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修真史前十万年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到底是谁(第八更)
    宁远看着岳岿然,笑容深邃,似乎在欣赏着他的表情变化一般,看的人起鸡皮疙瘩。

    岳岿然察觉他神色,又是脸色一黑,干咳了一声,问道“敢问前辈这门手段,是与生俱来,还是修行了什么神通妙术?”

    “修炼所的。”

    宁远淡淡说道。

    岳岿然马上道“也就是说,也许还有其他人会了,看来以后,出门在外,言谈行事,都要更谨慎一些了。”

    “你这小子,倒是知道套我的话。”

    岳岿然微微一笑。

    短暂震惊后,就是恢复过来。

    这千里眼,顺风耳,听起来厉害,但若是眼睛瞎了,耳膜被人捅破了,立刻就是废了,比起元神之力来,下乘的太多。

    不过——倒是正好适合用在此刻,不用像元神之力扫视一样,被可能也拥有了元神之力的血手老怪察觉。

    “我明白前辈的意思了,你的确比我——更适合在这里监视着血手老怪那个老家伙。”

    岳岿然道。

    宁远点了点头。

    “小子,我的老底,已经被你知道了,你是否也该告诉我一点,搜天力的事情了,拥有这门力量的修士,个个都藏着掖着,不肯告诉别人。”

    “别急,前辈的老底,我知道的还太少。”

    岳岿然嘿嘿一笑。

    又道“前辈,你应该也不是什么善人吧,为何会出山来除我,你看我的眼神,也和别人不一样,你到底是谁?”

    终于问出这个问题!

    宁远闻言,目光与笑容,一起更加深邃起来,又是极有深意的打量着他。

    “你的名字,应该不叫岳山吧?”

    一开口,就是石破天惊。

    岳岿然一震!

    自己的事情,已经传到这里来了吗?但对方若是为了妖丹而找上自己,绝不应该是这样的表情的。

    “你从阴雨域来的,对吧?”

    宁远再道。

    岳岿然已经无法多震惊,双目微微眯起,这是他警戒时,不由自主流露的姿态。

    宁远看着他笑。

    “你的左脚脚底,有三颗红痣。”

    岳岿然双目一睁,忍不住又震,开始隐约感觉到,和对方有关系的,只怕不是自己,而是这具身体的旧主人。

    “把你的戒心收起来吧,老夫是不会对你不利的。”

    “你到底是谁?”

    宁远闻言,一声唏嘘,目光里浮现出追忆之色。

    沉默了一下,才再开口。

    “百多年前,老夫亲自送了一对男女和一个婴儿,过了黑石山脉,叮嘱他们,永远不要再踏足这片大地,没想到,百多年后,你还是来了!”

    宁远唏嘘道。

    话音落下,就是眉头动了动,神色古怪的打量着岳岿然道“我记得你不过是三气海之身,怎么会修炼的这么快,手段又这么厉害的?这是没道理的事情。”

    岳岿然听的一笑。

    总算还有对方不知道的事情,感觉总算好一些了。

    “前辈和我,到底是什么关系?”

    又一次问道。

    心中只是单纯的好奇,对他来说,对这尊身躯前主人的事情,实在不觉得和自己有太大关系。

    “你爹娘都还好吗?”

    宁远反问。

    岳岿然想了想,道“他们已经去世多年了。”

    宁远闻言,目光一震,先是怅然悲伤,马上又是疑惑起来。

    “去世了,怎么死的?”

    “病逝。”

    “不可能,他们的修为,都是筑基中期,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病死的,这是多久前的事情?”

    “我幼年时候。”

    宁远听到这里,瞳孔立凝,目光里浮现出了极凝重的思索之色来。

    “我明白了,定是那个老混蛋给我的解药有问题,他从来没有打算放过他们两个,这个人性泯灭的老混蛋!”

    下一刻,就是大骂!

    这一瞬间里,宁远终于再现那凶暴之色,仿佛被激怒到要爆炸的狂兽一般,面上青筋,都跳突起来。

    岳岿然又是怔然。

    他的意识,和身躯旧主人的意识,早已经融合,但并不记得,这一世爹娘,提过任何修真界的事情。

    但如果宁远连他脚底下的痣都知道,应该不会假。

    “小子,你那是什么表情,知道自己爹娘是被人害死的,你就是这副样子吗?难道你还打算去投奔那个老混蛋不成?”

    宁远锐目看来,恶狠凶拧。

    岳岿然一听,便知道那个老混蛋,只怕也和自己爹娘,有些别样关系。

    怔了怔道“前辈误会了,晚辈爹娘的事情,我一点都不知道,他们也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什么,一时之间,转不过来。”

    宁远闻言冷哼,神色这才好了一些。

    “前辈,你到底是谁?”

    岳岿然再次问出这个问题。

    宁远想了想,目光挣扎了一下,就是一狠道“这个问题,你就不要再问了,只当我是你爹娘的一个旧识就行,和我扯上关系对你没有什么好处,说不定哪一天,我也会像血手老怪一样,成为人人得而诛之的大敌,死在某一场围剿中。”

    显然,身份来头不简单。

    岳岿然听的微微点头,想了想道“那个老混蛋,又是谁?”

    身为人子,怎么都该问一问。

    宁远闻言,又是神色复杂的打量他,也是沉默了一下,才道“这一点,你也不用再问了。总之,他是一个心中只有家族利益,玩冥冷酷的老混蛋,不准和他扯上任何关系,你将来,也不准去黑石域西北那一片闯荡,你这身形长相,去了之后,一定会被人认出来的。”

    不自觉间,威严彰显。

    岳岿然不言。

    宁远似知自己管的多了,眉头微微耷了耷。

    “罢了,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吧,不过你这副身形样子,必须改变,老夫待会传你一门缩骨易容之术。”

    要送礼?

    岳岿然眼中一亮。

    这才对嘛!

    他的家族收藏里没有,一直想拥有的缩骨易容之术,竟是这样得到。

    宁远严肃道“不过红风暴跟着你,同样会被人猜到是你,你自己想办法去,我的这门手段,不可轻传于人,还有——把鞋子脱了,让我看看你的脚底。”

    岳岿然无语。

    敢情对方,根本没有轻易相信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