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八零:福妻有点甜 > 294 乌龙(1更
    “江,江大哥……”

    一一被这江钰这个动作吓了一大跳,说话都开始结巴了起来。

    她仰了头,满脸通红的挣了两下,

    “江大哥,你你赶紧放开我……”

    “好。”

    江钰虽然吐口说了个好字儿,但手臂上的力道却是半点没收。

    就那么揽着一一,把她圈在自己臂弯中。

    低头。

    就看到一一晶亮的双眼,以及有些羞恼的神情。

    他心头一动,想也不想低头,做出了自己早就想了几年的那个动作!

    一一被吓了一跳,身体都僵了,一时间杵到了地下没动。

    好半响。

    她觉得自己呼吸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了,然后猛不丁的使劲儿推开了江钰,

    “江大哥你,你欺负人!”

    怎么能这样呢?!

    生气!

    可生气之余,一一却又不得在心里头承认,她竟然还有那么几分的雀跃和惊喜!

    不过,更多的却是不自在和害羞。

    她瞪了眼江钰,抬脚想要朝着不远处的家里头跑过去。

    再让她在这里站下去。

    是真的要找个地缝钻下去了。

    手却被江钰给再次伸手握紧,把她吓一跳,“江大哥,你不能……”

    “不能什么?”

    江钰的声音压低,眸子里头装满笑意的同时,语气凝重而虔诚,

    “一一,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一一怔,她觉得自己好像没听清江钰刚才说的话。

    瞪圆了双眼,她一脸的诧异样子让江钰心里头忐忑不安极了。

    一一万一不喜欢自己?

    她喜欢的是她学长?

    心里头涌起满满的涩意,这不就是他多年担心的吗?

    可是,他却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半点的办法!

    别的他可以去拼,去搏。

    甚至,为了一一把这条命都可以丢的出去。

    可单在一一的喜好和意愿这件事情上,他半点左右的方法都没有。

    一如此刻。

    他只能满怀忐忑,紧张不安的盯着她,再次哑了嗓子开口道,

    “一一,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其实,他更想说的是,一一,嫁给我!

    可是他不敢。

    而且,一一还年轻,他得慢慢来,不能把她给吓跑了!

    还有就是,江钰心里头门清着呢,平时沈叔就把自己防的和个贼似的。

    就怕自己会对一一起什么心思。

    要是自己这会儿敢直接站到他面前说,他要娶一一,很快就结婚的那种……

    估计沈叔得立马黑脸的和自己动手!

    压下心头的焦躁,他声音放温和,带了几分诱哄意味的低低开口道,

    “一一,你看,我这张脸还拿的出去吧?”

    一一点头,猛点头,

    何止是拿的出去啊。

    简直是太拿的出去了啊。

    用她们家三三的话就是,也就是江大哥不肯去娱乐圈。

    不然的话,时下那些什么所谓的顶流名星演员的,有一个算一个,肯定都没江大哥好!

    虽然这话三三嘴里头说出来吧,肯定是带着她个人强烈喜好。

    但是,一一却也不得不承认,三三这话啊,有着百分之六七十的水准!

    “即然拿的出去,我做你男朋友,你带我出去聚个会,见个学长学姐学妹啥的,把我往那一杵,她他们肯定会说,哎,一一竟然找了个这么好看的男朋友,眼光真好,是不是?”

    一一被他这话说的扑吃一乐。

    这会儿她的情绪多少也平复了下来,扫了眼江钰,一一再开口,声音里头多了抹狡黠,

    “可是好看又不能当饭吃,而且,我那些学长学姐学妹的,个个都是书呆子,一心觉得有才华和能力的人才是好的,好看的脸可是什么都解决不了,说不定还能招来麻烦,得不偿失,得不偿失啊。”

    她这话让江钰心里头咯噔一声,

    难道,一一真是这么想的?!

    可心里头的不甘心……

    江钰深吸了口气,声音更加的轻柔,

    “一一,除了这张脸呢,我还能随叫随到啊,而且,我打小就认识你,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你想吃什么你不爱什么,我都知道是不是?我还和沈叔沈婶她们关系很好,还有二二三三她们,奶奶和爷爷,他们不是都夸我来的吗,把你交给一个陌生人还不如交给我这个知根知底的,对不对?”

    “还有还有,以后哪怕是结了婚,咱们也会定居在帝都,我妈也不会来这里和咱们一块住……”

    “就是我妈过来她也只有对你好的份,对不对?”

    “还有啊,以后你要是想,继续和爷爷奶奶她们住在这边也完全可以……”

    他在这里绞尽脑汁的想着理由和借口来说服一一。

    就差没把自己身上口袋都掏一遍,所有的所有都亮在一一跟前。

    力图让她多考虑,多看自己一眼!

    因为江钰一直在想,想着用什么优势给自己多添几分的把握。

    或者是想让一一的心偏向他这边一点。

    所以,也就错过了身前一一微垂的眸子里头一闪而过的笑意!

