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经七书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虎啸风生
    有了座椅,徐晨自然不想再杵着,他大大咧咧地拉着陈熏坐到位置上。

    陈熏见此笑着摇了摇头,对这正耍泼的师弟,似乎有些看明白了。

    整个主厅都很安静,没有人低头吃饭,也没人私下交流,似乎都在等谁先开口说话。

    沈虎坐在主位,见徐晨、陈熏愿意坐下,似乎会消停一会,他内心松了一口气。

    倒不是他怕徐晨,而是不想他如此在主厅闹事,这也太丢虎啸门的面子了,尤其他们与旋月派现在还处于这种尴尬时期。

    主厅虎啸门一桌弟子,个个强忍怒火,如果不是见门主不愿意折腾闹事,他们早想把徐晨丢出去了。

    没一会,徐晨、陈熏的桌子上也摆满了山珍海味,地上爬的海里游的应有尽有。

    虎啸门势力里的一半生意来源依旧是打猎,所以饭桌上的野味极多,就连陈熏这名不太爱吃荤食的姑娘,都开始咽口水了。

    现在饭菜上来了,以我们虎啸门的奇珍美味,能够让你们闭嘴了吧!

    沈虎暗哼一声,他朝主厅的各位摆了摆手,道“诸位,咱们接着”

    话未说完,沈虎发现主厅的气氛不对,他嘴里的诸位似乎都在盯着同一个方向。

    沈虎眼皮一跳,扭头顺着众人的眼神望去。

    徐晨从怀里掏出一个白丝巾,白丝巾包裹着什么,它拳头般大小。

    徐晨吧唧了下嘴巴,他笑着一层层剥开这白丝巾,而白丝巾里头包裹的竟然是一个白花花的大馒头!

    似乎感受到众人的视线,徐晨有些别扭,他抬起头张望一下,笑着问“难道诸位都喜欢看别人吃饭的?”

    “徐公子,我们当然没有那个嗜好。”身穿瑶家服侍的毒龙门弟子哈哈一笑,“我们只是好奇桌上的山珍海味如此之多,为何你不吃,还从怀里掏出了个大白馒头?”

    徐晨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笑着回“这你们有所不知,在下刚拜入我师傅门下没多久,师父她曾教诲我,出入江湖得小心行事,能吃自身携带的干粮,就不能随便吃外面的菜肴,不然啊”说完露出一脸很是自豪的面容。

    “扑哧!”只见有一座客人刚喝的一口茶水当场喷了出来。

    “徐公子,你这是何言?可是说我虎啸门在晚宴的饭菜下毒!”虎啸门弟子起身怒道。

    “诶,你这小伙子怎么说话的,一看就没经历过江湖的险恶,没受过社会的毒打。”徐晨哼哼唧唧,“而且我也没说什么啊,这话可是你说的。”

    “你!”虎啸门弟子指着徐晨,不知道要说什么。

    主厅已经有几桌客人低头笑了出声,气氛竟然开始有些怪异起来,怒的怒、憋的憋、笑的笑。

    “既然徐公子不愿意吃我虎啸门的饭菜,那参加我们虎啸门的晚宴又有何意思!”另一名虎啸门弟子怒呵。

    “来玩啊。”徐晨理所当然的眨巴着眼。

    陈熏刚刚提起筷子想要夹菜的手,也堪堪放下,一脸神色怪异的看着徐晨,就想看他如何折腾。

    沈虎按着太阳穴,他实在不想发火,如果弟子们能替他处理好这徐晨,那自然最好!可是现在看弟子们的状况,似乎不能拿徐晨怎么样啊

    “再说了,你小爷我想吃什么,你管得着么?”徐晨一笑,“你可比旋月派替我洗绔裤的老婆子还要多管闲事。”

    “欺人太甚!”虎啸门弟子一听,火上心头,就要冲过去与徐晨决斗,然而却被其他弟子强行拦下。

    如果真在众势力门派面前打起来,虎啸门的面子就真要丢光了啊!

    “无聊,管天管地管空气。”徐晨转身举起大白馒头对陈熏笑嘻嘻着说,“师姐吃么?我分一半给你。”

    陈熏看了一眼桌上的山珍海味,内心不由觉得有些可惜,不过她也不会为了一桌菜肴便不给师弟面子,她温柔一笑,接过掰开的一半馒头“谢过师弟。”

    陈熏斯文地撕下馒头片,递入嘴里轻轻嚼着,还真别说,馒头夹带着丝丝甜味,还挺好吃。

    “好吃吧?”徐晨哈哈一笑。

    “嗯。”陈熏见自己吃相给徐晨盯着,有些害羞。

    虎啸门弟子见徐晨没主动搭理他们,只好接着强忍怒火安心坐好,其实内心已经想着把徐晨撕成碎片!

