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天道罚恶令 > 第一千零五十章 镇守海界四万年的夏家
    有了轩辕华宇的出现,也就了交流的桥梁。也许是禹族人与世隔离的久了,真的不善于与人交流。你要一开始吧前因后果来龙去脉讲清楚,都是讲道理的人至于和你们动手么?

    从夏时的身上陆笙就看到了这个习惯,一言不合就是动手,事情不讲清楚就意味没法沟通。

    就好像是他们认定的事,就是事实,他们以为你该明白的就默认你明白,你不明白那一定是在装糊涂。

    这种思维逻辑,确实让陆笙恨不得喷出一口老血。这是多么原始的沟通能力,就是比动物强那么一点点吧。

    既然架打完了,又有轩辕华宇这个中间人,当然是找个地方坐下聊了。

    通过轩辕华宇,陆笙也明白禹族是什么样的存在。禹族确实是禹皇的后人。当年禹皇铸九鼎镇压海界之后,禹皇就将主人迁至海底秘境之中看护封印。

    这一看护,就是四万多年。

    这四万年来,海界的封印一直很稳固,并无什么波折。只是突然之间,十只原本随海界一起封印的千足鬼乌神奇的破印而出。禹族一开始以为是海界封印出了什么问题,但发现封印祭坛之中的九鼎都完好无损,所以也就没有多么在意。

    十只千足鬼乌也成不了什么气候。但不想再两个月前,祭坛之中的斗字巨鼎突然间消失不见,这才引起了禹族的重视。但找遍海域,禹族都没有找到斗字鼎的下落。

    在夏时带回斗字鼎的下落之前,禹族还在满世界的寻找斗字鼎。

    “这么说你们要把姒奕带走是为了让斗字鼎归位?”陆笙淡淡的问道。

    “不错,要么让姒奕交出斗字鼎,并让禹族的另外一人传承斗字鼎,要么让姒奕加入禹族,成为斗字鼎的守护者。”

    “多大的事,至于你们这么大动干戈的喊打喊杀么?”陆笙无语了,有话好说这句话,有时候还真不是随口说说的。

    “先祖有令,禹族的事不能向外界透露。禹族守护海界封印也是使命,所以……”夏钰淡淡的说道,“既然现在事情说通了,那我们可以带走姒奕了么?”

    “这恐怕不行。”陆笙轻轻的敲着桌面说道,“姒奕的身份有些特殊,他是当今皇上的三哥,就算是被贬为庶民,他体内依旧流淌着皇室宗亲的血脉。所以,没有人能这么轻易随便的将他带走。”

    “还是要打么?”夏钰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一点。

    “我说老人家,你脑子里除了打,还能装点别的么?”陆笙有些无语的看着满脸杀气的老太婆,又别过头看着一脸苦笑的轩辕华宇,看来这脾气已经很久了。

    “那怎么办?斗字鼎必须收回。”

    “那你们不能直接带走么?我又不说不还给你。”一旁的姒奕淡淡的回到。

    “不行,现在能操控斗字鼎的只有你,这和修为无关。不过本姑娘倒是要问……”

    “本姑娘?”陆笙突然发出一声惊呼。而对面的轩辕华宇猛地咳嗽几声,示意陆笙赶紧闭嘴。

    不是陆笙的定力不好,陆笙实在无法接受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婆竟然自称本姑娘。可能……这就是传说中自己都没有察觉就老了吧?

    夏钰冷冷的看了陆笙一眼,继续对着姒奕说道,“你非我禹族之人,没有经受祭坛传承你是怎么能够操控斗之鼎的?”

    “不知道,我第一次见到巨鼎的时候我就感觉它在呼唤我。而我第一次触碰它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能操控。就这么简单。”

    “那个……夏钰族长,我能说一句么?大禹立国千年,你难道一直没有在意到?而且,大禹从立国之初就没有隐瞒过,太祖皇帝也自称是禹皇之后。”

    “这……”夏钰脸色有些变换,随即恍然,“我们看护海界数万年了,神州已经更替了几十个朝代。哪里曾关注过。没想到当今皇朝,竟然与我禹族有牵扯。

    在千年前,禹族确实发生了一起动乱,可能大禹皇朝是那次动乱中,禹族散落而出的族人所创立的吧。”

    “那么……夏族长可要和皇室宗亲接洽?”

    “已经过去了千年,当年的情分也已经烟消云散了。算了吧!无论姒奕是否愿意成为斗字鼎的守护者,他也必须去禹族走一趟,等斗字鼎完成交割,我们可以放他回来。这样如何?”

