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求活在金朝末年 > 第七章:思考未来
    陈宪假装看不出卢家娘子的防备,只是看着跳动的火焰发呆。

    白天里忙忙碌碌不觉得什么,如今静了下来,乱七八糟的心思就再次涌上了陈宪的心头。

    陈宪父母有大哥孝顺,自己又没有结婚,孤家寡人一个,就算穿越了也没什么好挂念的。

    作为一个喜爱历史的人,对于穿越这种事情,总比一般人的接受能力强些,度过了最初的惊恐慌乱之后,陈宪也就慢慢的接受了现实。

    让他怨念最深重的是,自己为什么这么倒霉,穿越到这个倒霉的时代。

    小说中,穿越者往往能轻松建功立业,甚至拯救民族,但陈宪现在只希望自己能在那恐怖的蒙古铁骑铁蹄缝隙中活下去……

    胡思乱想了一会,陈宪晃了晃脑袋,努力的的排除杂念,开始考虑自己改如何在这个时代生存下去。

    他首先想的是,在这个时代,自己能做什么?

    陈宪是一个机械工程师,这个职业在这个年代估计是没什么鸟用,没有设备,他的机械知识就是空中楼阁,毫无用武之地。

    他懂得一些枪棒术,但完全没有实战经验,他的枪术如果只是表演的话,估计能唬住一些人,但真的动手搏杀,他也许就比普通人好点。

    练枪的人,没有经过大量的,接近实战的训练,一身基本功根本发挥不出来,现代传统武术界最大的问题就在这里,没有大量的接近实战的对抗训练,所谓武术就是花拳绣腿。

    做个猎人?他手里有大黑鹰,而且他还会用弓箭,虽然没有经过专业训练,但照着书籍和网上的资料视频很用心的练过,准头相当不错,弓猎经验也很丰富,在这个年代,做个猎人,估计混个温饱,问题不大。

    但是做个猎人有什么出息?如果他真的成了一个猎人,他这辈子都别想走出大山,更别说想办法去南方宋国的地盘。

    思来想去,陈宪发现,自己在这个时代唯一拿的出手的本事竟然是“打铁手艺”。

    陈宪开办的主题农家乐,噱头之一就是diy复原古代冷兵器,作为老板兼发烧友,他自己就是一个diy复原冷兵器的好手。

    陈宪曾经用纯手工的方法复原过日本武士刀,打造出来的成品质量还相当不错。

    作为一个工程师和一个混迹各大贴吧论坛的冷兵器发烧友,他知道不少在原始情况下获得优质钢铁的方法。

    如果有一个铁匠铺子,他有七八成把握,能够复原出在这个时代还名不见经传的日本武士刀,拿到日本武士刀的著作权!

    日本武士刀能够享誉世界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而且在历史上,宋朝的锻造技术似乎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现在恰逢王朝末世,社会动荡,武人掌权,正是神兵利器身价上涨的时候……

    经过这么一分析,陈宪觉得如果自己真的能复原出日本武士刀,至少在这个时代就不愁吃喝了,而且就算那一天落在蒙古人手中,有个工匠的身份,也能保住小命……

    这么一想,陈宪就下定了决心,到了沂源东庄子,如果条件允许,就想办法开一家铁匠铺子。

    ……

    有了方向,陈宪开始顺着这个思路编造自己的出身来历,对于这一点,他倒并不是太为难,这个时代的人,少有离家百里过的,更何况现在社会动荡,出远门的代价就更大。

    所以,他只需要将自己的出身地编造的远一些,就差不多死无对证了,比如金人的中都城……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夜就渐渐深了,渐渐暗淡的篝火唤醒了沉思的陈宪,他抬头一看,对面的卢家娘子也终于撑不住,倒在树枝杂草上睡着了。

    看着熟睡的卢家娘子,陈宪忍不住笑了笑,这个女人看上去应该不过二十三四岁,却有一个六岁,一个八岁的亲生儿子,如果放在现代,恐怕会被人当做奇谈,但在这个年代却是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事情。

    仔细看着卢家娘子的脸庞,陈宪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相当漂亮的女人,也难怪那王教头在那种情况下,也没太有用强,他似乎是想长久的霸占这个女人。

    饶有兴趣的盯着卢家娘子精致漂亮的面庞看了几眼,陈宪似乎想起了什么,将目光放在了卢家娘子不小心露在裙子外的一只脚上,这只脚虽然不大,但相对于她娇小的身材,倒是符合比例的。

