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拳霄万道 > 第三十八章 老狐狸精
    苏帆看了看下面的岩浆火海,那八名弟子生还的几率几乎为零,虽然素未谋面,但是苏帆也感到略微有些惋惜,敢于在血肉境接取任务的弟子都是有大魄力的人,更何况是这等危险的任务,他们之中或许有人能在未来成就地仙果位,但都丧生于此。

    “我劝你不要耍什么花样骗我,不然我就把你从这里扔下去!”苏帆回头恶狠狠地说道,他没有必要对一个差点害死自己的人客气。

    “我哪敢啊,我说的句句属实。”那小老头急忙说道,生怕挨揍。

    “那寒水珠又是怎么回事?”苏帆问道。

    “那也是我随口胡诌的,那有什么寒水珠,珠子倒是有一个,是我之前从掉下去的人身上拿到的,你要的话我可以给你。”老头子颤颤巍巍地从袖口中掏出一颗泛着寒光的珠子。

    苏帆没有立马伸手去接住,而是让他将珠子放在了地面上,接着便看到与地面接触的地方结了一层淡淡的冰霜,苏帆这才拿到手中,刚刚拿到手里的时候,一股透心的寒意从脚底板直冲天灵盖,接着又感觉神清气爽,仿佛眼前的一切都清明了起来。

    这应该就是湘珠了,苏帆将珠子装进了须弥袋之中,接着便拉动了身上的绳子,拉了三下,这是那人商量好的,只要取到珠子便拉动三下绳子,他就会把苏帆给拉回去,但是半天都没有动静,苏帆脸色一沉,难道自己这又被骗了?

    就在这时,本来绷紧的绳子突然间变得松散,苏帆心中大呼不妙,但是为时已晚,种种迹象说明井上的那个人应该是不在了,不然绳子也不会突然被松开,现在的苏帆算是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拉了几下之后绳子的另一头也出现在了苏帆手中。

    自己回不去了,苏帆心里想着,现在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回到人间界。

    这时候那老头子也看出了苏帆这里的情况,毕竟是一个老狐狸精般的人,他立马开口道“其实我还知道有个方法可以让你回到人间界。”

    苏帆听闻立马看向那老头子,虽然这个人很不靠谱,甚至还有些狡诈,但是现在苏帆也不得不相信这个人所说的话,问道“在哪,该怎么去?”

    “想知道还不快把本尊放下来,然后再跪下来求我,我就告诉你,哎哎哎,别打了哎!”还没等这个老头子嘚瑟完,苏帆又抡起大巴掌扇了下去,疼的这小老头直叫。

    “再磨磨唧唧的,我就把你从这扔下去,还不快说!”苏帆大喝一声说道,他没有时间跟这个人玩过家家,还不知道上面这时候发生了什么,到底是因为那个人在骗自己还是说另有原因,还有程狼与程二柱二人也在外面,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你看看四周,到处都是这样的浮空岛,每个浮空岛上都有一个这样子的通道,你可以挨个试,运气好的话千八百年就可以出去了。”老头子指了指周围的浮空岛屿说道。

    本来苏帆也随着他所说的话四处看了看,但是下面的一句让苏帆差点眼睛一黑昏了过去,千八百年?先不说自己能不能活那么久,再说了花几千年就为了找个门?而且他说运气好的话也要花千八百年才可以找到出口,那么运气不好呢,岂不是说要花更长的时间?

    “你在开玩笑?”苏帆说着就把老头拉到悬崖边上一副要把他推下去的样子。

    “没有没有,我发誓我绝对没有开玩笑!”老头子伸出三根手指头做发誓状。

    “还有没有别的办法?”苏帆不耐烦地问道。

    “有是有,不过比这个还要难……”老头子吞吞吐吐的说道。

    “说。”苏帆说道,他才不信会有比花几千年时间找门这件事还要困难的方法。

    “就是……就是成为鬼界之主,这样不管你要去什么地方都是一个念头事情……”那老头说道,这一下让苏帆彻底愣了,鬼界之主?苏帆再傻都知道,要成为一界之主的难度怕是要比修到地仙还要困难。

    “没有别的办法了?”苏帆还是不死心的问了一句,毕竟这两种方法不管哪一个都是难于上青天。

    “真没有了……”那老头子一脸的苦涩,都快要哭出来了。

    这下轮到苏帆头疼了,这两种方法不管哪一个看起来都是根本没办法实现的,先不说这个找门所花费的时间,单单这每座浮空岛之间的距离都让苏帆头疼,这下面就是冒着热气的岩浆火海,一不小心掉下去怕是连灰都剩不下。

