便说一个‘集齐七颗龙珠可以实现愿望’的谎言,他们才不会理乐语。

    可信性、可实行性、不可证伪性……乐语打算等下随便找堵墙写上‘今天是开国祖先的生日,将这句话复制到十堵墙可以运气变好,我试过,是真的,不转不是辉耀人’。

    虽然写十句话浪费的时间不多,但乐语还是很信任这种谣言的传播威力,毕竟他当年就转过很多次。唯一的问题就是传播的时间比较长,但至少是找到这个挑战的达成办法,比之前的一头雾水好得多。

    真是祸福难料,本来被人贩子抓住挺倒霉的,没想到居然无意获知挑战的达成方法,感恩。

    为了表示谢意,乐语决定等到了地方就用净魂邪魔之剑杀光他们,感恩。

    毕竟阴音隐说过,吸取生命力这种杀人方法不痛,乐语也进行过深度体验,的确是无痛,而且还附带长达至分钟的濒死恐惧体验。一般人死了也就死了,但净魂邪魔之剑可以将这个死亡瞬间拉长至数分钟,想必可以给接下来的这群幸运用户带来刻骨铭心的体验,感恩。

    主意已定,乐语也放松下来,气定神闲,闭目养神。此时其他三人也都清醒了,坐在他对面青年看见乐语这副模样,从水桶掏了口水喝后,忍不住问道“兄弟,都现在这样了,你怎么还这么轻松?”

    “做人呢,最紧要是开心,不开心是一天,开心是一天。”乐语淡淡说道。

    “莫非兄弟有办法离开吗?”青年低声说道“请问兄弟高姓大名?在下罗觉,这位小哥是奉真,那位大哥是许颂安,如果兄弟能带我们离开,大恩大德没齿难忘,我们必有回报!”

    少年奉真闻言顿时可怜巴巴地看着乐语,似乎下一秒就会哭出来,感觉跟小狗狗似的。

    大汉许颂安的口球还没能摘下来,口球用麻绳串起来绑住他的口部,绑的非常紧,而且另一端还挂在车厢上,也就是说除非用利刃剪断口球的麻绳,不然根本解不开。他正在掏水从嘴唇边缘流进口部,听见他们的对话也跟着重重点头,似乎在说‘俺也一样’。

    乐语没有给出肯定的答复,只说道“等待,并满怀希望吧。”

    他必然会除掉这伙捕奴队的,但在事成之前,何必夸口吹嘘?凡是说出‘这波稳了’,最后都必定扑街。

    而且……

    黑衣楼和黑衣剑士的事,他只跟面前三人说过。然而现在捕奴队却得知了这个情报,并且信以为真,也就是说,面前这三人中,有人将情报传递给捕奴队了!

    这三个人中,至少有一人并非是被拐走捕捉的奴隶,而是捕奴队的成员,专门负责监管他们!

    是一直在输出情报安抚大家的罗觉?

    还是一直哭泣惹人怜惜的奉真?

    还是被塞了口球的许颂安?

    绝了,被人贩子绑架的时候居然还能玩一盘四人狼人杀,这趟旅程还真是轻松愉快。

    不过乐语根本不打算跟他们叽叽歪歪,等到了地方他掏出大宝贝净魂邪魔之剑一通乱杀,直接掀桌,岂不美哉?

    乐语倒是想得挺美,然而马车又行驶了一天,半路上居然还是没停。途中捕奴队给车厢又了一桶水,昏睡红茶味更浓,乐语坐马车也坐累了,中间便睡了一会。

    等他醒来,已经是晚上了。

    捕奴队居然急行军两天两夜!

    按照脚程,乐语估摸他们已经离开晨风区边界,甚至可能已经到达东阳区了。

    难道这群捕奴队就不打算中途补给,想直接一路赶回东阳区郡城?你们这次是拐到绝世美人还是怎么的,至于跑这么快吗?

    似乎听到乐语心中的抱怨,捕奴队终于停下来了,地面也变得平整许多,从天窗往外看,外面也出现了路灯之类的照明装置,显然是进入了村镇地区。

    “出来!出来!”

    “走慢了是想挨抽吗!”

    “举起双手!”

    捕奴队将抓来的人赶出车厢,乐语便知道机会来了。这里很可能是捕奴队的临时据点,所以他们才敢放心让饿了两天两夜的人出来进行进一步的驯化。

    轮到乐语这辆车,车门打开,外面的人用棍子敲了敲车厢“出来,别磨磨蹭蹭!”

    等我出去,就把你们全杀了!

    我想想啊,先用圣者遗物杀几个人出出气,然后趁着夜色钻进房屋区隐藏,再借助‘藏剑战法’将所有敢步入黑暗的敌人一个个枭首,等捕奴队的人崩溃再出来追杀他们。

    完美的计划!

    乐语气定神闲地跟着其他三人离开车厢,等他的脚再一次踩上陆地,先呼吸一口清新的空气,然后优雅地举起右手,准备将圣者遗物变形——

    “你干什么!?”

    随着一声大喝,紧接着便是数十声上膛声。

    乐语眨眨眼睛,才发现他们正处于一个类似瓮城的地方,灯火通明的城楼上站着数十名手持铳械的武装分子,旁边的捕奴队成员也手持各种兵器。

    当乐语举起手的瞬间,城楼的数十名武装分子便瞄准了乐语。

    他回头一看,发现后方是一座矿山洞穴,周围什么房屋都没有,除了马车,就是虎视眈眈的捕奴队成员。照明装备到处都是,乐语一眼望过去,居然连一处阴影都看不见。

    乐语想了想,慢慢将左手也举起来。

    ┗′?∧?`┛

    ……

    ……

    星刻郡外城,一处民房里。

    “你是说……千羽流,没有背叛老师,没有背叛我们?”

    高进看着放在桌上千疮百孔的深蓝外套,满脸都是抗拒的难以置信“怎么可能……”

    “不仅如此,他还是为了白夜的未来,才忍辱负重加入统计司。”夏林果说道“醒醒吧,那一晚如果千羽流没有杀老师,老师陷入统计司之手,那白夜早就在星刻郡里覆灭了。”

    “但……二先生……”

    “林雪恩才是真正的叛徒,千羽流正是和林雪恩仇断时遭到铳击,你不要说你对此没有怀疑——要是千羽流在跟林雪恩仇断时落败,那么林雪恩显然会成为最大获益者。”

    “但是……”

    “白夜在两天前掀起革命时,其中动用了不少无认证铳械。白夜不可能一大早就将这么一大批战略物资放在危险的星刻郡里,而封城后负责城门审查工作的,恰好是千羽流。”

    高进痛苦地伏在桌上,全身颤抖不已,忽然猛地一拳头砸向旁边的墙壁,直至将拳头打出血才停下来!

    “我……一直……错怪他了……”

    高进两行热泪滚滚流,猛地转头看向夏林果“你需要我做什么!?”

    “为老师,为白夜的人,为千羽流报仇。”夏林果平静说道“这场革命被迅速镇压,并非是决策问题,而是有内奸与统计司蓝炎串通!”

    “而这个内奸,很可能就是杀死千羽流的凶手!千羽流不是死在敌人手下,而是死在自己手里!”

    “正如千羽流是老师的暗手,我知道你也是老师的暗手——高进,你肯定有办法联系白夜,对吧?”

    “报仇……”高进细细咀嚼这个词,眼神逐渐清明起来。

    “这次,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雪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