    陈宪心想,看来在这个时代,裹小脚的风气应该还没有从南宋扩散到金国境内,这无疑让陈宪松了口气。

    如果说中国古代有什么让陈宪深恶痛绝的,那裹脚绝对能排在前三。

    虽然美人当前,但陈宪其实没有多少心情去欣赏,他看了几眼,便收回了目光,往篝火中填了些木头,将火头弄旺,缩回人字屋,将短枪横在膝头,抱着大黑鹰弩打起了瞌睡……

    野外过夜,防备野兽侵扰,最重要的就是篝火,这一夜陈宪睡的极不踏实,过一会就会醒来一次,看看篝火。

    漫长的一夜终于过去,天色渐渐亮了起来,陈宪来到溪边,洗了脸,冰冷的溪水将困意一扫而空。

    洗完脸,他走到他昨天挖的捕鱼陷阱边,这一看,不由大喜过望。

    也许是因为这山溪中少有人来捕鱼,陷阱的收获出乎他的意外的好,每个陷阱里都有条十几公分长的大鱼,算下来恐怕有一斤多的鱼获。

    陈宪将鱼一条条抓起来,开肠破肚,洗干净穿在树枝上。

    当他拿着一把穿好的鱼回到营地的时候,卢家母子三人都已经醒来。

    三人烤好了鱼,美美的吃了一顿,熄了篝火,继续上路。

    从临朐到沂源的山并不高,也不险,只是十分细碎,起起伏伏,山路曲折,十分难走,因为有两个孩子,四人一天只走十几公里,直到第四天中午才总算进入了沂源平原

    这四天来,陈宪既要张罗四人的食物,又要小心守夜,十分辛苦,如今终于抵达了目的地,他也是大大的松了口气。

    进入沂源平原,四人先在平坦的森林中穿行了七八里,终于走出了树林,眼前出现了一大片农田。

    在这大片的农田中央有一个和卢家庄类似,但规模似乎更大,土墙更高的土围子。

    看到这个土围子,卢家娘子一直还算平静的情绪顿时激动了起来,脚下也不由加快,拉的两个孩子趔趄不断,她自己也好几次差点摔倒。

    四人的行色匆匆,让小路两边农田里忙碌的农夫们都好奇的向他们看来。

    一路疾行,四人来到农田中央土围子北边的门口。

    离得近了,陈宪发现,这土围子规模比卢家庄大的多。

    卢家庄的土围子边长不过三百多米,这座土围子的边长比卢家庄长了一倍不止。

    而且这座土围子的城墙高度也比卢家庄高了不少,卢家庄的土围子高度只有四米左右,眼前这座土围子高度超过五米。

    相对于高大的土墙,眼前的城门就显得有些狭小。

    城门口的几个执着简陋长枪的守卫端枪挡住了陈宪一行,喝问道“什么人?”

    卢家娘子也不理这些守卫,她看着守卫身后不远处的一个虬髯大汉喊道“国良,你可认得我,我是大娘啊!”

    这个名叫国良的虬髯大汉,穿着简陋的铁甲,此时正坐在城门内路边的一条长凳上,晒着太阳,听到卢家娘子呼喊,似乎有些吃惊,站起身来向着这边仔细看了过来,片刻后,他一把丢开抱在怀里的连鞘手刀,冲了过来,一把推开挡路的卫兵,向着卢家娘子结结巴巴的问道“真的是大娘子……,您怎么回来了?”

    这虬髯大汉姓杨,是杨家远亲,也是杨家庄丁中的一个小头目。

    看到熟悉的家人,卢家娘子顿时再也忍不住悲伤,顿时哭出声来,边哭边说道“卢家庄被贼人攻破,如今只剩下我们孤儿寡母了……”

    杨国良闻言急忙对一个卫兵吩咐道“快,快去通报员外爷,卢家庄的大娘子回来了,卢家庄出大事了……”

    看那卫兵一溜烟向着庄内跑去,杨国良转头对卢家娘子道“大娘子莫哭,快随我来,员外爷自会给你做主。”

    说罢,他吩咐剩下的几个守卫小心看着,便带着杨家娘子一行向着庄内走去。

    陈宪一言不发,跟在几人身后,他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四周。

    让陈宪有些意外的是,进入城门后,道路两边除了稀稀拉拉的茅草屋院之外,竟然有着大片的农田菜地。

    他们脚下的道路是坑坑洼洼的土路,这种土路陈宪小时候在农村经常走,一遇到下雨,就泥泞不堪,若是遇到连阴雨,道路就成了烂泥塘,根本走不得。

    他们沿着土路向着庄内走了近百米,这才来到屋舍密集的街道上。

    和卢家庄比起来,这座庄子似乎更加富裕一些,街道两边,出现了不少瓦顶的屋舍。

    众人沿着街道走了近两百米,来到一座大院门前,这座大院的规模比卢家庄内的砖瓦大院更大,围绕着院子不是围墙,而是一座青砖城墙,墙上不但有穿着铁甲的士兵巡逻,在院子的转角处还有高高的望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