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我是一个神 > 第六十五章 舍生忘死的王国战士
    不过防守方的王国战士中还是有勇士的。

    见到那几名兽人登上堡垒的城墙,一些手持战锤与战斧的后备军,也就在一名将领的率领下不要命的冲了上去。

    “为了王国,为了真神!即便我们死去,我们的灵魂也将登上神国永享安宁!”

    抱着这种信念,这些人在冲锋时可谓无所畏惧。

    甚至,他们就是为了求死而上阵。

    故在和那些登上堡垒城墙的兽人战士交手时,也完全不知防守。就只是紧要牙关,拼命进攻。

    于是在付出七人伤亡的代价后,登上堡垒城墙的那五名兽人战士也就被砍倒了四名。而那个最强壮的兽人百夫长,则是被砍断了一只手臂然后赶下了城墙。

    在断臂的情况下从六米多高的地方跌落,摔在地上的那一刻眼见也是活不成了。

    这让堡垒城墙上的欢呼声变得越发响亮。

    王国的战士们纷纷高吼着“信神之人,死后必将永生”的话,此刻对死亡的畏惧也就削弱到了几近于无的地步。

    而一旦战士连死亡都不感到畏惧了,这些人所爆发出的力量便让外面的那些兽人也为之惊叹。

    “这些奴隶种是疯了吗?他们竟然不怕死!”

    眼见自己的一名同伴都已经手中的战刀刺进那人类的身体,可那名人类战士竟还是咆哮着用手里的剑割开了他那同伴的喉咙。

    兽人们却感到畏惧了。

    “疯了,这些奴隶种是真的疯了!”

    人类和兽人的语言不通,王国战士所发出的怒吼兽人这边便就连一个字都听不懂。但想来就算兽人这边听懂了,可因信仰的不同,兽人一方却也不会理解何为神国,更不会理解王国战士为何对此这般狂热。

    只因在这些年中,随着那些坚信这个谎言之人的不断编造。那个本就不存在更加无法证实的神国也就被塑造的越发完美。

    以至提到神国时,永享欢乐与安宁这种老掉牙的词早就没人用了。

    据梁天前不久的了解,现如今不管是部落还是羲和,将他们对神国描述的词汇串联起来,那真是轻而易举的就能写出一篇万字文章。

    因有些人就连灵魂在神国怎么上厕所都给你想象出来了。

    弄得很多人为了能提前前往那个梁天都想象不出的神国,甚至选择了自杀。并疯狂的将这种自杀的行径称为“一种生命的升华”。

    有些更加疯狂的,自己自杀还不算,甚至还鼓动全家一起自杀。觉得一家人就应该整整齐齐,举家升天。

    故在二十五年前,为了限制这种病态的事情出现,梁天便也就让神仆教的大主教铃铛把禁止自杀这一项写在了神仆教的教义中。

    随后更是学习前世,将自杀也定义为了一种不可饶恕的罪行。和无故剥夺他人生命的杀人者一样,自杀者的灵魂也无法登临神国。

    这才止住了信徒为去神国而自杀的行径。

    但由此可见,绝大多数信徒对那个目前只存在于幻想中的美好世界的由衷向往。

    故当这种向往在战场被再一次唤醒后,最后所呈现出来的自然就是王国战士的英勇无畏与不怕牺牲。因很多信仰虔诚的人,如今巴不得自己死掉呢。

    这弄得亲眼见此的梁天心中也不由五味杂陈,却是没想到最终帮这些王国战士抵抗住兽人第一次攻势的,竟是靠对他的信仰。

    “哎,也怪不得前世的蓝星上。中世纪的西方国王和邻国爆发战争后,双方都要让人搞几个所谓的圣物来。这就是信仰的力量啊!”

    心中暗自感叹一番。再将目光转向此刻的战场,初战失利的兽人终也就撤兵了。

    方才的那场战斗,他们伤亡了一百多人。虽说也对防守要塞王国战士制造出了差不多的伤亡,但所有的兽人却都觉自己打输了。

    “那可是一群奴隶种,一群低贱到只会在土里刨食的奴隶种。面对这种都不算敌人的敌人,战斗都还打成了这个样子。你真是一个废物,彻头彻尾的废物!”

    一边往那个千夫长的身上抽鞭子,一边怒骂连连。

    赤虎是真的被这个结果气到了。

    驰瑞王国虽有百万兽人,可他火刃部落却只有十万族人。所以别说和人类战士一换一了,就算一换二、一换三,赤虎也打心底里觉得亏。

    不过等发泄的抽完那千夫长的鞭子后,回想着白天的那场战斗,赤虎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一次的人类战士的确和曾经遇到的那些全都不一样。

    “天底下竟然还真有不怕死的奴隶种!?”

    拿手抓着头皮,他是真觉得有些棘手了。却是暗自估算了一下,要是伤亡比还是一换一,那等攻克这两座堡垒和那座人类城市,族人岂不就要死伤一两千!

    想到着,赤虎也就赶忙摇了摇头。

    “不行,不能这样下去。我要想办法打破局面才行。”这般说着,忽然转头看向一旁卫士,也就直接对其吩咐道“赶快将霜大师请来,我需要他的帮助。”

    霜大师,也就是那名兽人老萨满的大弟子。

    此行三十名兽人中的领头人。虽说不像那名兽人老萨满那样厉害,可他在火刃部落的一众萨满中,论个人能力也足以排到前五,甚至前三。

    故当他随卫士一同走进赤虎的帐篷时,原本在床上坐着的赤虎,也就笑着下床站起。

    “霜大师,您来了。”挥手让这名萨满坐在自己对面,赤虎也就摸着自己的光头道“白天的战斗您也都看到了,这些奴隶种的确有些不一样。

    所以,您有什么办法能帮助部落的战士尽快铲除这些该死的奴隶种吗?”

    “哈哈,当然我的族长。”

    “哦,真的!”却没想到这霜大师回答的这么痛快,让赤虎顿不由是一脸惊喜。

    而之后看着眼前这名梳着满头辫子的中年萨满,头皮上一根头发也没有的赤虎,也就不由连声追问道“那究竟是什么办法呢?”

    “哈哈哈,这个暂且保密。等到了明天您就知道了。”

    霜大师笑了笑,容貌不比赤虎强多少的他此刻却是一脸的胸有成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