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黄小仙的狐朋狗友 > 第366章 蚊虫困扰
    到了宽阔的地面,黄小仙一下就坐在地上,接着就不管不顾地哭了起来,她是哭自己怎么出去,这样的路实在是太恐怖了,一想到走还要经历这样的磨难,她真后悔来到这个地方。

    温玉柔早就把胃里的东西吐干净了,看黄小仙哭了起来,她更加肆无忌惮了,马笑波最终也没能忍住,只是没哭出声音来,只有班主任庄锐,虽然也灰突突的,但总归是忍住了。

    摩托车上的男人们终于都到了,虽然只有六个,但他们也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看黄小仙她们哭得脸都花了,没有一个有心情开玩笑,也都心有余悸地想着出去时他们还要经历如此的惊心动魄。

    摩托车又开进山里,一波又一波的人都到了,半个小时后,人员全部到齐。

    村里的人看他们的样子,有些难为情地说“我们这里就是这个样子,谁来了都后悔,可还是有不服的人来。”

    听了这话,才有几个人有了笑模样。

    可不是吗,他们不就是想见识一下最困难的地方吗?

    黄小仙心里乐了,因为她想起一部电影,是冯小刚的电影《甲方乙方》,有一个大款就是想体验最贫困的生活,最后把全村的鸡都给吃了,人也如乞丐一般。

    黄小仙他们一行人跟着摩托车的人往村子里走,此时感觉村子很宁静,路上也有行人,虽然不多,但看了他们也都驻足观望,黄小仙发现他们并不好奇,说明他们见惯了这样的场景。

    走到一个土坡的下面,迎面来了一个男人,有些忐忑的样子,其中一个摩托车人说“这是我们全村的头,祝村长。”

    现在很多地方都叫村主任了,但这里依然是村长。

    村长见到了他们这些人,还是有些吃惊,他回头指着一个村部的模样说“你们肯定饿了,我们把饭准备好了。”

    黄小仙还在想,这个村长的架子够大的,他们怎么说也是送财之人,他连迎接都不来,现在看来,肯定是指挥做饭的事。

    他没看出来谁是头,就迷茫地搓着手,姚一飞上前问“祝村长,您今年高寿了?”

    黄小仙看他年纪应该在六十岁左右。

    没想到他说“我今年四十六岁。”

    “什么?”姚一飞不相信地又问了一句“多大?跟我同岁。”

    祝村长点了点头。

    姚一飞脱口而出说“看你这样都快赶上我爹了。”

    全体成员哄堂大笑,祝村长也笑了起来,他这一笑不要紧,人们这时候才发现原来他还缺了一颗门牙,大家笑得更欢了。

    祝村长没想到,这么尴尬的气氛因为自己的年龄而轻松起来,就有些得意带着当地的口音说“如果你们有机会去我家,看到我老爸,你们会更奇怪,他就跟我兄弟一样,好多人都说他是我弟。”

    大家再一次笑了起来。

    他们一起来到了村招待所,离老远就闻到了扑鼻的香味,他们早就饿了,进到像会议室的地方就开始洗手。

    桌子是一个特别大的圆桌,但也分了两个,上面的菜都是绿色食品,看了让人养眼。

    黄小仙发现摆在桌子上的碗筷,实在让人有些担心,就把碗重新摞在一起说“你们这里油水不小呀,我看碗上都是油,我重新洗一遍。”

    黄小仙发现,几乎所有人上了桌之后,都对碗皱眉,她只好站了出来。

    她来到后厨,发现几个妇女正在里面说话,说的什么根本听不懂。

    黄小仙冲她们点了点头,把大锅里放上了水,看水热了,就将碗和筷子都放了进去,她看了半天也没看到洗洁精,知道他们这里东西难进,就用包里的毛巾狠劲把碗刷了三遍,这才放心地放在了桌子上。

    黄小仙的举动,让同学们背着当地人伸出大拇指,尤其是副班长上海人范一航,他正好坐在黄小仙的旁边,他轻声说“做得好。”

    黄小仙对他有些陌生感,感觉这人特别瞧不起人,连姚一飞在背后也说过,说上海人有什么了不起的?好像全中国的人都是乡巴佬,就他们是市里人。

    黄小仙知道他有洁癖,从他穿衣服就能看出来,永远是一尘不染,而且白色的衬衣永远没有一丝灰尘。

    就算在此时,他虽然也比过去狼狈,但与其它人相比,还是最干净的一个。

    桌上的菜,真的是纯天然的绿色食品,有很多黄小仙叫不上名来的野菜,肉就不理想了,块大不说,部位应该也没挑拣,反倒是炖的两只鸡,让他们很快一扫而空。

    就在吃饭的中间,黄小仙的一只筷子掉到地上,她弯腰去捡的时候,忽然发现有两双手是紧紧握在一起的,黄小仙心里一惊,赶紧把筷子捡了起来。

    她望刚才感觉的方向看去,发现姚一飞比比划划正讲段子呢,但另一只手却不知在哪里,而坐在他身边的温玉柔显然也恢复过来了,温柔地望着他,也是一只手也在桌子底下。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男人们又喝上了酒,马笑波也嗨了起来,黄小仙觉得无聊,就跑到后厨里跟那几个妇女聊起天来。

    黄小仙问她们在这里干活是工作吗?

    她们很奇怪地看着黄小仙说“这算是什么工作?只要来人了就过来帮一下忙,唯一的好处就是能吃一顿好的。

    一个女孩儿说完还害羞地笑了。

    黄小仙问她“你去过外面吗?”

    女孩儿摇头说“没得。家里人不让,我再大一些就好了。”

    黄小仙问她多大了,她说十四。

    黄小仙心里又一惊,还以为她至少二十了。

    黄小仙问村子里的人在外面的多吗?

    另一个看着四十多岁的女人说“村子里全是老弱病残,有能耐的都走了,年轻的后生就更不多了。”

    黄小仙奇怪地问“那为什么不都走出去呢?这里也太闭塞了,路太难走了。”

    那女人说“走不远,无论好坏,都不愿意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