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我是天下第一 > 第16章 震慑
    众皆愕然,随即一阵骚动。

    二人相距两三丈远,柳真手起掌落,能将对方连人带马掀翻在地,这实力绝非武将所能为。

    就连白起这50名卫队也懵了。

    将军似乎比昨天还威猛,这一掌太霸气了!

    不是似乎,是千真万确。

    他们哪里知道,柳真昨天还是筑基五阶,而今天就是筑基六阶了,昨天晚上两个时辰的功夫不是白练的。

    功夫这玩意儿来不得半点造假,

    一阶之差,截然不同。

    饶是武力爆棚的赵恒,也只能是甘拜下风。

    “莫非柳将军是武者?”还真有识货的,但是他们难以置信。

    “不可能,混元城根本没有武者。”

    “如果他是武者,怎么可能屈居参军之职,城主都非他莫属。”

    “别提城主,他连武将都不是,若非他配太守的妹妹睡觉,城主之位根本轮不到他,非我们协副大人莫属……”

    可是柳真这恐怖战力作何解释?

    他们看着柳真和人仰马翻的吉安,一片哗然。竟然没有一个军卒去管吉安的死活。

    “快给我上!”

    此时地上的吉安已经七荤八素了,但是还没忘记叫嚣。

    吉安大的火大了,本将军都这样了,你们还在那无动于衷,是让你们来看戏来了吗?

    兵随将令草随风,吉安一声令下,排在前面的无数刀斧手,嚎叫着向柳真冲杀杀过来。

    柳真坐在马上,腰刀未出鞘,两臂摇动带动气流汹涌,发出呼呼风声,如果武力达到者,能看到这气浪如巨浪翻滚。

    无数斩过来的利刃都改变了方向。

    柳真猛然发力。

    数十名冲杀过来的军兵,倒飞出去,武器被震落,刀枪乱飞。

    又有一批长矛手呐喊着冲杀过来。

    刘真收回两地启辰,丹田丹田关于全身,表面上却无动于衷。

    “咔咔咔咔……”

    长矛锋芒利刃,三棱透牙锥戳中了柳真的甲衣,但声音异常。

    根本刺不动。

    柳真用上硬功夫,如铜打铁铸的一般,众军士大惊。

    柳真目光凛然,两臂一挥,一股强大的力量,军兵的长矛再也拿不住了,纷纷脱手。

    两只手臂向空中一抖,这些长矛像被捆住了一般,扔到了空中捆绳又断了,凌空乱飞。

    众军兵骇然变色。

    柳真呼呼两掌推出,四周围如倒了几面墙一样,冲在前面的数百军兵横七竖八,满地翻滚。

    此时的柳真仿佛是一尊战神,再多的兵将在他面前如同蝼蚁,根本无法靠近。

    吉安也慌了,

    他早就被人扶起来了,一看这阵势,满脸的惊恐。

    柳真是人吗?

    本来以为着这2000人马,将刘真的手下全部剁了,把柳真生擒活捉是手到擒来的事。

    可没想到竟然是这样。

    “放箭!快,穿他刺猬!”吉安叫嚣。

    “可是将军,上锋下了几道令,要我们抓活的。”吉安身后的一个营副提醒他。

    “管不了那么多了,给我射!”吉安已经有些丧心病狂了,抓不住活的,只有抓死的了。

    “放箭!”

    一霎时,箭如雨发。

    柳真面目刚毅如铁,现在这些箭雨根本伤不了他,硬气功用上已经刀枪不如了,但是也不能眼睁睁让他们射,自己无所谓,还有跨下的乌锥马呢,身后还有几十名卫队呢。

    只见柳真袍袖一抖,腰间的钢刀蹦鞘而出,柳真接刀在手,唰唰唰,刀风呼啸,寒光闪烁,由点到面连成一片,如雨的流矢纷纷落地。

    此进也慢说向他射箭,就是水也波不进去。

    这些弓箭手射了一轮了没辙了。

    “冲!”吉安一看还得冲,他豁出去了。如果连死的也抓不住,以赵恒的残暴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吉安提马前冲,但是坐下马已经不听使唤了,唏溜溜一声长鸣,前蹄立起多高,就是不听主人号令,这畜生像已经被柳真刚才那一掌给骇住了,如果他能言语,此时肯定在说“你这煞笔要冲你冲,我才不跟着你送死。”

    吉安无奈,只有从马上飞身而下,提着双锤向柳真扑来。

    吉安是一员猛将,手使一对镔铁亚油锤,锤头跟中号的西瓜一样,足足有一二百斤。蹦起来好几尺高,抡锤就砸。

    锤挂风声,如泰山压顶一般。

    “如此一员猛将,杀了真是可惜了。”柳真一直隐忍着,没有大开杀戒,但耐心有限,此时他一皱眉。

    手中钢刀虚空一指,三尺来长的刀苗子还在空中随风晃动。

    “参帅?”身后的白起等人惊魂甫定,柳真今日之身手把他们震懵了,看到此又惊叫了一声,用这样的刀来接这样的锤,这不是作死吗?拨马躲开多好,接下来不刀毁人亡才怪,恐怕连人带马都会给砸成肉饼,吓得他们不忍心再看。

    但下一刻惊爆了人的眼球。

    刀苗紧挨着大锤不动了,这么大的锤硬是在空中定格了,让人刻意去摆也不会如此平衡。

    “吉将军,果真逼我杀你不成?我柳真钢刀锋利,但杀的是敌人,可不是杀自己人!”说着,一掌把他给打飞了。

    吉安倒飞出三丈开外,肠子差点摔断了,两柄大锤落地,把地上砸出一个大坑。

    现场死一般的静。

    面对如此超强的战力,就如同一群孩童跟这个壮年男子打架一般,他们根本就伸不上手。

    好半天吉安醉角带着血迹从地上挣扎起来,他也认识到眼前此人的武力恐怖,靠人多学生根本不可能。

    此人绝对是武者!

    吉安趴伏在地上,给柳真磕头。

    “小人该死,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请参帅惩处。”

    他这一带头,其他当兵的,也全都跪倒在地磕头乞降,谁的命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这才是柳真愿意看到的局面,城中兵马太少了,如果把他们都杀了,无疑于自废武功。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尔等论罪当诛,本参军有好生之德,姑且准许你们带罪立功,再有变节者杀你们个二罪归一,都起来吧。”

    “多谢参帅,吾等一定誓死效力参帅,唯参帅马首是瞻!”

    “誓死效力参帅,唯参帅马首是瞻——”喊声响彻夜空。

    柳真将随身携带的一粒药丸儿扔给了吉安,让他服下可快速恢复伤势。

    柳真从吉安将军口中得知赵恒的全部阴谋,不但要抓住自己献给卫军,还要杀了城主献城投降。

    既然姓赵的非要作死,那就怪不得我柳真了!

    随后他带着吉安等2000人马连夜杀奔赵恒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