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拳霄万道 > 第四十九章 厮杀落幕
    “呵。”少年朝着苏帆笑了一声,然后面容回归冷冽,跃身而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接着,少年一口精血喷出,三个骷髅头从少年的袖口之中嘶吼着出现,只见这三个骷髅头互相撕咬,相互吞噬,瞬间就变成了一只身高三丈的青面獠牙的厉鬼,身上竟然也散发着洞天境的波动,然后少年配合着厉鬼朝着苏帆这里杀来,是要一击毙命。

    苏帆自然不能坐以待毙,但是两个洞天境的两面夹击,就算是苏帆也是很头疼,摆在他面前的似乎只有硬碰硬挡住其中一个的攻击,然后吃下另一个人的全部攻击。

    管他什么鬼怪还是妖兽,豁出去试一把!

    “执封天念,绝道,若以天灵不自知,不以太玄念苍天,杀道,苍天不虞众生愿,三千绝道若半生……”苏帆念起了敕妖禁法,这是苏帆现在最强的底牌了,每次念出这个禁法,都会引起天地异变,苏帆也算是死马当活马医了,希望这东西对于那鬼怪有什么用,然后他自己转身准备硬抗那少年的一击。

    令苏帆惊喜的是,敕妖禁法竟然真的有用,那鬼怪在听到苏帆念出这几句话的一瞬间,身形差一点散掉,根本没办法继续攻击苏帆,就连那少年也顿了顿身形,仿佛也受到了影响。

    接着苏帆便回头朝着少年说道“不对,应该是你死。”然后大吼一声,在动地龙法的加持下那一拳便有这万钧之力的冲霄拳朝着少年砸去,那少年阴冷的双眼,一样瞄准了苏帆要害的部位刺去,两边的人都在想着下一击直接结束对方的生命。

    利刃穿刺而过,苏帆的肩头被三棱锥刺刺穿,背后渗出鲜血,本来少年瞄准的是苏帆的心头,但是在千钧一发的时刻,苏帆改变了一下自己的身形,躲过了这致命一击。

    但是那少年也不好过,直接被苏帆一拳打在手臂上之上,瞬间血花四溅,几万钧的力量在地动龙法的加持之下是一股极为恐怖的力量,那少年的胳膊瞬间被苏帆一捶捣碎,身形直接被苏帆打飞几百丈,然后接着一个蝎子摆尾状的后踢直接将那个快要消散的鬼怪踢飞。

    此刻的苏帆站不稳身子,只能下落靠在一颗大树上,狠狠咬了下舌头,强忍着不昏过去,气喘吁吁,此刻两条手臂,只有左臂可以动,其他的地方都麻木了,但却还是需要显出一副可以继续战斗的样子。

    而少年这里,此刻双眼赤红,他的左臂此刻也彻底碎灭,右臂在刚刚被自己砍下,两条手臂尽皆报废,甚至胸口内更有几根骨头断裂,使得鲜血从嘴角不断溢出。

    “小看你了。”少年死死盯着苏帆,声音沙哑道。他没想到这个血肉境的小弟子如此难缠,其实断臂什么的倒也不是什么大碍,回去找点天材地宝便可恢复如初,只是刚刚施展了那“残鬼秘术”却被苏帆无情破解,明明是自己很强的一个底牌,但是却并没有对对方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修为比这个人高出那么一截,却依旧要耗费这么大一番功夫。

    “不过也该结束了,也多亏你自己找了一个这么隐秘的地方,在这里死了应该也不会有人发现你吧。”少年深吸一口气,然后周身竟然出现了血红色的雾气,然后逐渐升腾,少年的神情也变得如恶鬼一般,瞳孔也开始变得猩红,甚至从断掉的切口处,长出一对赤红色的爪子。

    “你说得对,我想如果你死在这里,就算你姐姐找到你也要花费一点功夫吧。”苏帆嘴角一撇然后说道。

    “你还敢提我姐姐,要不是你,我姐姐就不会打我!今日你必死!”少年大吼一声,然后就像一只猛虎一样朝着苏帆扑来,就连周围的树木在他面前就跟烟尘一般被轻而易举的撞成粉碎,直接冲着苏帆扑来,这一爪子下去,就算苏帆是钢铁之躯怕是也要被撕裂。

    苏帆身体虽然虚弱不堪,但是他还是决定硬抗这一击,因为他还有最后一个底牌没有动用。

    苏帆深吸一口气,这次的攻击虽然威力更大,但是在速度上就没有刚刚那么难以捉摸,所以苏帆还是有反应的时间,他大大小小的灵技学了十几个,这时候他想起了一招说不定会有用。

