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拳霄万道 > 第二十九章 兵戈男子
    “我这是……刚刚是幻觉?”程狼摇了摇头,拍了拍脑袋说道,他身上的妖气已经被苏帆用敕妖十三禁压制了一点,但是要想彻底祛除还是要找到制造环境的人或者是妖才行。

    “这玩意真的奇怪,真的挺神奇的,好像是真的一样!”程二柱也缓了过来,这二人最起码也是修道之人,身体素质还是强于凡俗之人。

    “看起来那些村民也是中了妖气陷入幻境之中了。”苏帆拍了拍二人的肩膀说道,然后一边将敕妖十三禁的禁法打入二人体内,这样一来也可以防止妖气第二次侵入体内。

    “我知道那些村民为什么一直带着一模笑容了。”程狼说道。

    “怎么说?”苏帆问道。

    “我发现在环境之中的我们,一直在一个美好的记忆之中,一直循环……”程狼说道,程二柱也是接连点头。

    “嗯……原来是这样……”刚刚那幻境主人也想让自己沉浸在自己快乐的记忆之中,可不曾想到,自己连记忆都没有,又谈何快乐的回忆,怪不得那声音一直在那个世界里喊“你为什么没有快乐。”这种话。

    走过桥,来到这后山,他们发现这里也不怎么开阔,而是这里是两座山之间的一个狭口,两座山的底下都有一条凹陷进去的长长的天然石廊,酒坛子就放在这些石廊的下面。

    “大哥,你看这里还有晕倒的村民。”程狼指着不远处晕倒在酒坛旁边的一个女子说道。

    “这边也有。”程二柱指着另一边说道。

    “你俩先把村民都背出去,小心点,我进去找找到底是谁在搞鬼。”苏帆说道。

    “好的,大哥,你一定要小心啊!我感觉这东西狡猾得很。”程狼一边背起一个村民一边说道。

    “放心吧,我可是天纵奇才!”苏帆笑了笑道,其实他心里也没有底,虽然有着敕妖十三禁在手,但是到现在为止,就连敌人是谁都没搞清楚,甚至还差点陷入幻境之中。

    “好的,大哥我们先去了。”程二柱说道。

    苏帆跟二人分别后,一直朝里面走,这一条长廊越往里面走,越宽阔,妖气也越来越重,苏帆甚至都开始怀疑是不是什么高等级的妖兽在这里捣乱。

    越往里,灵气的分布也变得稀薄,空气中满是妖气,苏帆越发的小心,他知道离妖物的老巢越近了。

    穿过长长的石廊,苏帆来到一片幽谷,这里跟外面的景象不太一样……

    “这里……怎么跟又进了幻境一样……”苏帆喃喃道,这灰蒙蒙的天空,四周都散发着诡异的气氛,苏帆现在都没办法分辨现实与幻境了。

    “前面……人?”苏帆看到前面的草坪之上有一个身着盔甲手执兵戈的人,似乎在喃喃自语着什么,但是他似乎还没有发现苏帆。

    “芷儿,我知道你一定会等我回来的……一定……”等苏帆慢慢靠近之后,便听见那将士模样的人正在朝着空气说话。

    “这……芷儿……应该不是他自己吧……”苏帆一愣,这该不会又是一个癔症之人吧。

    虽然苏帆听不见也看不见,但是在男子的眼中,他的面前却是有一位女子,她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我说过的,答应过的,会一直等你回来娶我……”女子掩面而笑,羞涩的说道。

    “我差点就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村民们都说你走了,我真的好痛苦……”男子满脸的无奈,泪水也打湿不了铁甲。

    “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和你再分开了,等等,是谁?”男子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人,他发现了苏帆。

    “等等,我不是……嗯?”本来苏帆以为这是一个迷失在这里的癔症之人就没有太在意,这里本来妖气也旺盛,结果当他仔细朝这里感受来的时候,这漫天的妖气不就是从这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么,这哪里是个人,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妖气罐子!

    “可是……为什么我感觉他自己也在幻境之中呢……刚刚是在跟谁说话?”苏帆也意识到了一点,似乎这件事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看起来,他编织了一个梦境让自己沉浸其中,但也让无数的村民也被牵连,被他的梦境所影响,一个个都陷入了幻境之中。”苏帆一边远离这个人,一边想道。