    她在那里故意低着头不出声。

    江钰以为她在沉默,不想拒绝自己,怕让自己伤心。

    所以才在这里站着一声不吭的。

    直到他把自己所有的理由和优势都说完,到最后他就是再怎么想也想不出半点的话来时。

    最后,他索性叹了口气,语气紧张的看向了一一,

    “一一,你看看,当我女朋友这么多优点呢,要不,要不你就考虑考虑?”

    一一又是半响没出声。

    然后,她在江钰心里头的失望完全达到顶点,以为一一真的不会再回应自己时。

    一一慢慢抬头,声音平静,“江大哥,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和我求婚呢。”

    听听刚才那些话。

    什么叫以后她可以继续住在这里,和爷爷奶奶一起?

    什么叫他妈不会过来给他们添乱?

    他这是表白还是求婚?

    简直是!

    她抽了下嘴角,压下心头的腹诽,哼笑两声,

    “如果是求婚呢,抱歉,我才毕业没两年,不想那么早结婚。”

    果然是被拒绝了啊。

    江钰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心里头好像被人直接挖走了一大块!

    空洞洞。

    血淋淋。

    反倒是没有一点的痛意了。

    因为麻木。

    他迟钝的站在那里,连眼神都开始茫然了起来,

    是啊,一一自然是可以拒绝自己的。

    她那么年轻,那么好。

    她值得更好的,最好的那一个。

    这么多年来江钰始终不肯往前迈一步,怕的不就是这一幕吗?

    以后,他怕是连来这个家,和一一再继续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都不行了吧?

    心痛的连呼吸都困难。

    “江大哥,你没事吧?”

    一一被吓了一跳,这脸色怎么那么白了?

    好像整个人好像被瞬间抽去了所有生机似的,焉了?!

    她眨眨眼,觉得自己应该是看错了,这不,对面的江钰已经对着她笑着看了过来?

    “一一,天太晚了,你还是赶紧回家吧。”

    江钰没有回答一一的话。

    只是强行让自己镇定,声音也尽量正常,“我送你过去,许姨应该给你留着门的,你赶紧回吧。”

    “江大哥,你真没事?”

    “没事。”

    他抬头,想如同以往那样拍拍一一的头,或者是她的肩头以示亲呢。

    可却在手抬起来即将碰到一一发顶时如同被火灼一般把手缩了回去。

    他一个被一一拒绝了的人。

    哪有什么资格再做这些亲密的动作?

    说什么亲如兄妹。

    就是真的亲兄妹,随着年龄增大,还得注意避些男女之嫌呢。

    更何况他本身就有别的心思?!

    “江大哥?”

    一一明显有些诧异的看了过去,要是刚才她没看错,这人打算拍她头吧?

    不过,怎么一下子又把手缩了回去?

    “我没事,你赶紧回家吧。”

    江钰神色淡淡的再次开了口,却是又一次撵一一回家。

    一一觉得江钰有些奇怪。

    至于要是问她哪里奇怪的……

    上下左右周全身上都奇怪!

    不过,她也没多想,只是对着江钰习惯性的嘟了下唇,

    “江大哥你怎么回事啊,老是撵我走,我刚才的话还没说完呢。”

    江钰一心只想着赶紧看着一一回家。

    她安全了。

    他才能自己出去找个没人的角落伤心难过痛哭一大场也行啊。

    只是一一却是一下子往前站在一步。

    本来两个人就离的近。

    这么往前一走,江钰瞬间就觉得自己满眼都是一一。

    甚至连呼吸的气息都是一一的。

    他想也不想的后退,开口的话不自然极了,

    “一一,你快点回家……”

    回家两个字的音还没落地呢,一一突然瞪了他一眼,

    “江大哥,我刚才问你的话你还没回我呢,我问你,你刚才那些话是和我表白还是求婚?”

    一一慢悠悠的歪了下头,语气里头尽显俏皮,

    “求婚肯定是不行的,我也好我爸妈爷爷奶奶都没那么打算让我早结婚,哪怕是你也不行。”

    “不过这要只是单纯的表白嘛……”

    她对着江钰眨眨眼,再眨眨。

    这一瞬间的停顿却是让刚才心若死灰、以为自己半点机会没有,一心只想着找个没人地方大哭一场,缅怀自己多年相思,甚至也不知道以后他能做到哪一步,会不会真的就此对一一放手的江钰一颗心好像多了那么丁点的活气儿,连呼吸都不敢,生怕那轻微的呼气声让他漏听了一一的话。

    只是,对面的一一怎么不说了?

    事实上一一不过就是微顿。

    可在江钰眼里头吧,一一好像是停顿了半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

    最后,他实在是忍不住,哑着声音开了口,

    “一一,要是表白的话,你会怎么样?”

    同意,拒绝?

