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求活在金朝末年 > 五十六章:战场急救
    收回队伍后,陈宪按照平日做出的预案,让几个小队原地防御,由弓弩手对各队的伤员进行简单的包扎处理。

    幸运的是,这场仗下来,只有十几个少年被射伤了手臂小腿,有两个少年被射伤了脸颊,一个是弓箭射穿了笠帽后,在脸上戳了个洞,一个是箭头擦过了面颊,拉开了一条口子。

    弩手们从车上拿下一些陶罐打开,浓烈的酒精味就飘散开来。

    这些陶罐里都是陈宪用自制的简单蒸馏器自制的高度烈酒。

    在网络写手的资料里有制作蒸馏酒的资料,二锅头的掐头去尾法酿酒法,是那本小说的主人公发家的手段之一。

    在宋朝,蒸馏酒的市场还没有被培养起来,陈宪想靠这个发财,可能性不大,不过他利用蒸馏酒的工艺,稍作改进后,用来制作高度酒精,用做消毒,倒是不错。

    在少年们的惨嚎中,弩手们帮他们拔出了箭簇,用蒸煮过,又晒干的麻布蘸上烈酒,清理了伤口,进行了包扎。

    陈宪对于简单的清创包扎十分熟悉,因为他母亲就是他们村里唯一赤脚医生,小时候他还偶尔给妈妈打下手。

    陈宪从学徒中选出一些心细的,进行了一些简单的卫生培训。

    处理伤患的过程中,陈宪趁机带着人清理了一下战场,清点了一下战利品和敌方的伤亡。

    相对于学徒们大多轻伤,猎人们的伤亡就相当可怕了。

    战场上倒着差不多将近三十个奄奄一息的猎人,这些人大都是胸腹要害遭到了长枪的戳刺,都是重伤,伤不重的都咬牙跑了。

    看着这些重伤员,又看了看那边的轻伤员,陈宪心中一动,觉得这倒是个练手艺的好机会,至少是也能练练胆。

    于是他朝着正围着伤兵手忙脚乱的忙活的弩手们一招手,叫到“过来,围那么多人干什么,一个伤员一个人处理,剩下的人过来,给这些猎人处理一下伤口。”

    “注意,治伤前先搜一下这些人身上的武器,别阴沟里翻了船。”

    “两人一组,一个人举着腰刀在旁边防备,一个人搜身,如果伤员暴起伤人,旁边防备的就一刀砍下去。”

    “你们两个,没长眼吗,那个血都流干了,你们忙活什么,换一个伤轻点的……”

    看着人手不够,陈宪又将一个鸳鸯阵小队叫了过来。

    陈宪对现在这些学徒都是有什么都教什么,简单的伤口清理包扎每个学徒都简单学过。

    在处理一个肠子流出来的壮汉的时候,两个学徒直接吓哭了,陈宪走近一看,这人虽然场子流出来了,但好运的是,肠子竟然没有破。

    虽然陈宪也被这肠子外翻吓得手脚发软,但是他知道自己这时候不能怂!

    陈宪一咬牙,上前两步,一把将一个学徒推开,脱下铁手套,让另外一个士兵倾倒烈酒,给自己洗了手,然后他忍着极度的恐惧和恶心,用烈酒清洗了肠子,把那个猎人的肠子塞进了肚子,然后用针胡乱将他的肚子给缝了起来,接下来再次烈酒消毒,然后用浸透烈酒的麻布将伤口裹了起来。

    处理完这个伤号,陈宪内衣都被汗水渗透了。

    在处理的过程中,近二十个重伤员,死了好几个,只剩下了十三个,这十三个里面还有三个肠子破裂,内脏受到了污染,估计也是救不活了。

    死去的就地丢掉,陈宪让学徒们将处理完伤口的重伤猎人搬上大车,继续向庄子赶去。

    接下来一路平安。

    到了庄子,陈宪让人将这些伤员安顿在一间屋子里,又分配了几个学徒照顾,便将这事情放在了脑后。

    ……

    当两位员外听说猎人们不但大败亏输,而且这次陈二连雷法都没有施展,光凭手下的学徒就赢的干脆利索,更可怕的是,这次陈二手下学徒手中还出现了一种非常可怕的强弩……

    听到这消息,两位员外自然是既忧且惧。

    不过相对于白员外,杨员外要好一些,因为在杨员外的计划中,他还有一招对付陈宪的杀手锏!

    ……

    在新庄子里安顿下来后,陈宪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修建制瓦需要的泥坑。

    制瓦泥坑其他无所谓,但底面一定要平整。

    挖好泥坑,将筛去石头的黄泥填入泥坑,倒入适量比例的水,水的比例,陈宪已经在试制中掌握了。

    泥坑主要用来踩制制瓦所需的泥膏。

    踩泥需要水牛,将水牛赶进泥坑,不停的走动……

    踩泥要持续两天,最后,泥坑里的泥会被踩成粘度很高的泥膏。

    陈宪让人在庄里建起了四个泥坑,用托人从西庄子里买来的八头水牛不停的踩踏。

    两天后,泥膏踩成,在几个制瓦将家庭出身的学徒的指挥和带领下,学徒们用钢丝弓锯将泥膏切割成块,再用硬木制作的模具将泥膏压实,压制成大小相等的膏块。

    将压实的泥膏再次用专用的弓锯切割成等大,等厚的泥坯。

    将这泥坯围绕覆盖在一个圆形的木质瓦模上,泥坯要环绕木模一圈,两端合拢,将接缝处泥膏抹压粘连,让泥坯形成一个圆筒。

    将覆盖了泥坯木模,装上一个能够旋转的架子,旋转木模,同时用弓锯贴在木模上下两端挡板上,就能将泥坯外层多余的部分切除,使泥坯变得十分工整。

    完成后,将瓦坯连同木模一起放在太阳下晾晒,等到瓦坯收水成型后,将木模拆开,从泥坯内取出,用弓锯将圆筒型的瓦胚切割成四片,就成了我们常用的瓦片形状。

    将切割好的瓦片晾晒干燥后,就能入窑烧制。

    庄子中央那座让陈老甲百思不得其解的奇怪建筑,其实就是现代砖瓦厂里,常见的一种典型的环形砖瓦窑,中间的高耸的圆筒,其实就是砖瓦窑的大烟筒。

    这座砖瓦窑的设计图是陈宪根据网络写手的资料中砖窑资料复原设计的。

    为了复原这个砖瓦窑,陈宪缩小比例修建了一座两三米高的小型砖瓦窑,试烧成功后,才放大了图纸的尺寸。