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拳霄万道 > 第四十三章 出现危机
    正当苏帆还在沉思的时候,突然一股血腥味传来,苏帆立马意识到不对劲,此时的他之前那个茅屋外面,而那血腥气似乎就是从茅屋之中传来的。

    苏帆没有轻举妄动,看起来这里在不久前经历了一场恶战,周围的岩壁都碎裂了不少,神奇的是茅屋倒是还挺完整,这就让苏帆有些警惕了。

    “不知道程狼程二柱他们怎么样了……”苏帆有些担心,他们实力不足也没有什么保命的东西,如果真遇上什么意外怕是凶多吉少。

    苏帆慢慢的靠近茅屋,听了听发现里面并没有什么动静,他缓缓地推开房门,一股更加浓烈的血腥气扑面而来,苏帆皱了皱眉,看到井边躺着一具尸体,正是之前那位长相及其诡异的那个人,只不过现在的他已经失去了呼吸,身体都僵硬了。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苏帆有些疑惑,这里的隐秘程度一般人根本找不到这,而且这人的实力也不差,感觉跟大师姐的修为都差不多了,但是就这样一个人,好像没有任何的还手机会就被斩杀,所以这里的现场才会这么完整,所以自己的绳子也不是被他故意松开的,而是当时他就已经死了。

    就在这时,一道细微的声响传来,苏帆急忙转过头去,却发现那人提着的灯笼之中冒出 一丝悠悠的气流,那些气流逐渐聚合,形成了刚刚那个人的样子,只不过样子有些迷你,大概有苏帆的手掌大小。

    “这是怎么回事?”苏帆疑惑的问道。

    “这是我留下来的一丝神念,如果贵人能看到这道神念就说明已经将圣物带了出来……”那道神念毫无情感的说道。

    苏帆没有继续说话,看起来这个东西并没有自主意识,只会重复这个人生前所留下的话语,所以接下来只用继续听他留下了些什么信息。

    “我代表我族所有族人表示感谢,但是很遗憾,我身以陨,无法亲自表示感谢,我的灯笼之中有一令牌,是为我族信物,望贵人收下。”

    苏帆拿起那手提灯笼,摇了几下,发现里面的确是有什么东西,接着苏帆将那东西从灯笼之中取出,确实是一个令牌没错,摸起来像是石头,但是重量确跟木头一般,上面刻画着四头奇怪的怪兽,长相却是跟那人有些相似。

    “贵人可持此令牌前往荒海之中的呑湘一族,我族必奉贵人为上宾,也可赠宝报答贵人寻回族中圣物之恩。”说完这句话之后,这道身影便消失了。

    苏帆听完之后并没有感觉到很高兴, 而是想道这人死了都要利用自己把圣物送回族中,还说什么会以宝物赠之,说白了就是跟押镖人一样,一路护送宝物,到了地方人家再把报酬给你,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死了都不忘算计。

    苏帆收起那个令牌随手扔进须弥袋之中,便没有再管它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程家两兄弟,然后赶紧回到宗门,也不知道这样这任务算不算完成,“应该算是完成了吧,实在不行把湘珠当宝物献上去估计也能换不少贡献点。”苏帆想道。

    接着苏帆便起身来到与二人分别的地方,却没有发现二人的踪迹,这里很安静,而且这里也有淡淡的血腥气,似乎在这里也发生过战斗,苏帆心中一沉,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现在不把他二人找到就回去宗门的话,自己良心上也过不去,毕竟是他把人带出来的。

    但是现在苏帆对现在的情况一点都不了解,敌人是谁不知道,什么修为也不知道,人数多少更是两眼一抹黑,但是从他们斩杀了呑湘族的强者看来,这些人的实力一定很强……

    甚至不知道那些人到底离开了没有,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苏帆现在很是苦恼,他发现自己想的越多,就越难以做出判断,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危机感油然而生,苏帆大惊,那些人没有离开!

