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九天仙缘 > 第三百一十六章 错骨化功
    万象修罗,遥万里,以及云巅天狂闻言,脸上老大的不高兴,遥万里和云巅天狂只是鼻子一歪,并未言语,但修罗寺主持万象修罗却高声怒道“向来闻听拂风真人弹得一手好琴,想不到还有如此没理辩三分的本事,平日里,看来老衲小看你了!像你这般袒护门下,老衲真为玄灵门的未来担忧!”

    “哼!以本座看来,慈缘大师之死,也许是本来无罪,怀璧其罪,死在那些视宝物功法为生命之辈的手里也未可知!”拂风真人怒视着万象修罗说道。

    “什么?你是说是老衲诛杀了本门长老护法慈缘大师!岂有此理!”万象修罗闻言,心道对方这不是指明是自己贪婪耀天鉴,杀同门夺宝吗?不由双眼暴睁,大红袈裟一震,身外已然罩上一层紫煞之气,腾地一下就蹦到了拂风真人面前,就要出手。拂风真人也是一阵冷哼,一身蓝衫,无风自鼓,双掌之间已然凝成一团寒芒罡虹。双方之战一触即发。

    一直不曾说话的冰魄真人见了,漠然说道“二位且先坐下,此事的确是纷繁复杂,还需我们大家剖析取证才是!”闻言,二位皆是盛怒之状回座坐下了。

    见二人坐定,冰魄真人又道“从种种证据看来,都显示以上四大罪状,皆是柳牵浪所犯下的罪孽,但其师父拂风真人所说的,也不全无道理,有些地方确实蹊跷,我们正道门派向来以天下苍生为念,绝不错杀好人。不是本峰主偏袒此子,既然处罚,就要令其心服口服才可。以上四大罪状,最后一状,双方并无异议,以本峰主之见,今日四罪罚一,前三罪状,请给我玄灵门祥加查证的机会,而后再给诸位一个交代。如此对诸派和此子都公平,不知在座的可赞成?”

    冰魄真人说完,程亮的眼眸,环视着众人。

    “冰魄掌门所言合情合理,此子虽然闯下弥天大祸,天地不容,但我们正道门派,向来光明磊落,行事严谨,他日得到更多的证据,必让其死无葬身之地,以慰群怒!”亿顷遥云遥万里身旁的云巅天狂起身说道。

    其他众人见此次一举拿下柳牵浪的最大功臣云巅天狂都这么说了,虽然恨不得立刻捏死柳牵浪,但也只好纷纷点头。

    冰魄真人见众人不再说话,凝神注视着柳牵浪冰冷的道“断筋错骨,万刃穿心,化去所有功法,关押玄灵太苍峰第一禁地悔心冰叆五年!若侥幸不死,待一切水落石出,五年后的今日再度公审!”冰魄真人漠然说道。

    周围之人听到判决,本都以为冰魄真人会偏袒门下,想不到如此重责,心里倒是有些可怜地上的柳牵浪了,说句心里话,对于此子的突然忤逆,在场的大多数人也都觉得蹊跷,但事实摆在眼前,故而虽然疑虑重重,却都默不作声,微微摇头而已。

    冰魄真人话音未落,掌心已然爆发出一团冰寒之芒向柳牵浪罩去!

    就在这时,纳仙殿外一阵骚乱,接着就听到守门弟子,高呼“宋震!宋震!休得无礼!各位高尊正在公审!”声音未落,就见一个高头大个的玄灵门弟子闯了进来,纳头便跪!口呼“正门峰主且慢!”

    冰魄真人,一看,这位弟子,身形伟岸,双眉二色,一黑一白,略一思索,想起了他是幻梦门下的弟子。心里暗忖,柳牵浪如今如此境地,竟然还有弟子为其求情,不由问道“不知你和他是什么关系?因何为其求情?”

    宋震扭着黑白二眉高声说道“我们是兄弟!在下并无为三哥开罪之意,只求掌门峰主答应,我与三哥同罪!我们二人生为兄弟,死为弟兄!患难与共!本人向来无大志,只图和兄弟能够生死与共足矣!”

    宋震的鲁莽出现,不远处,幻梦真人提前就想到了,这孩子与这柳牵浪兄弟情深,怕他惹事,特意交代门下严加看管,直到公审结束,可是这孩子到底还是闯了进来,又听到他一番疯话,心里一阵气愤和焦急。

    冰魄真人,闻言漠然道“既是如此,说不定是柳牵浪的昔日同党也未可知,好,本掌门就成全你!”说完,掌心再次凝罡罩向二人。

    此时幻梦真人其还能坐得住,赶紧起身,焦声道“掌门师兄手下留情,此子顽劣,粗枝大叶,喜欢意气用事,还望掌门峰主斟酌!”

    冰魄真人微微点了一下头,翻掌一抖,宋震便像一个皮球似的轻轻飘飘滚出了纳仙殿外,然后冰魄真人冰冷的说道“为防后患,将此子逐出山门,永远不许再踏入玄灵门半步!”