    “这徐晨,倒是有些意思。”才楠笑看着诗音道,“师妹可认识?”

    诗音似乎感受到视线,她微笑着回“旧识。”

    才楠见诗音不愿意多讲,他也不再追问。

    过了一会,虎啸门弟子见徐晨真没准备搞事了,而此时主厅的气氛有些安静,他们极其懂事地起身游离每个饭桌,与各势力门派弟子把酒言欢,毕竟今晚能坐在主厅吃饭的虎啸门弟子,又有几个废物呢?

    就连沈虎见徐晨不再折腾闹事了,内心松了一口气,便起身前往才楠、诗音一桌,坐下与玉琴宗大长老的徒弟才楠交流感情。

    在主厅,徐晨一桌显得很怪异,桌椅立在一角,无人过问。

    “师弟,不准备折腾了?”陈熏嘴巴含着自己撕下馒头片,笑着轻声问道。

    “差不多得了,也得给他们留台阶。真不留台阶的话,怕沈虎那老匹夫真不要面子来教训我们,我们也只有跑的命啊。”徐晨轻笑,他瞧见陈熏脸上有些亢奋,他好奇的问“师姐,师弟刚刚演得如何!”

    陈熏亲昵地拍了下徐晨的手臂,捂嘴笑道“师弟你太坏了,要不是我认识你,我都要被你骗过去了,我还从未师弟如此模样。”

    “连师姐都要被我骗了,看样子我演技果然不错!”徐晨很是自豪。

    过了一会,主厅晚宴的氛围逐渐火热起来,各位弟子已经小醉,甚至有些人开始勾肩搭背起来,好不热闹。

    徐晨琢磨着自己差不多也该带着陈熏离开这地方了,毕竟两人一直在这干坐着也不是个事。

    而且一直有个难题困扰着他,便是他到底该如何搞乱。

    并不是这次晚宴他如此折腾便是完成了师傅的任务,虽然他如此折腾效果不错,也的确让虎啸门丢了点面子,可是终究算是徐晨他自己自损面子,让虎啸门难堪一时,影响不大。

    真要说如何让虎啸门颜面尽失,那肯定是让猎熊节明日举办不起来!

    可是这个想法实在难以实现,能让猎熊节举办不起来,除非虎啸门出什么大事,例如沈虎挂掉。

    如果徐晨他真有能耐让沈虎挂掉,他就不会这么忧愁了。

    “哦?你这位师妹便是江湖上极有名气的诗音姑娘?”沈虎小有吃惊。

    诗音微微低头,很是懂礼。

    而才楠点头缓缓道“的确,我师妹诗音也是几个月前刚入我玉琴宗的,到时候可得请沈门主多多照顾一二。”

    “这是当然!诗音姑娘之名连我这粗人可都有耳闻,何况我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弟子。”沈虎豪爽一笑,“我那些弟子要是知道诗音姑娘现在就在虎啸门中,怕不是激动得围过来。”

    “沈门主过誉了,诗音也无什么本事。”诗音谦虚一笑。

    “诶,诗音姑娘谦虚了。”沈虎摆了摆手,“你的字帖书画刚在江湖上露面时,你才女的名气就已经在江湖上宣传开来,尤其诗音姑娘你那曲《画中仙》,实在堪称世上绝曲!”

    “沈门主对这些情情爱爱的小曲也如此有研究?”才楠打趣。

    “倒不是,而是我女儿沈菲她在外听过几次他人演奏的《画中仙》,便经常在家中哼,这曲子朗朗上口,就连我一个粗人都能哼唱几句!”

    此话一出,顿时沈虎与才楠大笑不已,而诗音依旧挂着微笑无过多表情。

    沈虎想到什么,眼珠子一转,对诗音说“要不诗音姑娘赏个脸,在主厅演奏一次?”

    才楠一听,脸色转变极快,缓缓说“沈门主应该知道我宗规矩,我们玉琴宗弟子游历江湖,有感虽会献唱,可从不卖唱。”

    诗音脸色不变,不言不语。

    “这我当然知道,可是好不容易虎啸门能迎来诗音姑娘一次,下次可就不知道要等到何年马月了,你说是不?”沈虎挑眉一笑,“就当给沈某人一个面子!”

