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拳霄万道 > 第五十一章 回到宗门
    没想到竟然是公孙溯第一个找到了苏帆,只不过公孙溯并没有第一时间招呼立阳道人前来,而是在心里打起了小算盘。

    趁着还没有人发现,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让苏帆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人怀疑到自己头上,到时候,只需要将苏帆的尸体带回去,一样会万事无忧。公孙溯的眼神中浮现了一丝凌厉,并且一步一步的靠近苏帆。

    苏帆虽然惊讶于公孙溯竟然出现在了这,而且看公孙溯这个样子似乎对于自己有些威胁,看起来他想对自己下杀手?如果真是这样,凭借他的修为,想要无声无息的杀掉自己完全是有可能的。

    但是仔细想想,程狼他们回去不可能只找来这样一个帮手,只不过凑巧让他第一个发现了自己而已。

    “公孙师弟,真是巧啊,没想到是你第一个找到了我啊。”苏帆将声音提高了几度,希望引来周围的其他人,不管是谁,只要来了,公孙溯他就不敢动手。

    苏帆只感觉身边一阵微风吹过,立阳道人出现在苏帆身边,公孙溯见状立马朝着立阳道人说道“师傅,徒儿已经找到苏……大师兄了。”后面的三个字模糊不清,甚至不注意听的话都听不到。

    “哼!”立阳道人朝着公孙溯冷哼一声,到底姜还是老的辣,立阳一眼就看穿了公孙溯的小心思,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但是并没有发作出来,转身朝着苏帆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脸上欣慰的笑着,不管是侥幸还是实力,能从高出自己一个大境界的人手中安然活下来,只能说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这时候程狼也赶了过来,看到苏帆没事的时候,一个大老爷们的眼睛里都挂满了泪珠,然后激动地拍了拍苏帆的肩膀“大哥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还好,命大!”苏帆笑了笑道。

    “那个小畜生呢?”程狼连忙问苏帆,他对于那个少年的怨念不是一般的深。

    “他将我打伤之后,就离去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而后我就找了个地方治疗了一下我的伤势,醒来便看到了你们。”苏帆并没有将实情告诉他们,而是随意编了一个理由搪塞了过去,毕竟自己所经历的的事情说出来或许更显得不真实。

    “既然你没事,那我们就回宗门吧。”立阳道人也拍了拍苏帆的肩膀,然后露出赞赏的表情,这幅沉稳的定力,可不是一般的年轻人拥有的。

    “嗯?这小家伙是?”这时候立阳道人发现了在一旁的小朏朏,满脸的震惊,这种妖兽可不是一般人能够见到的,就连当年自己的掌门师兄也只是有机会见过一次,跟别提收服了,看眼前这样子,苏帆似乎成了它的主人的样子。

    “这是小朏朏,长老你应该知道的,这是我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偶然遇到了,然后就它就一直缠着我,我也不好将它赶走,所以就这样了。”苏帆摸了摸小朏朏的头,小家伙还一脸享受的模样。

    “你倒是福缘深厚,就连我这种老家伙一辈子都没有遇到过能主动跟随的灵兽,真是羡煞我也。”立阳道人嘴上说着羡慕,但是还是一脸的高兴,似乎比自己收服了一只妖兽还要高兴。

    公孙溯眼中掠过一丝贪婪,但是不敢表现出来。

    “走吧。”立阳道人将三人拽起然后腾空而起,这次并没有来之前那般迅速,但是也比御剑飞行要快上很多,不一会儿,众人便已经看到了下玄宗山门的轮廓。

    回到宗门之后的苏帆顿感心情舒畅,看到一路上的下玄宗弟子,虽说苏帆认识的不多,但是苏帆第一次觉得同门的亲切,这是他经历过生死之后才感受出的。

    然后苏帆告别了立阳道人以及公孙溯和程狼,独自一个人来到了东殿,虽然天色已晚,但是东殿之中的弟子还是来来往往络绎不绝。

    苏帆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关注,只不过就是看着一个血肉境的弟子来到这里,人们多看了几眼罢了。

    “我是右三峰苏帆,麻烦帮我找一下烈长老。”苏帆客气的说道。

    在东殿执勤的童子看到苏帆之后,眼神突然慌忙,然后就奔去找烈长老去了。

    片刻之后,烈长老风风火火的从后方窜了出来,看到苏帆就像是看到了久别重逢的爱人一样,一上来就抱着苏帆这瞧瞧那瞧瞧,引得周围的弟子都驻足观看,似乎看到了什么惊天大料一般。

    “看什么看,都给老子滚!”烈长老脾气很爆,看着周围那些驻足观看的弟子之后,意识到了不对劲,似乎引起了误会,直接大声吼道。

    弟子们一哄而散,但还是互相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

    苏帆看到这一幕有些不知所措,太突兀了,自己这刚回宗门就惹出绯闻了吗?