    “我现在不能答应你任何事,这事需要我向皇上请示。”

    “既然已经达成了初步的共识,那么还请夏钰在神州逗留片刻,由陆大人向大禹皇帝请示如何?”轩辕华宇连忙说道。

    从舟山战场散去之后,禹族一行人在紫玉和轩辕华宇的陪同下四处逛逛,云渺和空轮禅师在战后就离开了。陆笙到就近的济州玄天府直接向麟请示。

    “你是说……我们还不是禹族的正统嫡系传承?”麟有些吃味的问道。

    “我说麟,你就知足吧。毕竟当年太祖皇帝说自己是禹皇之后,所有人都以为他不过是要给自己来个高贵的出生。现在能证明和禹皇真的带了那么一点亲戚就不错了。

    你想想,当年李源说自己是老子的后人,每逢乱世,那些明显是泥腿子出生,祖祖辈辈大字都不识一个的枭雄不都认了一个有名有姓的祖宗么?

    这种事本就是不当真的,你纠结于此做什么?而且禹族清高的很,还不乐意和你攀亲戚呢。”

    “陆笙,你知不知道,我就喜欢听你一针飙血说实话的样子,要不是打不过你……”

    “姒奕这事怎么样?人家还等着回复呢。”

    “能怎么办?我敢不答应么?斗字鼎是用来封印海界的,海界跑出来几只千足鬼乌就逼得我禁海,要是因为封印不牢,导致海界破印而出,我神州还要不要了?”

    “那我去回复了,就说姒奕交给你们,要杀要剐随便。”

    “陆笙,你故意的是吧?”麟看着眼前陆笙的笑容很是挫败,因为在陆笙的脸上露出了你求我啊的表情。

    以陆笙的聪明,又怎么可能猜不到麟要说的话。

    “你赢了,姒奕虽然还是戴罪之身,但他毕竟是我的亲哥,就算该死,也只能死在朕的手里,怎么能容别人欺负了去,伤的也是我大禹的脸面。

    姒奕去禹族可以,但你必须一起去,等到斗字鼎交割完成之后,你带着回来。我想,也正合你意吧?”

    “你怎么知道正合我意了?”陆笙好奇的问道。

    “兄弟,以我对你的了解,这次千足鬼乌逃出封印的事你要不查个水落石出绝对不会不会安心。而既然看护封印的是禹族,不去一趟禹族你心底能放心么?”

    陆笙神秘一笑,站起身拍了拍手,“行,那我就这样回复他们了。”

    从轩辕华宇那边探听到的情报,禹族是不让外人进入的。所以陆笙以为提出这个条件会很艰难,但却没想到在提出这个要求之后,对方竟然非常爽快的答应了。

    她答应的这么爽快,陆笙反倒有些不安。

    “你是红尘仙,乃天道选定之人。所以这个世上能真正值得信任的只有你。禹族为守护海界封印,你为了守护神州。我们天然是同盟。

    至于为什么欣然答应,等到了禹族之后我再和你说。”

    跟着夏钰一行人,陆笙来到了东海深处一个巨大的漩涡边缘。这个漩涡……坦白说陆笙一直不知道它的存在,时常出海的商人也没有提到过东海有一个巨大的漩涡。

    “在这下面本是海皇的龙宫,海界被封印之前,宇皇将龙宫抽离了出来作为禹族的居住之地。”

    “到现在你应该告诉我禹族发生了什么事吧?都走到这里了,我也不至于反悔。”

    夏钰撑着拐杖,看着眼前巨大的漩涡,突然拐杖轻轻的一点,陆笙只感觉周围的环境瞬间变了。

    但并不是空间变了,陆笙清晰的感觉这不过是一种幻境。只要陆笙愿意,他随时可以挣脱掉这个幻境。

    “陆大人,这是千年前发生的动乱。千年前,我有一个弟弟,他天赋奇佳,才智绝伦,本来也是禹族的族长不二传人。

    但天赋越高,心气越高的人越无法容忍自己的平凡。如果是平凡之人,也许觉得一生能踏足不老绝颠,能成为海界的守护者已经很知足了。

    但夏桀不知足,他从未想过自己要成为站在人类巅峰的男人,因为他要站在众神之巅。

    所以,他把目光盯上了龙珠。”

    “龙珠?海皇的龙珠?话说海皇龙珠一直在禹族手中么?”

    “你以为宇皇铸九鼎为何能镇压海界?凭什么?因为这九鼎,其实就是海皇的九颗龙珠。海皇在被杀之前,将自己剩下的所有神力都封印在十二颗龙珠之中。

    而后宇皇从鲛人族手中得到了十颗龙珠。九颗被铸成九鼎,镇压海界。”

    “那剩下两颗龙珠呢?”

    “不知道!禹族也找了四五万年都没有找到。言归正传,当年夏桀要站在众神之巅,所以他打上了龙珠的注意。但是,一旦从九鼎中取出龙珠,海界的封印自然就会破碎。

    当年夏桀以他如果得到龙珠的力量,哪里还惧什么海界?海界破印而出,他可以直接将海界的敌人全部击杀。

    那么我们禹族就再也不用守在海底守护海界结界,禹族就离开这个囚牢,逍遥的去任何想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