    “你是谁!”那人问道,“你们是来带走芷儿的嘛!不行……我不能让芷儿跟你们走!”男子大喝一声,直接操起戈朝苏帆这里刺来。

    “这到底是不是人啊……”有点凌乱,说他是人吧,一身的妖气,你要说他是妖吧,只一身衣服穿的比自己还像个人,想着一边躲过了男子刺过来的干戈。

    “你能不能听懂我说话啊喂!”苏帆没有出手,虽然这男子身上妖气弥漫,但是力量似乎没有很强,他尝试能不能跟他沟通一下。

    “不管是谁,我都不允许你们带走芷儿!”男子疯狂的大喊,一边将自己的戈挥舞起来,朝着苏帆砍来。

    “看来是听不进去,那就只好打到你听得进去。”说完苏帆便没有留手,直接挥起拳头朝男子砸去,苏帆在二重境的时候就有两万七的气力,突破到三重境之后,苏帆也没有测试过自己现在有多少气力,但是苏帆自己的感受是大概已经有了快六万的气力。

    这一拳下去,犹如一座小山砸了下去,男子虽然用兵戈挡下了这一拳,但是自己也嵌在了身后的山里。

    “这戈……咋回事……”苏帆一脸的懵,自己这一拳下去怕是一个铁山都要被砸出个洞,这兵戈却啥事都没有?“这戈不太对劲!”苏帆立马觉得这男人手里的戈有点不对。

    “啊啊啊啊……”男子突然大吼起来,只见他发丝飞舞,眼睛散发着猩红的光亮,身上的妖气更甚,直接跳跃起来双手握戈,朝着苏帆砍来。

    这挨上一下,绝对不好受,苏帆立马翻身向后逃开,之间男子将地面都砸出一个大坑,但是依旧没有停手,一个横扫直接朝着苏帆的腰斩了下去。

    苏帆此时在空中,这一下他没有办法躲闪开,只好用自己的拳头去挡下这一戈,只见苏帆周身三根血肉灵气浮现,低吼一声,握拳,接着朝着兵戈的横刃砸了下去。

    苏帆整个人抛飞了出去,这男子的一戈打飞一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只见苏帆一半的身子也嵌进山体之中,手背上一道血痕显然被戈刃砍伤了,但似乎伤的并不重,只是伤了点皮肉。

    看到苏帆还跟没事人一样,男子接着一个弓箭跨步,挥起戈朝着苏帆的脖子砍来,显男子是想直接苏帆一点都没有留手。

    苏帆一看这男子似乎已经没有丝毫神智了,甚至现在相对自己下死手,还是觉得不要留手,动地龙法配合冲霄拳直接和那个男子纠缠在了一起,再配合大悲步男子的兵戈很难再碰到苏帆。

    但是苏帆的每一拳也会被男子的兵戈所挡,二人一时间竟然分不出胜负,苏帆有些惊讶,自己的气力有多强他是知道的,但是眼前这个散发着妖气的男子竟然可以与他周旋,甚至能与他在气力上互相抗衡,不落下风。

    就算是卢海雪这等天才,在相同的境界之下都不如苏帆,可眼前这个男人竟然以气力和苏帆打了个不相上下。

    但是男子不知道的是,苏帆除了力气大这个特点之外还有一个,那就是学习能力变态一般的强,就在交手的这一段时间之中,苏帆已经基本上摸清了男子的戈法,甚至下一戈要砍向哪里苏帆都能预测出来。

    苏帆很快便占据了上风,一拳一拳地压着男子打,但是苏帆越打越心惊,就算是块精铁,也都会被砸小一圈,可是这戈确是没有丝毫的变化。

    “绝对是个宝贝……”苏帆想道,你要说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兵戈,苏帆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男子似乎被苏帆压得有些急躁,挥舞的戈都变的杂乱无章起来,这样一来就算是苏帆也猜不透他的下一步行动。

    “啊啊啊啊啊,绝对,不会让你们带走芷儿!”男子挥舞着兵戈,每一扫每一砍都有着破空声传来,甚至生出了类似于剑气的戈气,险些又差点将苏帆划伤。

    “硬的不行,那就只好来点软的……”苏帆觉得自己现在在武力上怕是战不得什么上风,但是自己还有一个底牌,那就是敕妖十三禁!

    苏帆在心里默念着十三禁,一边在拳头上凝聚了禁法,然后朝着男子冲了过去。

    只见苏帆每一拳砸到兵戈之上,男人身上都会有妖气倾泻而出,而且男人表情也变得极为痛苦,节节败退。

    就连他手中的兵戈都开始微微颤抖,仿佛是有灵智一般,在恐惧苏帆这双拳头。

    接着苏帆看准时机,一圈打在男子的胸口,男子倒飞出去,身体贴在山上,然后跌落下来,松手手里的兵戈也落在一旁,人也处于昏迷状态。

    在男子昏迷的时候,苏帆转身捡起了身边那根兵戈,拿在手里把玩一番,但是下一刻,苏帆的脑袋好像是受到了一下重击,整个人都开始昏昏沉沉的。

    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