    此刻,苏帆选择头也不回的狂奔向谷外,在深谷之中不断奔跑,恨不得立刻冲回下玄宗,他感觉生命受到了威胁,必须要立刻远离这里。

    “真希望这一次的预感是错的……”苏帆马不停蹄的狂奔了一个多时辰,他现在越发的后悔将飞剑留给程狼他们,如果现在有一把飞剑的话,加上御剑符的帮助,苏帆估计能很快回到下玄宗找帮手,现在他只能跑……

    跑着跑着苏帆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没有飞剑自己根本没办法离开这座峡谷,这峡谷之深根本不是自己可以随随便便爬出去的,想道这里苏帆只能选择先去找程狼他们的踪迹。

    小朏朏本来还在苏帆的肩膀上睡觉,结果苏帆焦急的情绪让它醒了过来,小可爱深吸一口气,将苏帆身上的负面情绪吸走了大半,苏帆顿时感觉自己清明多了,并不像刚刚那么烦躁了,他回头摸了摸小家伙表示感谢。

    突然,他听到了一声妖兽的咆哮,声音之大震耳欲聋,像是惊雷划破长空,滚滚激荡而来。

    “糟糕,真的追上来了!”听那声音距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苏帆立马像是一只猿猴一般,攀上旁边的岩壁,然后随手砸出一个可供一个人躲避的小洞穴,然后伸手扯了两三株那冒着血泡的植株铺在了洞口面前,将自己隐蔽进去,然后屏住呼吸,并且尽量压制自己的生机,让自己尽可能与环境融为一体。

    果然没过多久,苏帆就透过植株的缝隙看到天空中出现一头浑身覆盖青色鳞片的妖兽载着一名身着黑色盔甲的人从这里掠过。

    “这……”苏帆心头一紧,就连那人脚下的妖兽坐骑都是三阶妖兽,人身上散发出的气息竟然也不比大师姐差,被这种敌人盯上该怎么办?一旦被发现,怕是自己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接着,令苏帆绝望的事情发生了,那骑着妖兽的人掠过之后,后面又有十几个同样配置的人从这里追击而过,虽然自己没有被发现,但是冷汗还是不自觉的流下,这样的人竟然不止一个,自己要怎么样逃生?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更为宏壮的妖兽喊声响彻峡谷,苏帆从缝隙之中隐隐看到在天空之中有一头长着双翼的妖兽,身上红色鳞甲在阳光下格外耀眼,这气息竟然是五阶妖兽,那可是媲美元婴强者的妖兽,就连师傅也只是一个元婴,现在一个坐骑都是这种水准,那妖兽背上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虽然看不真切,但是可以确定那红色妖兽的背上,的确是有一个人的存在,而且可以确定的是,能让一个媲美元婴的五阶妖兽当自己的坐骑,那背上的人怕不是……

    想到这里苏帆背后渗出冷汗,难道那个人是地仙?

    如果真是地仙的话,那么自己真的躲的过去吗?苏帆也有些纳闷,自己这是做了什么孽,出来做个任务就被一个地仙带着无数强者追杀,说出来这怕是血肉境第一人了。

    只见天上那妖兽并没有离去,而是就在苏帆头顶上盘旋,在不停的迂回,看似也在寻找,但实际上已经锁定了苏帆的位置,毕竟那可是地仙!

    “他锁定了这里,难道发现了我?”苏帆浑身冰冷,感觉这次是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就连在鬼界回不来的时候都没有给他这么大的压力。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上的那道身影出手了,只见一道闪电般的灵力从上空掠下,直冲苏帆躲避的洞穴而来,轰鸣之声响过,那岩壁被轰出一个直径百丈的大坑,就连那些植株都被粉碎,却是不见苏帆的身影。

    “嗯?没把握好吗……”那道身影单单从嘴中吐出这几个字,“不应该连尸体都没有了……”听声音竟然是个女子!

    之前的那些人听到这里的动静,立马赶回这里,围在那女子周围,其中一个人说道“韩将军,呑湘妖族的余孽……”

    “死了。”女子声音似寒潭的说道,“你们先回去复命吧,我还有要事要办。”

    “可是让将军一个人……怕是有些不妥。”其中一个人说道。

    “要是将军出现意外,我们还不得被老将军生撕了啊。”又有一个人难为的说道。

    “你们是听不懂人话还是想抗命?”韩将军冷冷地看了一圈说道。

    “遵命!”那些人立马回答道,这抗命之罪他们可负担不起。

    在那些士兵模样的人回去后,韩将军独自来到被自己炸出的大坑面前,就那么浮空看着这里,这个女子身姿挺拔如苍松,气势刚健似骄阳,剑眉之下有一双璀璨如寒星的双眸,一身的军甲勃然英姿,身形如琼枝一树栽于这峡谷之中之间,虽是女儿身,但是这飒爽的气质,让无数男将汗颜,那一头秀发似犹如黑色瀑布悬挂于半空,那漆黑深邃的眼眸中就像是一潭寒水让人喘不过气来。

    她看着周围的环境,眉头一簇,有些疑惑“为什么气息会一下子消失?就算是尸体化成灰,气息也还是会有,为什么跟凭空消失了一样?”

    紧接着,她嘴角露出一丝弧度“有意思的小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