    至于成为一界之主,苏帆更是想都不敢想,这好比一个外邦来的平民来到一个国家,连这个国家的话都说不利索,就嚷嚷着要当这个国家的皇帝是一个性质,更何况这是一个大界的皇帝,要是简单怕不是人人都要去做这个一界之主。

    不过难归难,苏帆总归是要尝试一下的,坐以待毙可不是苏帆的习惯,发发牢骚,最后还不是要去试试,万一成功了呢。

    摆在苏帆面前的第一个难题就是如何跨越这几百丈的距离,这时候苏帆有些后悔没把飞剑带进来,如果有飞剑的话配合上御剑符这点距离倒是也不在话下,就是坚持不了多久,更何况现在苏帆将飞剑交给了程狼二人。

    如果就这样跳过去,以自己几万钧的气力,倒也有几分希望,只是这对苏帆来说对气力的掌控就显得极为重要了,使用的力气太小就跳不到,力气太大又容易跳过头,只要有一丝的失误,苏帆就会被火海吞噬的一干二净。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苏帆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老头子不可能会一直生活在这里,他总归是要回到自己的家中之类的吧,而这里很显然没有可以让他栖身的地方,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这老头子可以在这里随意移动,但是这样又说不通了,如果可以随意移动,他为什么会受制于自己,不应该早就溜之大吉了才对吗。

    这里面有猫腻,苏帆意识到这老头子怕是还有什么东西瞒着他没有说。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瞒着我?”苏帆似笑非笑的看向老头子说道。

    这老头子也被苏帆这幅表情吓到了,急忙摆手说道“没有,没有,都这时候了,我骗你干什么,对我没好处的。”这老头子满脸堆笑,这让苏帆越发觉得这老头子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我劝你识相点,不要以为我真的不会杀你。”苏帆一步一步走到老头面前缓缓说道,话语中没有任何语气,只是淡淡地说道。

    但是这话传到老头子的耳朵里这语气就不一样了,瞬间感觉有一股杀机扑面而来,老头子想破脑袋也想不通,这个看起来只是刚刚踏足修行路的年轻人为何会有这么实质性的杀气,仿佛一个掌握着生杀大权的君王一般。

    让苏帆没想到的是,刚刚这个唯唯诺诺的小老头突然硬气了起来,将头别过去一副誓死不从的样子。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你现在要是敢动手,我保证你永远都出不去!”这老头子眼光也是极其毒辣,他能看出来苏帆是很着急要出去,他能所依靠的只有自己,所以他才敢这么硬气。

    苏帆也没有多说话,而是直接用绳子捆住老头,自己拉住一头,然后一下子扔了下去,让他距离那火海只有不足一丈的距离,把老头子扔下去的一瞬间,老头子脸都绿了,他真没想到苏帆真的敢动手。

    “你可以不说,但万一我出不去,指不定什么时候一饿就松手了,我劝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说吧。”苏帆盘坐在悬崖边上懒懒散散地说道。

    “你个小兔崽子,竟然敢绑我!你知道我是谁吗,一根破绳子就像困住我?”那老头子也极不安分,扭动的身子想要挣脱出来。

    苏帆看到这一幕,眯了眯眼睛,要是一般人的脚底下有这么一片火海早就吓得动都不敢动,这个老土还这么跳脱,很显然他根本不怕万一挣脱绳子之后掉到火海之中,这就让苏帆更加肯定了心中所想,这老头子绝对知道些什么但是没有说出来。

    “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你不是守界人吗,那么就请守界人大人告诉我,到底怎么样才能出去吧。”苏帆将嗓音拖得长长的说道。

    “你小子别得意,等我挣脱绳子上去,不给你点颜色……嗯……等等,这绳子?我可去你的,你哪来的这绳子,刚刚没注意,你小子到底是什么人!”这老头子本来扭动的身体也停了下来,似乎也对这个绳子产生了兴趣。

    这让苏帆有些迷惑,在上面的时候,那个人也似乎认识这个绳子,并且对这个绳子的评价极高,这个老头子也这么说,说明他也认识这根绳子,这绳子到底什么来头?

    “小子,一个交易,做不做?”这时候那个老头说道。

    “什么交易?”苏帆问道。

    “你如果把这绳子给我,我就告诉你怎么从这里出去,怎么样,划不划算?”老头子笑嘻嘻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