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符枪被收走了
    郑清的两柄符枪最终被黄花狸收走了。

    因为黄花狸表示它可以找吴先生帮郑清来修枪。

    按照黄花狸的说辞,让吴先生修理符枪不仅不会收取任何费用——毕竟郑清是他的学生——而且先生还能帮忙升级一下枪身上面的符文咒式,不至于以后再打两枪,符枪上的咒文会再次出现毁损与磨灭的情况。

    听上去不错,但年轻公费生却非常怀疑黄花狸这么做更重要的因素在于限制自己的‘破坏力’。毕竟自己现在有了前科。最近一段时间开的两枪,一枪轰爆了撒托古亚的后裔,另一枪差点打死学校的学生。

    如果郑清不打算在丹哈格的特设监狱里孤苦一生,那么一定的自我约束是非常必要的。

    姚教授对这件事的反应便很能说明问题。

    对于黄花狸收走郑清的两杆符枪,他是举着烟斗赞成的。

    “就算你不收走,学院也打算替郑清同学‘保管’他的符枪。”老姚咬着烟斗,一边喷云吐雾,一边笑呵呵补充道“这个保管仅限于校内……第一大学到底是一所学校,不是猎队竞技场,也不是新世界的自由猎场。允许学生们拿着法书已经算非常宽容的做法了。”

    “或许你们应该拟定一条新的校规,不允许学生日常持有任何杀伤力过高的魔法用品。”黄花狸捂着鼻子建议道。办公室里的烟气愈发浓重,对于嗅觉敏锐的它而言实在不够友好。

    郑清越听,心底越不是滋味。

    “星空学院里的气氛与竞技场相比差别也没有那么大吧。”年轻公费生勇敢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在他看来,既然星空学院推崇‘战斗力至上’,那么第一大学就不应该在这一方面对学生做出限制。

    老姚咬着烟斗,斜乜了男生一眼“但你是九有学院的学生呐……另外,允许他们打架,不代表学校允许打死人。你那两枪有点犯规。”

    黄花狸挪开捂着鼻子的爪子,蹲起身子,严肃的看向郑清,甚至连尾巴都不摇了。

    “这也是我要叮嘱的最后一件事。”黄花狸郑重其事的看着男生,竖起耳朵“你现在连注册巫师的考核都没有通过,算不上一名真正的巫师。任意滥用血符,会对你的身体造成巨大的负担,这不仅仅会影响你的身体健康……”

    说着,黄花狸抬起爪子,点了点它的脑门,然后继续说道“而且还会对你在巫师之路上行走更远造成不必要的阻碍。”

    使用血符对身体的危害,郑清自然是一清二楚的。他也没打算把血符当成自己常用符箓,只不过偶尔才准备一两张,充作底牌用罢了。

    与黄花狸的这番叮嘱相比,郑清对它话外透露出的另一个讯息倒是很感兴趣。

    “你,您怎么知道我用的是血符?!”郑清记得自己从来没有向黄哥提过这件事。

    黄花狸眨了眨眼睛,扭头看了姚教授一眼,表情有点奇怪“难道有人不知道吗?”

    老姚咬着烟斗,笑眯眯的摇了摇头,轻咳一声道“上次你打了撒托古亚后裔之后,在三叉剑做过笔录。那份笔录学校有备份的。”

    郑清懵懂的点点头。

    所以,学校知道,跟黄哥有什么关系?

    但教授与黄哥显然不打算向男生解释更多。

    黄花狸拉扯着身子,伸了个懒腰,然后抖了抖身上松软的皮毛,转头看了窗外一眼。

    隔着窗帘的缝隙,外面仍旧是黑黢黢的世界。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走了。”它转身向书桌边缘走去,尾巴顺势扫过郑清的鼻尖,让男生忍不住有种打喷嚏的冲动。

    郑清强行忍住了这股冲动,这让他的脸色憋的通红,还险些把眼泪憋出来。

    黄花狸注意到男生眼泪汪汪的表情,错以为男生不想让它离开,心底有了一丝丝感动。

    “不要做出这幅小孩子的模样,你已经是一个大人了。”黄花狸停下脚步,扭头看了男生一眼“如果有什么事,就写个字条顺着门缝塞进店里……你知道是哪家店吧。”

    黄花狸口中的店,自然就是‘三有书屋’了。

    郑清轻喘一口气,用力点点头。倒也不好意思纠正黄花狸的错觉了。

    “不再多坐一会儿吗?”一直站在窗户旁边的姚教授把烟斗从嘴边拿了下来,笑着问道“我刚刚想起,前些天鲁镇百草园送了一点阿缺花茶,味道正好,你要不要喝两口再走。”

    郑清明明白白看见自家黄哥喉咙动了动,咽了好大一口唾沫。

    但它最终没有留下。

    “有两只老鼠还在店里呆着,我不放心。”黄花狸轻巧的跃到窗台上,侧着身子,钻进窗帘后,这让它后半截话的声音变得沉闷了许多“惊蛰之后,冬眠的虫子都钻了出来,到处都乱糟糟的……我总要比那些爬虫跑的快一点,才不至于在阴沟里翻船。”

    郑清十分肯定黄哥这番话有其内在含义,但他却不得而知。

    相反,老姚应该是了解的。

    所以他并没有继续阻止黄花狸离开,只是最后又追问了一句“明天一早,校工委还有其他部门可能就会出具对郑清同学的处理意见……你要过来旁听一下吗?”

    黄花狸的身影原本已经消失在窗帘后,只留下一片摇晃着的扭曲的黑影,闻言,黑影停止了扭曲。

    半晌,窗帘后传出了它的冷喵声“这是你们学校自己的事情,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关我屁事……有本事你们把人开除呐?!”

    说罢,窗帘微微一晃,那道黑影便彻底消失不见了。

    郑清听着黄花狸这种毫不负责任的话,吓的小脸儿惨白。

    老姚向前走了一步,掀起帘子瞅了瞅,窗台上确实空无一猫。窗户也闭的严严实实,便连之前隐约穿过窗缝的冷风,也消失的一干二净,仿佛一切都是郑清错觉似的。

    教授回过头,看向脸色惨白的男生,吓唬道“听到没……连那只猫都说让我们把你开除!你怎么就这么让人不省心呢?!”

    我怎么知道?

    我也想老老实实上学啊!

    事情搞成这个样子,我比你还绝望,好吗?!

    郑清耷拉着肩膀,表情沮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