    说完,一脸盛怒的将柳牵浪牢牢罩在道道冷芒之下,柳牵浪浑身颤抖,牙关紧咬,体内的灵力流水一般不停地外泄着,看其脸色,苍白而扭曲,显然是极其痛苦,但他眉头紧锁,双拳攥得咔吧直响,愣是没哼一声。

    大概一盏茶的功夫,柳牵浪软绵如面条一样跌坐在那里,然而冰魄真人不待他喘息的机会,几道寒芒一闪,柳牵浪的手腕脚腕便出现了一圈殷红的血环,随即手脚筋骨被挑断,不听使唤了。柳牵浪心中一阵凄凉,然而这还没结束,冰魄真人大袖一挥,将柳牵浪送上了虚空数丈高的虚空,接着中食二指朝朝其一点,顿时无数尺余长的短剑,旋风一般朝柳牵浪身体射去。

    眨眼功夫,柳牵浪身体已然刺满了千余把利刃,身体早已本染红,整个一个血人一般,然而后面还有更多利刃带着凌厉的寒风而至。

    眼看柳牵浪身体就要刺成马蜂窝了,就在这时,突然一个蓝色身影,骤然挡在了柳牵浪的身前,决然的挡下了后面所有的利刃。

    柳牵浪睁开血肉模糊的眼睛,只是喊了一声师父,便昏死过去了。已是刺猬一般的拂风吃力的回头看了一眼柳牵浪,眼中闪烁着几丝感激与慈爱,沙哑着说道“徒儿,为师为风邪老妖兄弟谢过你!”然后身体一挺,也口吐鲜血不省人事了。

    周围之人看到冰魄真人手段如此狠毒,下手毫不留情,自然没有任何话说,至于师徒二人那几句吟哦之语实在太小,淹没在万剑穿心酷刑的兵刃凌厉啸声之中,根本没人听清楚。

    看着二人被先后抬走,如此结局,也算是无可厚非了,四大门派,三大家族和十六仙门彼此庆贺。各自回到别院休息,次日准备参加早已广发仙贴的欧阳浪龙和云千梦,文阳公子和方天迎芳的盛大婚礼。

    剩下玄灵门诸位峰主,立刻安排为拂风真人疗伤,至于柳牵浪遣人扔进了悔心冰叆寒潭之中,从此再无人过问。

    话说柳牵浪被扔进悔心冰叆数十日后方才苏醒过来,柳牵浪本能的一只手搭在胸口,护着墨玉骷髅。身外结了一层厚厚的冰茧,但胸口似乎有一丝暖意。柳牵浪虽然身体被冰茧所缚,不能动弹,但心神意识却异常强大,虽然没有了功法灵力,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是胸口的墨玉骷髅在向自己传递丝丝的温暖的。

    柳牵浪心里一阵苦笑,想不到自己落到如此境地。一边感受着墨玉骷髅的温暖,念起当初和邪灵邪穴老在墨玉骷髅里面和自己说话的日子,一边心中自语道“在这悔心冰叆之中,自己浑身法力尽失,筋骨寸断,如何熬得了五年?想自己不曾做过什么亏心之事,为何有如此报应!唉!”柳牵浪一阵痛苦!同时想起师父和兄弟宋震被自己连累更是苦不堪言。

    “哈哈,是谁在念叨我邪灵穴老啊?”柳牵浪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继而隔着冰茧看到一个黑衣老者射入了悔心冰叆。

    是邪灵穴老!柳牵浪听到邪灵穴老的声音,心中一阵激动,就算死了,能求其帮助哥们宋震一下,那样倒也安心了。

    邪灵穴老近前一看,笑道“我就说嘛!你小子早晚会想到我的,我说过的,他日你小子有难,我会救你一次,已还当日放我出墨玉骷髅玄境之恩!看你这出,该是老朽出手的时候了。哈哈!”

    邪灵穴老一边笑着,一边手掌在柳牵浪头上一抹,柳牵浪身外厚厚的冰茧立刻化为了冰水,然后一提一按,便将柳牵浪拽出了寒潭。

    看到柳牵浪一身血水,浑身打着冷战,邪灵穴老收回嬉笑的表情骂道“想不到所谓的正道人士,如此歹毒,竟然下如此重的毒手。”然后开始一寸寸的探析柳牵浪的伤势,一脸失望的说道“柳少仙,我也只能为你接好筋骨,但你化去的功法,书老朽无能为力,除非??????唉!那是不可能的!”

    “前辈莫要隐瞒,有什么话还请明示,如今晚辈蒙受不白之冤,只有恢复身体功法才有机会一雪冤屈,还自己的清白!”柳牵浪道。

    邪灵穴老注视着柳牵浪道“传说中,有一种叫不死心珀的离奇之物,若是少仙吞下此物,便可顷刻间恢复身体经脉和失去的功法,不仅如此还可增进少仙至少千年的修为,然而到底有没有此物,老朽实在不确定,更无从寻起。”说完,邪灵穴老摇头叹息。

    闻言,柳牵浪眼闪兴奋之色,道“前辈所说的不死心珀可是一个拇指大小的紫色圆球状之物。”

    “不错,不死心珀,其特征正如少仙所说,难道你见过?”邪灵穴老讶然问道。

    柳牵浪微微点头,道“不知前辈能否传给我一点灵力?”闻言,邪灵穴老惑然的看了柳牵浪一眼,并未多问,双掌上翘,顿时两股强大的灵力注入了柳牵浪的体内,然后柳牵浪借助灵力的划入浑身各处的瞬间,催动了打开墨玉骷髅的法门,一颗酱紫色的圆球立刻飘在了二人的面前。

    只见这颗紫色的圆球,自内而外闪耀着迷人的色彩,外面紫华流转,里面似乎有无限河山大川,澎湃江海之流,磅礴不息,冲天巨浪,直达天宇。上面袅袅飘起片片祥云,向洞外丝丝流去,不一会儿,整个悔心冰叆都笼罩在了一片紫色祥云之中,同时伴着一种沁人心脾的方向。

    “不错!这就是传说中的不死心珀!少仙你命不该绝,有救了!快些吞下,此物乃是仙界罕物,一旦现世,便会祥云万里,香荡天际数日不去!”说完,也不待柳牵浪言语,啪的一声,将不死心珀弹进了柳牵浪的嘴里,然后自己瞪着两只眼珠子,含拉子直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