    只见他躬身然后也朝着少年这里而去,就在二人快要接触的那一刹那,苏帆躺在了地上依靠着自己的惯性直接从少年的胯下掠过,然后苏帆趁着少年没有反应过来,然后起身,双脚钩在少年的肩头,然后双手抓住他的脚踝,少年还没等停下,就被苏帆利用自己的冲击力放到然后踩在了脚下。

    接着苏帆一个“千斤坠”将地面顶出一个大坑,少年直接吐出一口鲜血。

    少年大喝一声,气力暴涨,将苏帆震飞。

    接着少年摇摇坠坠的站起身,朝着苏帆咬了咬牙“我本来是不想用这招的……”

    “斩!”少年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瞬间那鲜血就化作血雾,融入他四周的猩红色雾气内,那雾气立刻翻滚就像是里面有什么东西在搅拌着它们,然后眨眼间竟化作了一把血色的长刀!

    此刀虚幻冒着丝丝的血气,足有一丈多大,其内赫然有无数面孔幻化,一个个发出痛苦的嘶吼,随着少年一指,这血色的长刀直奔苏帆而去!

    施展这一招之后,少年整个人再一次虚弱,半跪下来就连雾气所化的双臂都变得透明起来,他面色苍白,头发都花了一些,甚至于那年轻的脸上长出道道皱纹。

    “死吧!”他望着苏帆,目中露出残忍。

    苏帆看着飞来的血刀,这跟之前的鬼像不同,这刀的杀伐之气更重,似乎冥冥之中锁定了苏帆,无论苏帆如何,那刀剑永远锁定着苏帆的额头致命地方。

    他前方的地面,此刻都裂开了一道缺口,他身后的大树,都刹那枯萎,那把血色长刀,迎头……直接斩下!

    但是苏帆却没有慌张,“是时候了。”苏帆默默地说道。

    然后他从须弥袋中摸出从程狼手中拿回的飞剑,学着师姐之前的样子,闲庭漫步,少年陡然发现苏帆手中的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消失了!

    接着一声细微的响声之后,少年的额头渗出一丝鲜血。接着口中,脖子上,鲜血大量的喷洒出来,染红了四周的地面时,少年想要去捂住伤口,可却止不住鲜血的喷洒,因为他发现自己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了,他觉得荒唐,觉得不可思议,目中露出不甘心,他的未来,他的一切,在这一刻,化作了一声惨笑。

    “该死的妖人……”这句话少年并没有机会说出来,别人听起来这句话就像是他在嘟嘟囔囔就像嘴里填满的东西所说,根本听不清什么,少年气绝身亡,直至死亡,他的双眼内都睁着。

    少年至死都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在少年身死的那一刹那,血刀也插进了苏帆的身体,由于少年已经死亡,所以那血刀的锁定也失效了,虽然躲过了额头上的一击,但是那血刀还是直直的插进了苏帆的胸口。

    这就是卢海雪战胜周兴海那一招,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苏帆偷学了来,甚至在这生死存亡之际直接施展了出来。

    “师姐,你可没告诉我,这东西这么耗费灵气……”苏帆苦笑一声,然后便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不得不说苏帆的学习能力极为逆天,竟然将破天境界的招数看了一遍就能够施展出来了,虽然威力不足,但是却足以斩杀高自己一个境界的人,实在惊险。

    苏帆的生命在慢慢流逝,被三棱锥刺刺中的肩头在不断的流淌着鲜血,伤口没有愈合,至于被血刀砍中的部位此刻也冒出缕缕的黑烟,疯狂的破坏着苏帆的生机,让他不能够顺利愈合。

    苏帆再一次回归了黑暗之中,但是不同于之前的是,这次的苏帆身处于黑暗却有着自己的意识,他不断地摸索着周围的世界,这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的混沌,无边无际,他似乎听到了咚咚的心跳声,也听到了众神的吟唱。

    说他是苏帆,他似乎也不是苏帆,他盲目的行走着,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是谁,仿佛一个行尸走肉,走到哪算哪,根本看不到任何的方向。

    接着他看到了一个身影,那是一个小孩,唇红齿白,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我想让我的姐姐开心。”

    “我想让我的父亲母亲开心。”

    “我想努力帮他们。”

    “但是我做什么他们都觉得我是个孩子。”

    “我做什么都是错。”

    “我也想成为姐姐那样的大将军,守护大荒的一切。”

    “但是,我做不到了,有人说可以帮我。”

    “但是我却变得不是我了,我学会了很强的灵技,但是代价却是丧失我的童真,我的感情……”

    “谢谢你……”那少年歪着头笑着说道,“谢谢你大哥哥,我总算变回我自己了,虽然这代价却是我的生命。”

    苏帆迷惘的看着这个少年,他不知道这个少年在说什么,他没有办法理解,只能看着那少年一边笑着一边化为光雨消失在这里,忽的不知道怎么,苏帆感觉自己的心里一沉,似乎放下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