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岁月芳华 > 112.后续
    林丰生听郭秀玲说完,气的摔了手边的玻璃杯子。

    平时都当女儿一样对待,这会儿连名字都不愿意叫了,“她脑子进水了吗!放着好日子不过,跟贺易跑了。贺易是比徐晖长得好看,好看能当饭吃?我等看着她日后后悔的那一天!”

    林丰生说话腔调越来越高,郭秀玲不由得把听筒从耳边拿开了一点。

    等林丰生发泄完,郭秀玲才说话“这事无论如何还得尽快跟小徐那边说,这都一天了,他联系不到娜丫头也着急。”

    “行了,我知道了。先挂了吧,我给小徐打个电话,约他出来当面跟他说清楚。”

    林丰生脑子里乱哄哄的,挂了电话,他先把地上的碎玻璃收拾了,才打了徐晖的手机。

    “喂,小徐,是我。你什么时候能下班,一起吃个饭吧。”林丰生不知道该怎么自称,索性模糊过去不提。

    “是舅舅啊,我现在就可以走,咱们在哪见面?”

    徐晖的话里听不出什么不对的情绪。

    林丰生说了个地方,差不多在两人中间位置,以前也去吃过饭的。

    “行,舅舅,我这就过去。”

    林丰生打了个车,先到了饭店,要了个包间,然后发短信告诉徐晖。

    没多久徐晖也到了,一进门还是笑咪咪的。

    “舅舅,今天怎么想到出来吃饭,我还说买点菜上你那去吃呢。”

    林丰生有点看不懂,徐晖这样像是还不知道孙如娜的事。

    “噢,你也忙,再让你跑来跑去的也麻烦。今天就咱爷俩,费那劲干嘛。”林丰生没有一上来就直奔主题,他是真不知道怎么张口。

    叫过服务员进来点菜,又要了一箱啤酒。

    徐晖听见林丰生要啤酒,连忙说“舅舅,喝啥啤酒呀。我陪你喝点白的吧。”

    徐晖不能喝酒,也只有跟林丰生一起吃饭才少喝一点。林丰生怕一会儿要说的事对他刺激太大,还真不敢让他喝白酒。

    “不用啦,我也不是很想喝,喝点啤的就行。”

    “那行,听舅舅你的。”

    两人点了四个菜一个汤,服务员很快就把菜上齐了。

    徐晖先开了两瓶啤酒,给林丰生和自己都倒上。

    林丰生一口干了一杯,咂咂嘴,说“小徐啊,你和娜丫头最近怎么样啊?”

    “挺好的,舅舅。”

    林丰生又问“你俩今天有联系吗?”

    “一早娜娜给我发信息,说今天有个姐妹结婚,她要去送嫁,今天一天都会很忙,让我白天好好上班,别打扰她。我刚才路上给她发了个信息,她还没回我呢,估计还没忙完吧。”徐晖不知道林丰生怎么突然问这个,还是一五一十的回答了。

    徐晖这么说,林丰生就知道,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被蒙在鼓里。

    林丰生举杯和徐晖碰了一下,有些艰难的开口“小徐,有件事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

    徐晖不明所以,“舅舅,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就是了,咱们都一家人了,还有什么不能说呢。”

    林丰生苦笑了一下,“小徐,这事我是真不知道怎么跟你开口。”

    徐晖见林丰生连着说两遍不知道嫩么说,不免也紧张起来。想到之前林丰生问的他和孙如娜之间的事,徐晖觉得林丰生想说的,一定是关于他和孙如娜。

    “舅舅,是不是娜娜出什么事了?”徐晖盯着林丰生,试探性的问出口。

    林丰生点点头,“是,娜丫头以后可能不回来深圳了。”

    徐晖一把抓住林丰生的手腕,问“不回来深圳了?舅舅,这是什么意思?娜娜怎么了,她是不是出事了?”

    “小徐,你先冷静一下。”林丰生拍了拍徐晖的手,“娜丫头她人没事,就是,就是她不想和你结婚了。”

    “人没事就好,人没事就好,不想结婚就不……”徐晖喃喃念叨了两句,才反应过来,“不想跟我结婚了?”

    话说道这份上,林丰生也不想勉强隐瞒,如实和徐晖说了,最后又问他“小徐,你们在一起的时候,就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怎么会这样?她怎么会做这种事?”徐晖潜意识的不愿意相信,掏出手机拨打孙如娜的手机号。

    电话那头传来冰冷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试。”

    徐晖已经泪流满面,他不知所措,只会问林丰生“舅舅,为什么会这样?”

    林丰生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能硬着头皮说道“这事你和你父母商量一下,你们订婚时候买的东西给的礼金,有多少算多少,我都退给你们。这事实在是我们对不起你们。”

    徐晖现在根本听不进去这些,只是机械的一遍一遍的拨打孙如娜的电话,也只听到一遍又一遍的“请稍后再拨”。

    过了好一会儿,徐晖才冷静下来,说道“舅舅,这件事不怪你们。是我没发现我们之间出了问题。她既然已经走了,那我们的婚约就算了吧。钱那些,也不提了。”

    林丰生给他倒了杯啤酒,说“小徐,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娜丫头是瞎了眼才会跟别人跑了。你以后一定会遇到更好更好的姑娘。”

    “舅…以后也不好再叫您舅舅了,我还说叫林哥吧。林哥,我现在脑子里很乱,我想一个人静静,我先走了。你放心,我不会做什么傻事的,我还有父母亲人,我只想一个人静静,你放心,放心。”徐晖语无伦次的说了一堆,起身就走。

    林丰生哪里能放心,结了账,悄悄跟在他后面。

    徐晖在马路上游荡了一会儿,打了个车走了。

    林丰生连忙也拦了个车,“师傅,跟着前面那辆车。”

    看到徐晖是回了自己的家,林丰生才放心的离开。

    虽然徐晖说订婚时候买的东西和礼金都不要了,林丰生还是给他转了三万块钱过去,然后给徐晖发了条信息。

    “小徐,你们当时买东西具体花了多少钱我也不清楚,这些钱给你你就收着,不管多少这事就算过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徐晖回了一条信息“林哥,感谢你一直替我着想。做不成亲戚,我们也可以做朋友。”

    话是这么说,可是林丰生和徐晖再也没有见过面,头两年春节的时候,林丰生还收到过徐晖的拜年短信。时间长了,短信都再也没有了。

    林婧大星期回家,苗玉英念念叨叨的把这事说给林婧听。

    林婧也想不明白,孙如娜为什么会做出这种选择。

    不过这些事和她也没有什么关系了,马上就要放暑假了,暑假过后她就升高三了,离千军万马挤独木桥的高考没多少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