    压下心头最后的那一丝忐忑,他紧张的喉咙一直在蠕动。

    吞咽口水。

    紧张,在意,忐忑,期盼……

    一一看着江钰的双眼,突然间有些明白他之前脸色那么难看的原因。

    心头有些甜蜜,可也有些委屈。

    不知想到了什么,她抬眼朝着江钰瞪了一眼,

    “你这会儿和我表白什么啊,前几天不是才收了人家的情书么?”

    “我收了别人的情书?”

    江钰一头雾水!

    不过反应过来之后对着一一那就是一顿赌咒发誓般的解释。

    看着一一嘟着嘴,腮帮子都鼓起来气呼呼的样子。

    往日他会觉得好玩,可爱。

    可这会儿只余紧张。

    手心里头全是冷汗,万一要是自己的解释不能让一一相信。

    那他……

    一一刚才拒绝自己,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件事情?

    还有,鬼才知道自己收的谁的情书!

    “你倒是说清楚啊,你在哪看到的我收的什么鬼情书?”

    要是一一真的因为这破东西才拒绝的他……

    那他可真是冤死了。

    跳进黄河都洗不清的那种!

    一一听了这话忍不住横他一眼,“我那天在你公文包里头发现的!”

    公文包?

    他就没有随身带公文包的习惯啊。

    除非是出远门,跑别的外地采风什么的没办法……

    等等……

    江钰脑海里头浮过一个念头,他一下子瞪圆了双眼,

    “你和我说,是哪天?”

    “一星期之前,应该是周五那天吧。”

    一一似是生怕他记不清般,哼哼两声加上一句,“就是我请你吃饭那天傍晚!”

    自己高高兴兴的请他吃晚饭。

    那可是她的奖金来的。

    可是他倒好,从手包里头滑出来一封情书!

    直是气死她了……

    江钰几乎是想也不想的抬手在自己脑门上拍了一下,

    “一一你可真是……我真没看到,也不知道,那是……”

    还没等他话说完呢,一一带着小得意的声音很是清晰的在他耳侧响起来,

    “你肯定是没看到也不知道了啊,因为我把那封情书给丢了。”

    至于丢哪了?

    垃圾桶!

    江钰,“……”

    好半响,他看着因为他的沉默,应该是以为她丢了自己收到的情书而不高兴,心情不好而气呼呼鼓起了腮帮子,小老鼠一般怒瞪着自己的一一,实在是好笑又好气,到最后,他是真的忍不住,不顾这会儿夜深人静,也没去想这会儿这么一笑,会不会传到吕家大院,吵醒里面的人再出来看到他和一一站在这里什么的。

    对着一一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笑声里头充满了高兴,激动和兴奋,以及浓浓的惊喜!

    一一,应该也是在意自己的吧?

    不然的话,刚才小丫头说到情书以及她说丢了那几个字时侯就会是那种咬牙切齿的样子了。

    真好!

    一一也在意他!

    多少年的相处啊,打小就在一个大院长大,成年后江钰更是早早就明了自己的心思。

    始终不紧不慢,不远不近的护着一一。

    等着这小丫头长大。

    就怕这小丫头摔了伤了不高兴了生气了……

    他对于一一的一举一动眉眼浅笑自然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一一刚才是生气了。

    因为他所收到的那封所谓的情书,虽然那不是……

    一一还在瞪他,“你还笑,你还敢笑?”

    眼看着对面江钰笑声越来越大。

    好像不停歇似的。

    一一气的跺了下脚,狠狠的挖了他一眼,转身朝着自己院子里头跑去,

    她再也不要和眼前这个人说话了。

    明明他都收到情书了,看看,自己提起来时还那么高兴。

    笑的好像什么似的。

    竟然还敢和自己表白,说什么以后会对她好?

    骗子!

    江大哥最讨厌!

    气死他了!

    还有,花心,色狼……

    反正一一是把她能想到的词都在心里头吐槽给江钰了。

    谁知道她没跑两步呢,身后江钰反应快,赶紧两步过去把人给拽住。

    长臂那么一伸。

    稍稍用力直接再次把一一揽到了自己臂圈当中。

    谁知道这一下子让小丫头炸了毛。

    一脚用力踩到了他脚上,“你太欺负人了,你怎么能这样呢,明明都收了别人的情书,还欺负我,还,还沾我便宜,你要是再不放开,我就对你不客气了。”大色狼,大骗子!

    眼看着怀里头的小丫头毛一根根的竖起来。

    江钰高兴之余又在心里叹了口气,

    得顺着毛哄呀。

    真的把这丫头惹毛了,到最后头疼的肯定还得是他!

    轻轻一笑,就在一一觉得他竟然又想,抬脚就想再踹过去时。

    他把唇错在一一耳侧,轻声低语,

    “那天的那个包,是我同事的,他临时有急事,让我帮他带回宿舍……”

    啊?

    一一还没反应过来呢,江钰低柔带着几分戏谑笑意的声音响起来,“一一,你可是丢了我同事的情书哦,说不定就因为你这么一下,直接就让他少了一个女朋友呢,你说,这下咱们要怎么赔给我同事?”

    一一张大嘴,满眼都是茫然,

    那包,不是江大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