    “这么多年以来,你是第一个从荒原谷回来的血肉境弟子啊,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烈长老激动地说道,希望能从苏帆这里听到什么好消息。

    “珠子我找到了。”苏帆说道,然后从须弥袋中掏出那颗从老头子手里抢来的珠子拿了出来,那珠子一拿出来的时候,整个东殿的气温都下降了好几成,距离苏帆近一点的地方似乎都结了冰霜。

    “这?”烈长老接过珠子然后一脸的震惊,没想到真的有人成功将珠子带了出来!

    “那些失踪的弟子……”苏帆顿了顿。

    “他们呢?你也找到了吗?”

    看着烈长老满脸期待的样子,虽然很不忍告诉他真相,但是事实就是如此,苏帆说道“他们都死了,被井下世界的人害死了。”

    “死了……”烈长老的虽然早就有所预料,但是当这个事实摆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还是有点无法接受,毕竟这些弟子都是自己间接害死的。

    苏帆并没有将鬼界的事情说出来,而是自己虚构了一个井下世界,但是现在那口井已经被毁,鬼界通道也消失不见,就算是有人亲自去探查也发现不了什么猫腻,而且自己只是隐瞒了并不重要的一方面,那些烈长老最想知道的事情,苏帆并没有隐瞒,那些弟子确实是死了,尸骨无存,珠子也找回来了,但是那个发布悬赏的人却也身死。

    苏帆将该说的都说了,至于信不信则需要烈长老自己评判。

    “我知道了,虽然我早就不抱什么希望了,但是听到有人亲口将这个消息告诉我,我心里也就踏实了。”烈长老落寞的点了点头,不知道是心里的包袱放下了,还是心里又徒增一个包袱。

    “这珠子你拿回去吧,我们要这东西也没什么用,既然委托人也死了,那么他留在宗门的赏金也就归你了。”烈长老将手里的湘珠还给了苏帆,然后拿起苏帆的身份令牌在自己的令牌上一划,递给了苏帆,“除这个任务的一万贡献,还有一万贡献,那是我交给你的任务的报酬,一共两万贡献点。”

    苏帆大喜,虽然在这一路上危险重重,但是也终于有所回报,这两万贡献点,苏帆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烈长老,我想换一万贡献的灵石。”苏帆说道,然后将自己的身份令牌递给了烈长老。

    “你要那么多灵石做什么?”烈长老疑惑,一个血肉境的弟子,五万块的灵石已经是一个天文数字,就算给他们对于他们的作用也甚微,用贡献换灵石远不如换灵丹来的有用。

    “弟子自然是有用。”苏帆微微欠身说道,并没有说具体的原因。

    “罢了罢了,我也不是婆婆妈妈的人,换给你就是了。”烈长老结过苏帆的令牌,然后在自己的令牌上一划,又递回给了苏帆,“对了,将你的须弥袋给我,我去仓库给你取灵石。”

    苏帆犹犹豫豫的把须弥袋递了上去,烈长老大大咧咧的夺过须弥袋说道“磨磨唧唧的,还怕老子图你那点东西?”

    片刻之后,烈长老从仓库回来,然后将须弥袋递给了苏帆“五万灵石,要不要点一点?”

    “不用了不用了,我当然相信烈长老。”说着苏帆收起须弥袋,然后又朝着烈长老说道“烈长老,还有就是我想晋升到玄级。”

    烈长老一愣,然后看着苏帆久久没有说话。

    “怎么了烈长老,难道还有什么条件吗?”苏帆看着烈长老的神情有些不太对,连忙说。

    “问题倒是没有,条件也是够的,只不过……”烈长老为难的摇了摇头说道。

    “只不过什么?”苏帆问道。

    “血肉境弟子晋升到玄级弟子没有过先例,以前的玄级弟子一般最起码要福地境,就连洞天境的都很少,你这样让我有些为难啊……”烈长老说道。

    “这有什么好为难的,还不是您烈长老一句话的事?”苏帆笑着说道。

    “你这小子,打听事情只打听半拉,玄级弟子在宗门之中的权利是比一般的弟子要大,但是自身要承担的责任也越大,比如需要经常出去执行危险的任务,只怕你这一身的修为没办法保你自己周全啊。”烈长老说道。

    苏帆一愣,还有这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