    才楠眉头一皱,刚要拒绝,忽然诗音开口了。

    “不是诗音我不给沈门主面子,而是诗音今日实在有些不便。”诗音微微一笑。

    沈虎内心顿时起了火气,区区一个玉琴宗弟子竟然也如此不给他面子!

    “当然,如果不介意的话,诗音书写一字帖,就当祝贺猎熊节举办如何?”

    “那就先谢过诗音姑娘了!”沈虎转怒为喜,哈哈大笑,他起身对附近的弟子吩咐道“快点,将文房四宝呈来主厅!”

    那名弟子收到命令,立马甩下手中之事,屁颠屁颠的去忙了。

    “师妹你”才楠有些奇怪的看着诗音,要知道诗音她从不轻易为他人提笔书写字帖。

    诗音见沈虎离去,似乎去安排书写字帖一事,她一脸狡黠“师兄不用担心,师妹我可没说过字帖要送于虎啸门。”

    “啊?”才楠有些不解,可是见诗音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他不好再问什么,毕竟他们虽是同门师兄妹,可相识并不久。

    徐晨把那一半馒头吃完,实在无聊,已经升起离去之心。

    忽然他瞧见主厅有异常,一些虎啸门弟子在主位附近用几个桌子并合一起,拿白纸铺开,毛笔悬摆,甚至已经有弟子在研墨。

    虎啸门这是要干嘛?

    徐晨有些好奇,便打消离去之心,安稳坐好看着。

    墨已经砚好,虎啸门弟子很是懂事退下,合出来的长桌并无人站着,就连沈虎也在一旁竖立着。

    一名女子身穿一席无暇白衫,秀发用白丝轻轻盘起,她步伐缓慢,身上一股优雅之意幽幽散发,令众人的眼光都紧紧跟随着她。

    女子皮肤白璧无瑕、吹弹可破,长相可谓美若天仙,她每一次细微的行为举动,都让周遭的人深陷其中。

    沈虎在一旁笑着介绍“我虎啸门着实幸运,猎熊节前夕晚宴上,诗音姑娘也在场,现在诗音姑娘特意赐字于我虎啸门!”

    各势力各派弟子听闻是诗音姑娘,个个都不由失色,这便是文采琴律出世的诗音姑娘吗!

    就连虎啸门的弟子都有些呆目,等他们反应过来都激动的大喊鼓掌起来,顿时主厅氛围更为热闹。

    “这女子可真美。”陈熏本就在发呆,现在才回过神,她看着诗音缓缓道。

    “诗音怎么会在这?”徐晨见到诗音,不由发愣。

    “诗音?可是一曲《画中仙》惊艳江湖的诗音姑娘?”陈熏吃惊一问。

    徐晨有些呆目,他回头问陈熏“师姐,诗音她在江湖很出名么?”

    “啊?师弟不认识诗音么。”陈熏解释道,“诗音姑娘她当然出名啦,听说她凭借一曲《画中仙》惊艳了玉琴宗的大长老,所以那大长老当场便收她为徒。”

    徐晨不由低下头深思,原来当时诗音忽然消失,是给玉琴宗的人接走了!也对,那个时期刚好是各大门派前往丰旗镇搜索武经七书之时,尤其这消息还是玉琴宗传出来,他们在丰旗镇也不奇怪。

    “现在江湖各地的清倌都流传着诗音姑娘的曲子呢,就连门派的师姐妹也很喜欢那曲《画中仙》!”陈熏双眼冒花望着诗音,喃喃道“如果有机会听诗音姑娘演奏一曲就好了!”

    “看样子师姐要失望了,她似乎在提字。”徐晨回过神,望着台上的诗音笑着道。

    诗音嘴角微挑,左手托着衣袖,右手执笔,开始书写。

    执笔有力,勾勒沉稳,一气呵成,实在潇洒。

    最后诗音收起笔,面容依旧保持着微笑,实在温文尔雅,一些喝醉的门派弟子已经开始忍不住流口水。

    靠得最近的虎啸门弟子凑上前看,落笔完后的字体如云烟,雄奇魁伟而变化多端!

    看着这字帖,虎啸门弟子不由缓缓念出“虎啸风生。”

    “虎啸风生!”许多弟子都凑了过去,见是这四个大字都不由开心大喊。

    沈虎在一旁见到字帖可谓出彩,就算他不懂这些文笔之事,也看得出诗音笔上功夫之强,尤其这四个大字像是特意书写他们虎啸门一般!他面容欢喜,实在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