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文魁 > 六百七十六章 朕信你
    小皇帝将奏章拿来看了,林延潮知道张居正以往也上过很多请求将大政奉还的奏章。

    夺情时送上好几次,百官也是劝说张居正你赶紧回家吧,但天子没肯,还说谁敢让说张先生回家,我就让谁回家。于是张居正继续留在朝堂上。

    后来天子大婚了,理应亲政了,张居正也表示要还政,又是一连上了好几封奏章。天子和百官都是表态挽留,百官还去张府那站岗,林延潮还因此去张府做客过一次。结果张居正最后还是回来。

    而这一次,也是第三度张居正又上奏章请求归政。

    秉笔太监张宏在一旁道“陛下,这一次不同于以往,张先生看来是真的病了,既是如此,陛下是不是考虑下旨允了。如此也免去张先生抱病操劳之苦。”

    张鲸则是道“老祖宗说得是。”

    听了张宏,张鲸的话,小皇帝将张居正的奏章放至一旁问道“太医院这几日于张先生的病情,是如何回复的?”

    张鲸立即奉上太医院上呈的奏章。

    小皇帝看完后将奏章一丢道“又是病得不轻,若细心调养可以治愈,仍是那几句废话,朕都可以背得出来了。”

    小皇帝向王家屏,林延潮问道“你们怎么看?”

    面对天子询问,林延潮一贯是很谨慎的,能不说话就不说话,天子真要问道自己时才答话。

    这般低调的作风,令一旁张宏,张鲸都对林延潮很有好感。

    林延潮继续沉默,王家屏则出班答道“臣斗胆揣测,元辅总务国事,为百官表率,若身在病中,仍是不放权,有怠慢王命,恋栈权位的嫌疑。若陛下要用元辅继续行新政之事,那么请陛下下旨挽留,如此就能堵住悠悠众口。”

    林延潮则是不紧不慢地跟着王家屏旁道了一句“臣附议。”

    小皇帝徐徐点了点头道“朕也以为元辅之病,必有转圜的一日。朕还要用他。”

    张宏,张鲸见此也再说。

    “既是如此,立即拟旨挽留。”

    王家屏道“论及文采,吾不如林讲官,此圣旨由他来拟好了。”

    小皇帝笑着道“不错,林三元文魁之名,朕可是如雷贯耳。”

    林延潮听了躬身道“陛下,王讲官谬赞了。”

    林延潮知自己任起居官以来,事事以王家屏意见为重,尽管二人私交不错,但公事来往上,林延潮一直敬王家屏是翰林前辈。所以王家屏也是乐意投桃报李,提携一番,给林延潮崭露头角的机会。

    于是张鲸立即给林延潮奉上圣旨,因是皇帝写给一品大员的圣旨。故而圣旨用的玉轴为轴,林延潮提笔磨墨,挥笔立就。

    小皇帝取过圣旨来读过,不由连声叫好。

    小皇帝不由赞道“这一句国之柱石,朝之泰岳,说得极好,不愧是当今文魁。”

    林延潮连忙谦虚了几句

    张宏道“此次张先生病在家中,按情理陛下除了下旨挽留外,还需派一亲信大臣,上门探视,以示陛下之恩德。”

    小皇帝点点道“正当如此,王卿家,你就持朕圣旨至张先生府上宣旨,再表探视之意。”

    王家屏上前道“请陛下恕罪,微臣不敢。”

    小皇帝奇道“为何不敢?”

    王家屏道“元辅官威极重,不怒自威,臣每见元辅时,皆战战兢兢,不敢说话。若陛下让臣前去探视,恐辞不达意。”

    小皇帝闻言,笑了笑道“王卿家不是畏惧,而是不愿去吧。”

    “陛下……”

    小皇帝笑着道“朕听闻自张先生病重以来,满朝文武皆去府上探视,唯独王卿家不往,别人拉你前去,你还拒之。莫非王卿家连探个病的勇气也没有吗?”

    王家屏顿时失语,天子的消息还真灵通呢。

    林延潮心知王家屏都暗中打算弹劾张居正呢,怎么会去张居正府上献好呢。

    王家屏道“文武百官皆去看视即够了,多臣一人不多,少臣一人不少。”

    小皇帝心底对王家屏这番不愿攀附权贵十分欣赏,当下道“王卿家真乃纯臣,朕准了。”

    王家屏如蒙大赦退至一旁。

    于是小皇帝看向林延潮道“既是王卿家不去,唯有林卿家替朕走这一趟了。”

    林延潮则道“此臣之荣幸,臣谢过陛下。”

    张宏,张鲸闻言都是十分惊讶,自上一次天子039亲政039未果后,他们都不敢在天子面前说张居正的好话。

    但林延潮这一次当面应承下来,不会给天子认为林延潮心底往张居正那边站吗?

    这时小皇帝忽道“朕记得朕大婚后,元辅恳请归政,林卿家当时去张府上见过张先生一面是吗?当时百官哪个张先生都不见,张先生为何肯见你?”

    林延潮道“当时臣初履官场,从未去张府拜会,元辅见名单上有臣的名字,故而好奇这才见了。”

    小皇帝不由一笑问道“那你当时如何劝的?”

    林延潮道“臣见元辅前被人叮嘱说要挽留元辅,但见了面后,元辅要臣说实话,臣说了心底话,劝元辅归隐。”

    小皇帝哈哈一笑道“很显然张先生最后没有听劝是吗?”

    林延潮垂下头道“元辅腹有乾坤,非言辞可动,是臣想侥幸以卵石撼泰山了。”

    小皇帝闻言十分兴奋,在殿上左右踱步,然后问道“有意思,有意思,那这一次朕遣你去张府,你准备怎么说?”

    林延潮应答如流“臣唯有竭尽力。”

    林延潮一语落地,王家屏看向林延潮不由目中泛起泪光。

    张宏,张鲸闻言惊得嘴巴都合不拢,那样子分明是在说,你林延潮简直吹牛不打草稿,劝说张居正归政,满朝文武都办不到的事,你行?

    小皇帝听了有几分不自然地道“朕要你劝张先生好生养病,你说什么竭尽力?”

    林延潮道“臣是说,臣竭尽力将陛下的心意转告给元辅。”

    听到这里,小皇帝脸上有了几分笑意问道“那你能办到吗?”

    林延潮道“请陛下相信臣。”

    林延潮说完,小皇帝毫不犹豫地道“林卿家你从未令朕失望过,朕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